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自杀事件:从“拜金女”看亲密关系商品化

2017-09-20 14:09:24 来源: 网易女人
0
分享到:
T + -
这么多人因为他而愤怒,要进取地去惩戒坏女人,恢复正义——这个正义不是女人不能要钱!而是要了钱之后要得体相应地用她的女性资源——性、情感、生育、照顾,来回报。

本文为网易女人经授权转载自《女权之声》(公号ID:genderinchina),略有删减。作者吕频。

程序员自杀事件:从“拜金女”看亲密关系商品化

又一次,全网追杀一个害男人女人。相关信息还在陆续发掘中,很多人已经主张这是一个刑事案件。

这压根不是什么刑事案。在滥刑滥罚已经时刻威胁我们的日常生活的时候,相应的一种社会奇观却是对强权加倍崇拜爱慕,动辄呼吁给各种被看不惯的人来个快意解决,这是十分危险的社会病。其间还有一些煽动者,流氓,假仗义,消费死者兼消费大众的厌女症。

这个事件里没有组织犯罪,但有套路。他们双方相识之初曾“交换经济信息”,那一步其实很关键——女方晒出别墅照片暗示自己高价,男方当即表示“我也买得起”,这不仅是在显示经济实力,也像应战一般,承诺可以满足女方的金钱欲。

程序员自杀事件:从“拜金女”看亲密关系商品化

他们只是当今亲密关系商品化中的世俗一对。

所谓亲密关系商品化,就是以金钱来衡量和交换情感的全员节目,其深入人心的历史其实很短。它有几个特点:

第一,将金钱协商从谈婚论嫁、彩礼嫁妆之外,扩展到从追求到恋爱的漫长过程。

第二,以金钱为情感的载体,通过花钱推进关系及解决矛盾。

第三,追寻一系列以浪漫为名,花钱为实的仪式,从过情人节、纪念日到求婚

第四,流通各种浪漫爱专用商品,例如玫瑰,口红,戒指,巴厘岛婚礼。

第五,炫耀与比较的文化,“他们追求的是一种可以公开展示、公开可见的爱情”,从社交媒体上秀恩爱的日常到结婚仪式所营造的一生一高潮。

程序员自杀事件:从“拜金女”看亲密关系商品化

“为什么我的男朋友不像别人一样,省吃俭用给我买东西?”最早在微博上看到这样无辜的提问,简直感到揪心,无法理解女生理所当然把享受恋爱建立在对男人的克扣之上。后来我才知道,在很多女人看来,“男人有100块给自己花90块才是真爱”,这已经是通行的真理。在各种节日与仪式上慷慨与否更是关键的考验,制造了无数爱与性的陶醉,或者矛盾甚至分手。而且可以直接就是钱,赤裸裸的钱,因为微信和支付宝实在方便。有人说,解决恋爱矛盾的必杀技就是打钱,天天打!

也看到一位男士讲述自己网上相亲遭遇职业骗子,从第一次聊天起,就以各种名目被直接要钱。发现被骗后他说,他并不觉得女生财迷有问题,因为以前谈过的女朋友也是这样,不断要钱。这位男士直言想找个漂亮女朋友,自己个子矮,但有收入高的优势……

程序员自杀事件:从“拜金女”看亲密关系商品化

苏享茂和翟欣欣玩的不也是这一套?我不是说她与看重口红与玫瑰的小家碧玉们没区别,我是说,她们都在亲密关系商品化的光谱上。其实,这简直是对女性的一种赋权,在男权社会将女性的性与情感视为对象物的前提下,她们将被动的物化翻转成主动要价,由此掌握亲密关系的意义与标准,也预收对被背叛和被抛弃担忧的保障金。在她们短暂的因性魅力而享有的性别红利期内,钱充当了平衡男女权力关系的砝码。

所以,还是如何式凝所说的:没有百分百驯服的主体,每个人都在反抗。但是,若将在亲密关系中要钱视为一种反抗,必须加上一个注解,那就是,绝不是所有的反抗都具有社会变革的意义,反而其中很多也是在既定框架下的权力实施,例如受虐的母亲打孩子,或者“美女硕士”操控一名身高一米六的程序员。

苏享茂的哥哥说他太傻才相信翟欣欣会喜欢他。可是在这个社会的通行规则里,这并没有不可能,只要他用金钱表达的“真情”足够,也未必不可能赢来一个女人对他的死心塌地。而另一方面,这也包含对女性情感表达的期待,期待女性表示忠贞、依附的心理和行为。翟欣欣就这样给苏享茂挖了坑,刚认识三天就说出“我愿意给你生孩子”——这是一种女性自我奴化的语法,然而正因如此,它才是最“动情”的表白——表示将为这个男人投身于婚姻制度,并承担相应的女性义务。

如果他们能像绝大多数人一样在某个价码上最后交易成功,那生活就将开始展开其平庸和令人失望的面向,对女性来说,“进入婚姻关系之中,却因为父权体系的安排与性别意识型态的运作,让‘正常’的已婚‘好’女人逐渐居于下位,受制于僵化性别分工模式以及无止尽的情感劳动之付出,让亲密关系逐渐成为一个压迫的牢笼困住了生命的发展活力。”权力关系重新回到男强女弱,男人几乎注定是最后赢家。

但是翟欣欣不一样,她是所谓“坏女人”,不守规矩。她的物欲无止,心理和情感上也不驯服不归属。苏享茂在遗言中说:“一个多月的婚姻期间也无出轨、暴力行为,但我失去了对她喜欢的感觉。关键她爱撒谎,极有心机,让我觉得有种恐怖的感觉,这点跟以前她到我老家时完全不一样,我现在才知道心机婊有多可恶。”

这里的“极有心机”,实际指的是她在婚姻中仍保持自我中心。他厌恶是因为她无情,恐怖是因为她强硬,他失望不是因觉察到婚姻的交易真相,而是因为这种交易没有换来他想享受的女性给予。有人用“骑虎难下”形容他的处境,挺准确的,或者他像一个股市暴跌中的散户,那种一次次割肉都无法摆脱困境的惨痛体验可以是十分躯体化的。

在这个男权社会里,他的死绝对是一个意外,所以才出现了那么多文章,解释程序员这个男性群体为何特别脆弱。被男人骗、打、害得自杀的女人比比皆是,大多也只能得到在某个微博评论里被讲一讲的位置。即使是被同情,那同情的消极伤感腔调也是在暗示:这就是女人命。而男人——真的,男人总是被这个社会关怀痛心,女人比不了的。这么多人因为他而愤怒,要进取地去惩戒坏女人,恢复正义——这个正义不是女人不能要钱!而是要了钱之后要得体相应地用她的女性资源——性、情感、生育、照顾,来回报。

人人都感到翟欣欣十分危险,要阻止她制造新的受害者。“拜金女”如同男权社会中的无名肿毒,艳丽溃烂,必得下狠挖除。然而也许这是挖不掉的,异性恋关系从交易到战争及其难免失控,在恩格斯所说的家庭与私有制起源,妇女遭遇“历史性的失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被交易的女人价值所在只有价格。

程序员自杀事件:从“拜金女”看亲密关系商品化

但是过往掌握交易权的是双方家庭,所以,亲密关系商品化的前提之一,必须是女性个体自主性的一定提升,她们从父权家庭和贞操观中一定程度地解脱出来,自由地与男人结交周旋。但是,背景还是妇女的失败,尤其是在这个时代严重却无人在意的经济平等的丧失和无望。从毕业入职的开始,男女的平均工资就有了区别,然后是持续的分性别遭际:女性遭遇种种性别惩罚,而男性开始逐步兑现性别红利。当然,不是没有女强人和女富二代,但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男女收入差距持续扩大并且看似没有停止的可能,这是一个总体性的事实。是男人先占有了做买家的权力,女人才需要发展如何卖得更好的心机——为什么“算计”多是女人对男人,因为女人不拥有资源。

程序员自杀事件:从“拜金女”看亲密关系商品化

而且如上所述,这是一个被性别规范监管的市场,在不会要价的“傻女人”和要价过高的“坏女人”之间,女人既要懂得保护自己的利益,又不能过于贪婪和公然不守贞。通过对一个男人的祭奠和对一个女人的声讨,异性恋制度的分性别道德规则再次被伸张,迅速修复了由一个意外的女性胜利个案造成的小小创伤,这是一项自发的集体工程。人们感叹、愤慨和抒发,情感也得到了舒畅。我这样说并非不同情苏享茂或者赞成翟欣欣的举报勒索。异性恋制度正是在无数次对恩爱男女的善良祝福,以及相反对渣男贱女的千夫所指当中,在与美好和正义感的偷偷捆绑中被道德化和自然化的。

程序员自杀事件:从“拜金女”看亲密关系商品化

这就是为什么女权主义者不站似乎那么明显的道德立场的原因,以及为什么就是不随手赞助对“拜金女”的谴责。但这还不够,也不是要回避什么问题。敢于将马蓉翟欣欣和那几个男人当作时代症候的承载,女权主义从性别入手的批判一定是不可缺少的社会声音。

以及,怎么才能终止和挽救所谓妇女的失败?今天女权主义的行动社群在这个课题面前堪称螳臂当车。在这时代的洪流面前,在2017年,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力。在这种情况下,各种不守规矩的女人——除了翟欣欣那种——的存在就非常重要,说明女人不驯服的力量始终都在。

看姬姐更多有态度的文章,欢迎大家关注公众号【吐槽姬】(公众号:totucaoji),期待与你互动。

狄玮鈺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 责任编辑:狄玮鈺_NQ250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西安保安救坠楼女子被砸身亡 市委书记:最可爱的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更多美妆

热门搜索:雅诗兰黛欧莱雅玉兰油兰蔻倩碧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女人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