我肤白貌美气质佳 父母总盼我嫁有钱人

2012-10-22 19:59:04 来源: 网易女人论坛
0
分享到:
T + -
他们考虑的只有物质,从不问问我的意见。虽然谈论的是我的终身大事,却仿佛根本就与我无关。有时,我真觉得,自己只是个被人利用的诱饵,父母把我优雅地放在钓钩上,等待着一条有钱的大鱼上钩。

爱情,在你眼里,是什么样?

在九把刀眼里,爱情是这样的——

在连岳眼里,爱情是这样的——

在柏邦妮眼里,爱情是这样的——

然而在毛毛这里,她的爱情却变得遥不可及……

毛毛很漂亮,这一点不可否认。但在美女如云的今天,人们对美丽的女孩儿早已司空见惯。如果当街看到一个美女,大家的第一感觉都是眼前一亮,第二眼再看,就觉得有些平常,看第三眼时基本已经适应了。满大街都是美女,各领风姿,谁也不敢说自己倾国倾城,毕竟,像芙蓉姐姐那么感觉良好的还是少数。

不过,毛毛的父母并不这么想。在他们眼里,女儿就是天下无双的绝色美女。这么漂亮的女儿,若不嫁个绝世好男人,真是太冤枉了。可什么样的男人才是绝世好男人呢?

【有故事的人:毛毛 女 23岁 前台接待】

毛毛从小就知道自己漂亮,而且她很早就知道,漂亮的孩子能比其他孩子得到更多的东西。

我的童年很快乐,无忧无虑,而且,我有很多玩具和漂亮衣服,虽然我的家境并不好。

我爸爸和妈妈只是普通工人,他们都没读过太多的书,长得也一般,但大家都说,他们把自己身上所有的优点都遗传给了我。我妈妈说,我出生的时候就漂亮,不像别的小孩儿,脸上皱巴巴的,我很白,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特惹人爱。她还说,我一出生就把叔叔家、舅舅家的表哥、表姐们全比下去了,他们都没我好看,只要有我在,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就光瞅着我笑。说这些的时候,妈妈特骄傲,好像她拥有天底下最值钱的宝贝似的。

我丝毫不怀疑妈妈的话,因为我从小就被所有人宠着,就连邻居和父母的同事,都对我赞不绝口。记得我爸爸的工厂里有位陆伯伯,是个工程师,他家有个比我大一岁的小哥哥,跟我上同一个幼儿园。陆伯伯和他爱人都很喜欢我,每次接小哥哥的时候都会逗我说话。他们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毛毛,你长得这么好看,长大给哥哥当媳妇吧!”我就开心地笑。虽然我不懂什么是媳妇,但我知道,他们是在夸我。爸爸和妈妈听到这些,也会高兴地笑。

在陆伯伯家搬走以前,他们经常送我礼物,有布娃娃呀、花裙子呀,都很漂亮。表哥、表姐们都羡慕死我了,在他们眼里,我简直就是个小公主。最让我骄傲的是,在我五岁那年,我就拥有了一个芭比娃娃,那是妈妈的同事李阿姨送的。李阿姨和她的丈夫也很喜欢我,她丈夫是个老板,经常出差,偶尔还能出国。一次,他出差回来,带回两个芭比娃娃,一个给他女儿,另一个就送给了我。

我还记得,拿到芭比娃娃的时候,我兴奋得叫个不停。那个芭比娃娃简直太漂亮了,我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娃娃。我妈妈拿着包装盒子看来看去,嘴里啧啧地说着:“李姐说,就这么个小娃娃值好几百呢,是真的吗?”

我爸爸说:“肯定是真的。人家那么有钱,还能蒙咱们?”

妈妈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可惜,李姐生的是女儿,要是个儿子,让毛毛嫁到他们家,比嫁给老陆的儿子强多了!”

爸爸也点头说:“没错。咱闺女长得这么漂亮,不嫁个有钱人,真是太吃亏了。”

他们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然后都笑了,笑容看起来很得意,而且踌躇满志。我也跟着他们笑,但很快,注意力就又回到了芭比娃娃身上。

在我记忆里,那是我第一次听到父母把我的容貌和终身大事联系在一起。

情窦初开时,父母不许毛毛谈恋爱,他们说,这叫做“放长线钓大鱼”。

我爸爸妈妈很注意培养我,送我去少年宫学舞蹈、学唱歌,如果他们更有钱的话,我猜,他们会不惜血本让我学钢琴或者芭蕾舞。他们并不是要把我培养成舞蹈家或者音乐家,那只是他们加在我身上的砝码。

我妈妈常说,女人不必有多大学问,学问高不如长得好、长得好不如嫁得好。她说,她就是因为没嫁好,所以才跟着爸爸吃苦受累。说这些时,她就很生气地斜眼瞧爸爸,爸爸则酸溜溜地说:“等你的漂亮女儿嫁个百万富翁,你就能跟着享福了!”

听了这话,妈妈立刻转怒为笑,亲着我的脸蛋说:“那是!毛毛,你将来一定给妈妈找个好女婿!”

这种话,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小时候不懂,听了以后还跟着傻笑,使劲儿点头。长大了再听,我就烦了。

初中时起,我身边就围绕着各种男生的追求。他们有的长得帅,有的学习好,还有的舍得花钱,天天买好东西送我、讨好我。那时我也刚刚情窦初开,被他们追得晕头转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

当时,班里有个叫周舟的男生也在追求我,而我也暗中喜欢他。我喜欢他高大帅气的样子,更喜欢听他唱歌。初三时,我答应周舟做他的女朋友,从此,每天放学还有周末的日子,都是我们两人在一起。

事情很快被我爸爸妈妈知道了。有一天,他们很严肃地说要和我谈谈。

妈妈先开口:“毛毛,你和那个叫周舟的男生是怎么回事?”

被大人看破了心事,我有些不好意思,说:“没什么呀。”

“没什么?那你干嘛整天和那小子混在一起?”爸爸的声音听起来很生气。

我撅起嘴,不喜欢他们像审犯人似的和我说话。

爸爸接着说:“你知不知道,周舟他妈是个下岗职工,他爸是个教书的,他除了长得好,学习也不怎么样,将来能有什么出息?”

“我学习也不怎么样啊!我就是喜欢他,又不指望他是天才。”

“喜欢能顶饭吃吗?”

爸爸有些急了,妈妈赶紧打圆场,说:“毛毛,我们不是不同意你谈恋爱。不过,你年龄还小,不懂得该怎么选择。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条件这么好,将来完全可以找个又有钱又英俊的男人,到那时,你的一生还有爸爸妈妈的下半辈子,就都有着落了。现在嘛,还是不要急着谈恋爱的好。”

他们那天对我说了很多,核心意思就是不许我和穷小子周舟继续往来。他们还对我约法三章:20岁之前不许谈恋爱;20岁之后,谈恋爱要由他们来把关;他们觉得不合格的一律不予考虑。

就这样,我的初恋在他们的干预下结束了。我还记得,当我把分手的理由告诉周舟时,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我,说:“你爸爸妈妈有病吧?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喜欢你,和我家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我什么也没说。

20岁以后的毛毛越来越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只是父母用来钓取金龟婿的香饵。

初中毕业后,我读了中专。中专三年里,我偷偷谈过两次恋爱,但都因为父母管得太严而夭折了。

中专毕业,我参加了工作。两年以后,我终于20岁了。面对众多追求者,还有别人帮忙介绍的小伙子们,我爸爸妈妈忙活开了。茶余饭后,都成了他们筛选、讨论的时间。爸爸说:“这个不行,结婚连套房子都买不起。”妈妈说:“那个也不行,挣钱太少了,一家三辈也没有发财的。”在他们看来,未来的女婿必须有车、有房、有钱,才算是基本达标。

他们考虑的只有物质,从不问问我的意见。虽然谈论的是我的终身大事,却仿佛根本就与我无关。有时,我真觉得,自己只是个被人利用的诱饵,父母把我优雅地放在钓钩上,等待着一条有钱的大鱼上钩。

我不愿看见他们市井的嘴脸,又不愿和他们争吵,只好躲出去,眼不见、心不烦。我总是一个人流连在滨江道上,逛到天黑才回家。

去年夏天的一个傍晚,我又在滨江道上漫无目的地走。看着别人成双成对甜蜜的样子,想到自己的另一半还不知在哪里,不由一阵心烦。这时,我看到了惊人的一幕——一个男人正把手伸进一个年轻人的口袋!我想提醒那人,又担心被坏人报复,想了一下,我跑过去挎住了年轻人的胳膊,大声说:“嗨!你怎么在这儿?”不等他反应过来,我拉着他快步往前走,把小偷甩掉了。

当我告诉年轻人真相时,他感激得连声说“谢谢”,还非要请我吃饭不可。我摆手说不用了,他却幽默地晃晃手里的钱包说:“求求你,就让我把钱花了吧,省得小偷老惦记着!”

一句话把我给逗乐了,也让这个名叫蔡遥的年轻人瞬间走进了我心里。看着他阳光般的笑容,不知为什么,我忽然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那天,我很晚才回家。吃过饭后,我和蔡遥在金街上走了好几个来回,不知不觉,我们俩说了很多话。蔡遥告诉我,他27岁,大学毕业后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是个项目经理,并且是单身

阿渝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论坛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文学鬼才马伯庸,讲解22本隐世奇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更多美妆

热门搜索:雅诗兰黛欧莱雅玉兰油兰蔻倩碧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女人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