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女人频道 > 最新资讯 > 正文

陈佩斯:要守住喜剧“上甘岭”(图)

2016-04-22 08:13:00 来源: 京华时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陈佩斯:要守住喜剧“上甘岭”(图))

陈佩斯:要守住喜剧“上甘岭”(图)

当年的一部话剧《阳台》,让陈佩斯多年的喜剧探索掷地有声,然而一个难以超越的高度也让他在之后的创作中遭遇过滑铁卢。一时间,《阳台》成了陈佩斯无法破解的魔咒,直到遇到了喜剧《戏台》,这部被陈佩斯称为“蒙”上了的作品让他通过喜剧这根“脐带”,寻找到了为它提供营养的深厚的中国文化,而陈佩斯作为其中的一个“手艺人”,更希望能够把这个手艺一代代传下去,尽管艰难,但是也要守住文化的“上甘岭”。文/京华时报记者杨杨图/京华时报记者吴平

□又登舞台

  蒙上《戏台》,我很幸运

说到与以往所演出的喜剧的不同,陈佩斯认为《戏台》使用的喜剧经验更成熟,而使用的喜剧的点并不多。“它不像《托儿》和《阳台》写得那么满,实际上是有点寓言形式的,和我们以往的喜剧作品完全不同。”陈佩斯认为:“《戏台》要反映的内容更多,立意也更深远。《托儿》反映的是社会不良现象,《阳台》反映的是社会问题,都是现实题材的话剧,而《戏台》写的是一个一百多年前的故事,讲述的是专制对文化的戕害,这个题材的寓意特别深远,实际上不光演戏的人受到过这种伤害、看戏的观者也受到过这样的伤害,所以会特别有共鸣。”

对于演出《戏台》这部作品,陈佩斯感叹“能够‘蒙’到这个题材特别幸运”。他解释说:“从喜剧《阳台》之后,我们对于喜剧题材,一直是在痛苦的寻找中。痛苦的原因在于从技术层面上,《阳台》的喜剧技术很难超越。《戏台》这个戏实际上是在技术上降低了难度,而侧重讲一个好看的故事。之所以说是‘蒙’上了,是因为最开始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好看的故事,但是到了舞台上之后,我们才慢慢发现它的内涵、它的意义是那么深远。”

请杨立新来,倒抢了“我的戏”

在《戏台》这部戏中,陈佩斯演出的“班主”并不是男一号,其中的喜剧色彩也远远小于其他一些角色。

谈到这次的角色选择,陈佩斯说:“实际上这个戏中,杨立新演的‘伙计’最开始是为我设计的,后来剧本出来了,我想请杨立新演,杨立新看完剧本拍着大腿说‘好’,他要演他相中了的‘伙计’这个角色。”

陈佩斯笑谈:“杨立新要这个角色有两个原因,第一他会唱戏,第二是我请他来帮忙的。后来想想确实杨立新更适合这个角色,如果我要演这个角色就要现去学京剧,那肯定没有杨立新这样的童子功。”

陈佩斯这样描述后来的角色“班主”:“杨立新演了‘伙计’之后,其实我更喜欢的是徐处长和洪大帅两个角色,但是因为‘班主’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后来公司决定让我来演这个角色,演着演着我就喜欢上了这个角色。实际上班主是这个戏的一个立柱,情节压力都落在他身上,这样一来他的喜剧因素就体现出来了。另外这个班主的角色和我这么多年的生活压力有关,观众在看这个戏的时候总是能把这个角色套在我的身上,能够看到我这些年走市场遇到的一些问题,所以他们觉得这个班主就是我本人,觉得很有意思。”

“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在喜剧舞台上演一个戏曲的故事,但是实际上喜剧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极其古老的故事,应该说这次我是通过喜剧这根脐带,寻找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和丰富内涵。”陈佩斯感慨。

□培养新人

  文化制高点一定要有人坚守

除了在舞台上的不断攀登,实际上,陈佩斯在近些年已将大部分的精力转移到了培养新人上。

4月19日,陈佩斯所在的大道文化与优衣库继续推出“喜剧优青年”计划。而在新启动的“喜剧优青年”计划中,涉及的培养内容也更加广泛,除了陈佩斯本人授课外,这一次还邀请到了杨立新讲授“舞台表演基本功”。陈佩斯透露,除了喜剧表演人才外,他们还计划培训喜剧编剧人才。

谈到这些年对于喜剧人才的培养,陈佩斯并不心急。“在今天看来,这可能就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因为从短期来看,这种培养不会给整个喜剧市场带来什么,但是你又必须这么做,因为如果不这么做这个手艺就绝了,通过这些培训,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留下来从事这个事业,一直有‘这么一两个人’走下去,这个手艺就不会绝。”

陈佩斯预测:“尽管在今天看起来还不会有什么,但是再过几十年,肯定会有所不同。这就像是打冲锋一样,制高点上总要有一部分由你守着,我们守着的就是文化的‘上甘岭’,虽然很艰苦,但必须要有人。”

从事喜剧的快乐无法替代

对于普通观众而言,喜剧人带给大众的永远是快乐,但是陈佩斯坦言,从事喜剧研究和从事物理研究是没有区别的。当你想要把一个喜剧理论研究透彻,并且传授给学生时,那种技术上的研究和一次次的实践,实际上和物理研究是没有区别的,它同样很抽象、很枯燥。”而同样地,陈佩斯坦言,每个创作者都是孤独的,那种撞破面门思索的过程也都是创作常态。

但是尽管如此,陈佩斯也认为,喜剧带给观众和带给自己的那种快乐是无法取代的。“我记得上世纪80年代流行伤痕文学,那时候很多剧中的演员都是哀婉的、带着怨气的,观众看到了就想哭。而喜剧演员不一样,观众看到你,就乐得像一朵花,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就是正能量,你获得的也都是正能量。”

陈佩斯说:“尽管从事喜剧创作的过程并不容易,但是当你发现了别人不曾发现的喜剧理论,看到了别人不曾看到的喜剧元素,在喜剧的探索上前进了一小步,那种自满、那种洋洋自得会让你高兴好几天,即使是撞破面门的过程,其实也同样是一种享受。”

netease 本文来源: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机智”人生必备的思维逻辑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女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