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女人频道 > 情爱生活 > 女人帮·感情信箱 > 正文

千年桑树每一叶的爱情

2015-04-28 16:02:02 来源: 网易女人
0
分享到:
T + -
任何庞大的东西,从律宗到爱情,从人生到国家,从理想到梦想,都将放置在可行的小事上面开始。也只有在小事上站住了,才算站住。

本文为网易女人独家授权,请勿转载。

如有情感问题,可在“我爱问连岳”博客留言,网易女人将定期刊发连岳特约情感问答。

女人帮

情感问题

连岳

连岳,现在谈论自己是件异常困难的事情,我只是试着勾勒一下大致的轮廓:26岁,在一所医科大学里读研,马上毕业。我们老板的研究生机械反复的培养方式让我痛恨郁闷,再加上老板娘的蛮不讲理,(他们的结合是一个平庸又离奇的故事,现在想想也都是可怜人)于是与之公开决裂,被封杀长达1年半不过总算即将顺利毕业,可是此期间的学业等同荒废,而更糟的是这些天来我发现自己赖以生存的信仰支柱在一点一点的崩解。现在我的状态是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天而无所事事,对于无聊和无力感的承受力连自己都感到恐慌。工作也找得很不顺利。

连岳,我该如何形容自己呢?我是一个身高180cm的男生,相貌和身材一眼都绝不是使人生厌的那种,也许是书读的很多的缘故吧,心情放松的时候幽默感是信手拈来的;可以在卡尔维诺米兰昆德拉和普鲁斯特的文字里找到乐趣,状态好时思维和解构的能力都应该是一流的,可是总以为没有用在刀刃上。为什么我自己的事情却总是这么一塌糊涂呢?我曾经亲眼看见自己的心灵是怎样一点一点地打开来的,当时的我是怎样一点一点的享受着每一天的阳光,面孔和身体是怎样由衷的舒展着的。当时的我也在享受着许久不曾拥有的自信。可惜,也许是生命中贪得无厌的欲求,或者是对于平庸太过于激烈的敏感,当我发现周围的人和氛围与我自己内心里所期望的相距甚远的时候,马上就陷入了一片深不见底的虚无中了;也许是太过于自我,也许是确有其事,我感到自己的尊严在无时无刻地遭受着侵蚀,我在很短的时间里就亲手毁掉了自己用开放的胸襟所建立起来的人际关系,把他们念头里阴暗的一面放的特别大,这种思维方式几乎是致命的。心里力量曾经有过的井喷式的爆发让我对于自己的力量深信不疑,甚至到达狂妄的地步,直到入了它的反面,让我也有了现在看来好高骛远的行动和想法,当然失落感也很深。崩溃以后,我现在每想做的一件事都在碰壁,突然间以后的工作,不管是什么行业都充满了恐慌,对于医学科研更是毫无信心,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如今的状态和现实让我恐慌不已。可是当我发现在我脑海里的千头万绪中还残留爱情和理想,可是我现在也几乎不知道该把它们放在一个怎样的位置。我曾经被一个女孩子追过,然后答应了她,那时候正是我自觉得心花怒放的时间段里,虽然在一起也可以营造了些许浪漫,可是正崇拜着《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的托马斯,以为一个真正的的人不该被一段世俗的感情所束缚,我的这份不上心也被她看了出来,于是要求分手;其后才知道珍惜的意义,她也一直没有再恋爱,在南京定了工作。我笑着和她说要当南漂,考南京的博士,现在却没有把握,难道终究是爱得不够?在突然间对一切都厌倦了时候,就想去挣钱,想去当医药销售代表,却突然又鄙视起自己来,好像是彻底背叛在成长期给自己许下的诺言。也看到困难逡巡不前,无论什么都舍不得把自己豁出去,而曾经的我是一个蛮喜欢克服障碍的家伙。在找工作不顺利时候也曾想干脆就到民营医院去的想法,那里也有着诱人的收入前景,可就算是高薪总也提不起精神,还有莫名奇妙的恐慌。我也想过这样浑浑噩噩进退两难活着倒不如给自己一个了断,我青春期过的惨淡而无颜色,然而这么多年来的自我教育终归是我让我对于美好的生活有着别人难以想象的渴求。而现在我对于一条看似俗气的世俗出路有着无比的渴求。

Cheer

女人帮建议

Cheer:

是,爱情总要有面对现实的那一天。有的站不住,有的站住了。

站住了的,才是适合我们的爱情。

你的怀疑,它迟早要来,不如好好想一下。有些事情在顺境时是想不清楚的。

你得到的自画像是:“可是当我发现在我脑海里的千头万绪中还残留爱情和理想,可是我现在也几乎不知道该把它们放在一个怎样的位置。”

不错,摸摸行囊,爱情与理想,硬硬的还在。

爱情这么大,放在哪里呢?

不久前,忽然心血来潮,去了泉州开元寺,游人正好疏少,木棉树又恰逢花期,百柱殿的后侧西边,是那棵据说开过白莲花的千年老桑树,绿得占据了半个春天。大雄宝殿上方所书的“桑蓬古迹”,即指此树。

黄永玉少年时流浪在泉州地区,自然也来骚扰过开元寺。当他在这棵千年桑树上耍蛮时,一僧人在树下好言相劝,这个和尚就是弘一法师。

佛教界尊弘一法师为近代重兴南山律宗的第十一代祖师。律宗,望文生义,也知道是研习纪律的,又重又难。与爱情有得一拼了。

弘一法师在宣扬律宗时如何安置这些宏大的教义呢?

不能指望每个人都精通佛学,更不可能出现人人热爱戒律的美妙法界,人只能着眼于方便易行的小事。他于是时常劝人听时钟念佛,将滴答滴答的声响,转换成为阿弥陀佛四字。戒律,就从这简单的摄心开始。

任何庞大的东西,从律宗到爱情,从人生到国家,从理想到梦想,都将放置在可行的小事上面开始。也只有在小事上站住了,才算站住。

你问我,要如何安放爱情?

古桑在每一片叶子上安放自己的生命,它这样活了一千多年,我们可以像它一样安放爱情;戒律的安定从每一秒种开始,我们可以像它一样开始自己的爱情。

我想,给她打个电话,发一条肉麻的短信,见她时早一点到,一起去找好吃的东西,在寺庙假装许个愿(毕竟,你是学医的),穿干净的袜子,体味清爽一点……爱情,就安放在这些地方,微小到一天可以细分出一万个点。

爱情不是庞大的整体,像是对生命造成压力;爱情是在细碎地支撑着生命,是我们的一部分——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如此,即使是在经济危机当中。我们卑微如蜈蚣,爱情也会变成那一千条脚。

祝开心

连岳

连岳作品在线阅读


朱凡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四川严查救援军车被收费事件:违者将顶格查处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更多美妆

热门搜索:雅诗兰黛欧莱雅玉兰油兰蔻倩碧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女人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