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李银河:王小波没钱 我也能养他

2017-10-29 01:30:00 来源: vivo网易有态度人物盛典
0
分享到:
T + -
要说敢爱,李银河早在80年代就超越了现在的不少年轻人。

vivo X20网易有态度人物盛典,“逆光也清晰”X20全面屏手机和“各有态度”网易新闻 ,携手照亮每一个发光体,邀您来为各明星助力!

王小波逝世20周年之际,我们在北京一家书店采访李银河先生。她脸上带着细蒙蒙的汗来了,不疾不徐地坐在大厅中间的一把椅子上,不忙着打理衣衫,表情一如几年前的新闻里的样子,直率敏锐。

这位早在90年代敢于挑战禁忌的女性,王小波称她为正义化身的斗士,1999年《亚洲周刊》评她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此时记者的提问和窗外的阳光同时袭向她,她表情凝重,语气轻缓绵柔。这次除了再提婚姻制度式微的趋势,她还跟我们聊了现下涛声汹涌的单身时代。

李银河:可以不婚,但不能一辈子单身


“要论世俗条件,我和王小波不可能走到一起”

现下单身时代的涛声汹涌,要说敢爱,李银河早在80年代就超越了现在的不少年轻人。

“不恋爱?我不太理解。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太有趣的事情,而恋爱可以说是最有趣的事情了。”采访中,李银河对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人保持单身并不理解,在她看来,追逐快乐、享受人生,怎么能不谈恋爱?她话中的火苗窜得高,盯着记者停顿,在眉宇间挤出一道深深的悬针纹来。

大多人陷入单身的苦恼,还是被世俗条件束缚,要考虑对方有没有房产、有多少钱、是不是精英,如果没有这些,就休论爱情。而李银河在年少念书时便已暗暗下定决心,“去寻觅自己独特的人生,就靠自己”,于是才有了她与王小波男版灰姑娘的故事。

从世俗的眼光来看,一切的条件都对当时的王小波相当不利,论经济、地位、前途、长相,他和李银河都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李银河曾回忆到“我大学毕业,他初中没毕业;我在报社当编辑,他在工厂当工人;我的父母已经解放,他的父母还没平反;我当时已发表东西小有名气,他当时还默默无闻”。

王小波曾落榜中戏,一度灰心丧气怕耽误了李银河,而李银河的回复是“我想象了一下未来的情景,即使没成功,只有我们的快乐生活,也够了。”

后来李银河父母反对依旧结了婚,去了美国留学李银河养活他俩人,王小波出书难李银河便奔波打点。在自传中,她曾写道,“我和他就是男版灰姑娘的故事,不过我的这个灰姑娘有个无比美丽的心,还是个文学天才,早晚会脱颖而出。”

李银河:可以不婚,但不能一辈子单身


“我和这个人之间早晚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也有很多人说不在乎世俗条件,要等对的那个人出现,结果过了青春年华,等到人变得油腻了,那个人却还没出现。有人说这有关幸运的问题,比如李银河遇到王小波。

其实他们俩并没有多少恋爱的技巧,无非就是一颗真心而已。“我觉得其实比幸运更重要的是你会不会爱,如果你根本就不太会爱,那这个对的人就可能跟你失之交臂。”李银河在采访中说。

李银河从小一直是好学生、乖孩子,始于晚熟的类型,对男女之间的关系似懂非懂。而情窦初开时便以极快的速度陷入了无可救药的狂热,直至分手痛苦的折磨就没有片刻停止过。“整个人像一根燃烧的木炭,轻轻一碰就会化为灰烬。”

单纯炙热如李银河, 赤子之心如王小波,所以一本“手法相当幼稚”《绿毛水怪》也能让李银河与未曾谋面的王小波产生了某种心灵上的联系,她说:“我和这个人之间早晚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你看,拿水银灯的灯光像什么?

大团的蒲公英浮在街道的河流上,吞吐着柔软的针一样的光。

——摘自王小波的《绿毛水怪》

看似有些单纯傻气,但银河还是陷入了迷恋中,因为真正的爱情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真正的爱情就是浪漫而热烈,真正的爱情就是堂吉柯德每天想念托波索的达辛尼亚。

李银河:可以不婚,但不能一辈子单身


访谈结束后,她起身步入旁厅,等待《爱你就像爱生命》读者会的开始。此时旁厅的大荧幕上开始播放王小波与李银河的老照片和一些书选。

当视频里的人念到“你要是回来我就高兴了,马上我就要放个震动北京城的大炮仗”时,背靠荧幕落座的李银河显得有些落寞,这是所有王小波写的书信里,她最为之感动的一句。

一个多小时后,她步出门外。穿着传统样式衣衫的李银河像另一个时代而来的学者,安静地站在2017年某一个下午的阳光里。

采访实录

网易女人:有句话是“smart is a new sexy”,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大脑性感”的时代,我们也需要不断进行知识补充和积累,能不能推荐一本最近正在读或者读过的枕边书?

李银河:《爱你就像爱生命》这本书我觉得他们做得挺有意思的,中间还专门做了一个信封,里头把我和小波当初写在五线谱上的信印了两个。最近还在读木心的《文学回忆录》,非常好。我觉得这是一个经过他的唾液咀嚼的文学史,有好多他自己的看法、他的体验、他的感触、他的评价。

网易女人:另外其实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爱你就像爱生命》这本书是一本书信的收录,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是靠手机。您怎么理解手机的这些功能,包括手机在现代人的恋爱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李银河:我觉得它把交往和人们亲密关系的建立变得容易了,不像以前还拿手写信,而且要见个面那么难,尤其你不在一地的时候,你就更难见到。像我们那个时候谈恋爱,我在工作,小波在上学。他上学是住校,我们一个礼拜只能见一次。不像现在有微信视频,或者你天天都可以写信。反正现在方便了很多,但是我觉得可能有点得来太容易。得来太容易以后,人反而不是特别珍惜了。

网易女人:现代很多年轻人其实都不想结婚、不想谈恋爱,而是去追求“乐享非凡”的人生。您觉得这种现象,怎么去理解呢?

李银河:我觉得不结婚很好理解,因为结婚里面有太多的约束,它像一个契约一样,它就把你和一个人的亲密关系永远地固定下来。这个中间不能背叛、不能越轨、不能出轨,最好也不离婚,还要养孩子,有太多的责任。这个人们不喜欢,我是比较能理解的。可以要是不恋爱,这我不太理解。其实恋爱,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太有趣的事情,这个算一个。而且可以说是最有趣的事情了。

网易女人:还有一句话是说,每个人都有自己闪光的一面,都是一个有态度的人。您觉得自己的闪光点是什么?

李银河:可能应当是比较通透吧。我觉得我从很早、年纪不大的时候,就参透了。比如一个人在宇宙当中就是一个小虫子,就是一个朝生暮死的蜉蝣,也没有什么意义。

网易女人:有人说恋爱就像健身一样,需要坚持和保持。您觉得在恋爱上面,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李银河:我最近在朋友圈刚看到冯唐跟艾丹发了一个书的标题是《手淫是一种体育运动》,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写的。我倒没觉得恋爱像一个体育运动或像健康运动,恋爱是一种很浪漫的、很快乐的,就是那种极度的快乐,是这么样一种东西。我觉得它跟灵魂关系更大,跟身体关系不是太大。

网易女人:我们想让您预测一下,在您的研究领域接下来的50年会有什么变化?

李银河:我觉得婚姻可能会出大问题,我们现在基本上可以看到婚姻制度已经开始式微了。现在西欧、北美那些发达国家,基本上单身人群都占到人口的一半以上了,都超过了50%。在有些国家像匈牙利,就只有12%的人结婚了。我觉得在将来,婚姻不一定就非得消失,但是它会特别多元。比如有一些开放式婚姻,有一些多边恋的,两男一女、两女一男、两男两女一个婚姻。有一些人就同居,有一些人就独身,会变成这个样子。

到时候,在性的方面应当是束缚越来越少。因为过去把所有的性行为都给限制在婚姻之内,这个东西真的已经非常过时了。而且那个时候性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繁衍后代。中国传统婚姻也是,性的唯一的理由就是生育。其他的都是不太正经的,都是不正当的。

陈晓旭 本文来源:vivo网易有态度人物盛典 作者:陈晓旭 责任编辑:陈晓旭_NQ162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考生应聘银行成绩第一却落选 招聘方:第一学历太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更多美妆

热门搜索:雅诗兰黛欧莱雅玉兰油兰蔻倩碧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女人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