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女人频道 > 最新资讯 > 正文

郑佩佩 从侠女到“侠婆”戏里戏外与侠结缘

2016-04-07 08:03:00 来源: 京华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郑佩佩 从侠女到“侠婆”戏里戏外与侠结缘)

郑佩佩 从侠女到“侠婆”戏里戏外与侠结缘

4月5日晚,郑佩佩接受本报记者专访。京华时报记者吴平摄

郑佩佩 从侠女到“侠婆”戏里戏外与侠结缘

《大醉侠》

郑佩佩 从侠女到“侠婆”戏里戏外与侠结缘

《唐伯虎点秋香》

“侠,就是侠义,应该是无私的正义的,多想着别人的,我想应该是为社会除害的,这样才算是侠客。”4月5日,有着“侠女”之称的郑佩佩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想我可能是因为武侠的角色,影响了我,也可能是因为我内在有女侠的潜质。总之,我一生中后来做的事情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女侠。”

因为赖声川半个世纪后再登舞台

距离上一次的舞台演出,此次郑佩佩出演北京央华出品的话剧《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已有半个世纪之久,谈到这次主演话剧的机缘,郑佩佩说:“其实我完全不知道演什么,我只是听到赖声川三个字就决定去演了,我和赖声川很多年前有个缘分,在飞机上见了面,聊了很多,没有想到十几年以后他居然请我演戏,我就告诉经纪公司说,我一定要去见赖声川,于是我飞到台湾,才知道是这个戏。”

郑佩佩介绍:“《在那遥远的星球,一粒沙》故事原型是台湾一个非常有名的主持人张小燕,赖声川写这个戏的原因是因为张小燕丈夫去世了,这个戏想告诉她,你不要伤心,你丈夫只是到另外一个星球去,所以最初这个戏是让张小燕来演的剧中的主人公叶樱,是为了治愈她。但是我和张小燕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当赖导演第一次问我觉得他丈夫到哪里去了,我告诉他死了。但是演着演着我觉得他被外星人接走了,我不知道这个戏是不是能够疗伤,但是我有一个朋友他的丈夫也去世了,她看了这个戏之后,觉得好多了,舒服多了。”

时隔半个世纪再次登台,郑佩佩说:“可以说我是从完全不能够接受,到慢慢接受这种表演方式。话剧跟电影电视不一样,电影演完我一句台词都背不出来,太习惯演完就丢掉的感觉,但是话剧演出完我发现那个台词不太容易丢,还在脑子里。我比较享受演话剧那种连贯的空间。”

在孩子心目中是华夫人socute

对于内地的观众来说,郑佩佩在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演出的华夫人也是无法复制的经典。谈到这个角色,郑佩佩说:“《唐伯虎点秋香》是我演戏的第二春,我想是因为整个环境都变了,所以我试着去放下自己,去接受新的东西和挑战。”

郑佩佩说:“我从来不觉得我是一个有幽默感的人,但是在孩子们心中,他们认为他们心目中的妈妈就是华夫人,他们认为我所有的事情都很搞笑,我女儿最喜欢讲‘socute,妈妈’。所以我想幽默也是我潜在的,我自己不知道的。”郑佩佩说:“在演这个电影之前对周星驰我很不能够理解的,我完全不能接受无厘头,而在我要接这部戏的时候,我把他所有的电影看了一遍,我开始明白,他想用什么方式,我有这个机会可以把他想要的东西发挥出来。”

郑佩佩说:“其实我演《唐伯虎点秋香》的时候是蒙蒙叨叨的,因为是晚班拍戏,我们片场在仓库里面,所以呢,白天不能演戏,因为太吵了,都要在晚上拍,我之前是很正常的家庭主妇,完全不能晚上工作,到了晚上十二点钟,人就疯癫状态了,所以我想我这样子也是成就了这个戏,因为我已经完全放松了,我已经是半睡状态了。”

“侠女”自评骨子里边有“侠义”

因为当年的一部电影《大醉侠》,郑佩佩的一生和“侠女”结下了不解之缘,回忆第一次出演武侠片,郑佩佩说:“我自己很庆幸胡金铨导演选我演这个角色,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演歌舞片的,我是学舞蹈出身的,从来没想到会演武侠片的角色。”郑佩佩回忆:“当时胡导演告诉我,你一定要摆脱跳舞,后来很多人以为跳舞的人就能拍武侠片,其实这是另外的感觉,尤其是眼神,胡导演让我花了很多时间练眼神。”

郑佩佩说:“我很庆幸我碰到一个好导演。这个角色让我骨子里面找到了那份女侠的感觉。现在我年纪很大了,不能说演侠女,但至少是侠婆。”郑佩佩笑言:“自从演了那部戏,我觉得自己就是侠士,胡金铨喜欢喝酒,有一年他的生日还有他的一个朋友我们一起喝酒,在香港的弥敦道,他们两个人都喝多了,我把他们两个大男人从这头背到那头,叫车,送他们回去,我感觉自己像个女侠,可以做一些这样的事情。我想可能是因为那个角色影响了我,也可能是我骨子里边有侠义的感觉。我后来做的事情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女侠。”

谈到对“侠”这个字的理解,郑佩佩提到:“侠就是侠义,应该是无私的正义的,多想着别人的,我想应该是为社会除害的,这样才算是侠客。”一直被称为“侠女”的郑佩佩称:“在内地拍真人秀《花儿与少年》的时候,听到刘涛说‘女汉子’,我觉得她身上和我有相似之处,虽然女侠不能等同于女汉子,但是她们确实有相似的地方。”

一直乐于助人的郑佩佩坦言,每个人都会遇到困难,她说:“确实每个人都不可能永远顺利,在我们最难过的时候,我都不晓得怎么度过,我不晓得明天的饭在哪,明天住在哪。但是我最幸运的是我有四个孩子,每当遇到任何困难,我想到我要给他们做好的榜样。我不能这样子倒下去,因为他们会学我一样。我要坚强起来,可能你说你没有孩子,你没有这个力量。那你父母就是你的力量,因为你倒下去,你父母怎么接受呢。”郑佩佩说:“我身上的侠女性格一定是和戏相互影响的。”

希望女儿上舞台再演《大醉侠》

郑佩佩英姿飒爽的“侠女”之美容易让人忽略她的年龄,谈到美丽,郑佩佩说:“每一个阶段都有他的美丽。其实年轻的时候过于打扮会把年轻时候的美给遮住。我年轻时候从来不知道自己美。一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那么多人说我美,太迟了,不过我觉得无所谓。美最要紧是内心,内在的,内在美就像我师傅常常给我讲的,要做好事,而且要给人希望,给人方便,给人欢喜。”

对于是否会在舞台上呈现一个侠女形象,郑佩佩说:“我希望把《大醉侠》变成歌舞剧,让我老三来演我的角色,我老三其实不见得比我年轻时候差,她是学音乐剧的,她也练过剑,樊少皇是她第一个老师,她跟他练了一阵子。所以我觉得我这个梦想在我女儿身上可以实现。其实在舞台上演侠女比银幕上更难,因为要连续演出。对我来讲会很难,但是我女儿应该可以实现我的这个梦想。”

对于现在的武侠片,郑佩佩也很关注,郑佩佩说:“我最大的嗜好是看电影,不管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累也好,我都爱看电影。我喜欢看中国片子,不管港产,内地的、台湾的都要看。但是现在的武侠片,不能算是武侠片,只能算是武打片,因为没有我们那么考究的对于侠义的探索,只是追求动作的快,我认为是这样的。”

京华时报记者杨杨

netease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42堂保姆级PS教程课重磅来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女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