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姬】翟欣欣"逼死"程序员 厌女病再次大爆发

2017-09-20 07:49:41 来源: 网易女人
0
分享到:
T + -
当“欣欣像蓉”成为谴责的标配时,还有谁在乎苏享茂在婚姻中与女性网友撩骚?

本文系网易女人工作室【吐槽姬】(公众号:totucaoji)出品。

自苏茂享跳楼自杀以来,扑朔迷离的传言就不断地在网络上刷屏。与此相伴的,是对苏茂享前妻翟欣欣的各种人身攻击;甚至,新造成语“欣欣像蓉”都能够火爆朋友圈,说翟欣欣如马蓉一样,都是蛇蝎女人

【吐槽姬】翟欣欣逼死程序员 厌女病再次大爆发

在谈论“程序员自杀事件”时,谴责翟欣欣已经成了标准配置,但透过喧嚣的现象来看本质,我还是想与读者诸君一起探讨,苏茂享与翟欣欣的悲剧如何诞生?所谓的“毒妻”到底多少成分属于社会对女人的仇视?

【吐槽姬】翟欣欣逼死程序员 厌女病再次大爆发

9月7日凌晨5点左右,苏茂享从自家楼顶天台跳下。此前一天,他在Google+留下遗言,声称自己“竟然被我极其歹毒的前妻翟欣欣给逼死了”。在遗书中,苏茂享简要回顾了与翟欣欣从相识到交恶的过程,并把自己的“绝望”归咎于“无头无脑地签署了那个万恶的离婚协议”。

而之所以签署那份离婚协议,按照苏茂享的说法,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我个人有漏税行为,要举报我”;二是“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翟欣欣暗示要通过亲戚的关系让该产品下架罚款。

事实上,无论是偷税偷税,还是产品灰色运营,均不会涉及太大的罪名,更不会让苏茂享倾家荡产。在我看来,苏茂享选择跳楼自杀,主要还是心理素质太差,不能承受挫折打击。而翟欣欣的“逼迫”,不过是压死骆驼的那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吐槽姬】翟欣欣逼死程序员 厌女病再次大爆发

根据公开报道,苏茂享与翟欣欣今年3月30日通过世纪佳缘婚恋网站相识。恋爱期间,俩人三亚之行,香港之行,澳门之行,苏茂享陪翟欣欣购买了各种奢侈品。按照苏茂享方面的说法,在两人相处的40多天里,一共消费1300多万,平均每天花费30多万元。

【吐槽姬】翟欣欣逼死程序员 厌女病再次大爆发

一个其貌不扬,一个青春貌美,大胆揣测下,在两个人没有任何感情铺垫的基础上,如果没有金钱做媒介,翟欣欣会与苏茂享谈情说爱吗?

我并不是说爱情必须建立在金钱之上,理想的爱情当然是感情的产物。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当舆论一股脑地指责翟欣欣爱慕虚荣时,我们应该反思,是不是男人把女人当成了可以用金钱征服的动物?

【吐槽姬】翟欣欣逼死程序员 厌女病再次大爆发

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男人,一直活在自己意淫的构想里,自己如果稍微有点出息,或有才华,或有地位,或有金钱,总愿意把拥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妻子当成自己成功的佐料。他们不会想到,或者是说他们不愿承认,包括年轻的貌美的青春的靓丽的女人在内,每一个女人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思想的活生生的人,当奢华物质的余辉褪去,两个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

这不是感情破裂,而是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感情。

【吐槽姬】翟欣欣逼死程序员 厌女病再次大爆发

6月7日,俩人在北京市朝阳区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按照苏茂享的计划,8月24日回福建老家办理结婚喜宴。但是,这段婚姻并没有维持多久,一个月后的7月18日,还没来得及摆婚宴,俩人又在婚姻登记机关签署了离婚协议,草草地结束了婚姻关系。

根据离婚协议的约定,苏茂享自愿一次性支付给翟欣欣1000万元人民币,离婚之前首期支付660万元,剩余款项340万元必须在领取离婚证后120天内一次性付清;如果发生延期支付,则每延期一天,苏茂享赔偿翟欣欣10万元。

联想翟欣欣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史,网络上有人质疑,说翟欣欣是职业婚骗,步步设局榨干了苏茂享的财产。针对这种传言,翟欣欣的母亲委托的一名“知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翟欣欣当时想着,自己是离过两次婚的人了,不想再婚,所以提出要一千万拿回去和父母生活养老。

【吐槽姬】翟欣欣逼死程序员 厌女病再次大爆发

结婚只有四十余天,而索赔竟然高达千万,且男方因此跳楼自杀。消息一出,舆论炸锅,“毒妻”的称号迅速传遍网络。无数网友把矛头对准了翟欣欣以及她的家人,人肉搜索再显神威,把翟欣欣家人的各种信息拔了个底朝天。仿佛一夜之间,翟欣欣成了互联网上的全民公敌!

在我们老家,人们为了给儿子娶媳妇,可以说是不择手段。我的一个远房表叔,当时家里比较穷,就把亲戚的家具与电器借来,哄骗媳妇说是自己买的。等把媳妇骗上门,再把家具与电器还回去。虽然知道真相后,媳妇免不了和他们一通吵闹,但最终还是接受了现实,与我那表叔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这样稀奇古怪的故事在农村有很多,似乎没有谁觉得这种下三滥手段可耻。相反,这却是农村人茶余饭后的美谈,大家都觉得这样的人有本事,家里虽然穷,但照样能把媳妇娶上门。至于被骗的媳妇,没有人想过她们的内心感受。

【吐槽姬】翟欣欣逼死程序员 厌女病再次大爆发

我之所以举这个例子,想说明的道理是,当我们的社会文化把某种不合理当成天经地义时,往往会忽视那些实际存在的问题。比方说,几乎没有人指责苏茂享与翟欣欣的婚姻是基于金钱的;几乎没有人质疑苏茂享恋爱期间奢华消费,是不是故意给翟欣欣营造自己财力雄厚的假象?

一开始就建立在金钱与欺骗的虚情假意上,这场关系天然就带着“原罪”。即使翟欣欣不是索赔一千万,而是五百万,即使苏没有轻生而是选择走法律程序,难道就不能说这场婚姻是悲剧一场?

索赔千万貌似吓人一跳,但如果你想一想,对方在两个月的恋爱期就能花费一千余万,翟欣欣只是按照对方的恋爱能力索赔一个恋爱期间的花销,很多吗?

【吐槽姬】翟欣欣逼死程序员 厌女病再次大爆发

客观地说,翟欣欣是一个物质的女人,这一点谁都不该否认。但中国人的婚姻,有多少没有建立在物质之上?当社会的滚滚浪潮充斥着金钱的味道时,我觉得,我们不能要求任何一个个体的女人独善其身;尤其,当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男人都认为应该用金钱而非感情俘获女人时,我们更要警惕,舆论对女人的谴责的背后,是男权社会既得利益者们默契的联合。

【吐槽姬】翟欣欣逼死程序员 厌女病再次大爆发

事实上,当舆论抓住翟欣欣隐瞒短暂婚史这一“把柄”时,他们不会认为,苏茂享不告知翟欣欣自己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同样是不道德的行为。当人们惊讶于翟欣欣要求苏茂享支付千万巨款时,他们会把苏茂享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撩骚其他女性网友当成男人的风流韵事而不予追究。

总之,舆论在对待这个事件中,翟欣欣的恶被无限放大;而苏茂享的错,则被选择了视而不见。网络上那些针对翟欣欣的喧嚣叫骂声,更像是一次厌女疾病的大规模爆发。事已至此,翟与苏的恩怨已经纳入法律途径来解决,在法律没有宣判之前,“骗婚”“诈骗集团”等推论也只能是没有证据的想象。

看姬姐更多有态度的文章,欢迎大家关注公众号【吐槽姬】(公众号:totucaoji),期待与你互动。

蒋培融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 作者:高富强,中国妇女报杂志编辑,女权时评作者。 责任编辑:狄玮鈺_NQ2500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西安保安救坠楼女子被砸身亡 市委书记:最可爱的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更多美妆

热门搜索:雅诗兰黛欧莱雅玉兰油兰蔻倩碧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女人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