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不适合做学术?这些女科学家让你闭嘴

2018-01-16 13:55:18 来源: 网易女人
0
分享到:
T + -
当记者问及“女生是在哪个阶段他们可能离开了学术、科研?”时,吴晓群表示很不理解,“我们数学专业的女生还是非常多的,你想想她们们读完博士可以去教书。”

*本文系网易女人原创出品,转载请先获得作者授权。

女博士、女科学家是种发际线高、不懂打扮、带高度近视眼睛,张口paper闭口文献的奇特生物?1月12日的北京钓鱼台会议厅后方,并排挂着10张巨幅海报,海报上的女性清丽动人、眉眼如画,大概是与人们对女科学家的外观认知不符,开场前的1小时,一直有人在海报前驻足欣赏、或跪在椅子上拍照留恋。

那天,10位年轻的女科研者从全国各地辗转来到这里,摘获第十四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的称号。她们分别是四川农业大学玉米研究所研究员卢艳丽,南京农业大学农学院教授朱艳,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教授杨莉,中国科学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沈俊,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副教授陶晓明,河海大学环境学院院长、教授王沛芳,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研究员许琪,武汉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应用数学系主任吴晓群,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张妍,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潘秀莲等。

此外,作为“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的后备军,“未来女科学家计划”也在为中国的科学事业不断输送新鲜血液,今年有4位年轻博士和博士后入选2017年度“未来女科学家计划”。

为何我们说“女博士好嫁又抢手 嫁人也能做学术”

为何我们说“女博士好嫁又抢手 嫁人也能做学术”

女博士挺多,读完去教书也不少

女科学家在公众认知里一度是稀有动物,年轻的陶晓明站在领奖台上获得“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我们能感受到她的话语里的激动和紧张,采访前她跟我们说,自己非常幸运。

在陶晓明所在的清华大学通信所,上一任留下的女老师比她大25岁,科研同事都是男人,即使清华大学是一所综合大学,但系里女教授还是很少,“我们系主任是女的”,陶晓明略显自豪地提及到这点。

坐在一旁的吴晓群说这还是和专业有关,她在的武汉大学应用数学系,女性就不少。

“我的博士生都是女生占多,而且我认为很多女生她们都非常有能力,可能少数动手能力比男生差一点,但是很多女生非常认真,做事非常细致,我觉得现在慢慢要好很多,女生也很棒,不能老说这是男生的天下。”

每年陶晓明都会关注清华的招生情况,她发现各个省、各个市一般排在前面的状元很多都是女孩子,即使在大学本科、硕士,女生的数量和学习的优势依旧明显。吴晓群回忆自己求学阶段也经常是班里前几名,“一般都是我给别人压力,自己应该还算是还是比较自信吧,其实在求学的过程当中,像女生经常是前几名,我读大学的前三名、前五名真的都是女生。”

然而,前不久也有人跳出来指出:到了学术圈,往上走的女性科学家数量还是非常少的。去年,浙江大学一位社会学教授在微博上发表“历史证明学术界不是女性的地盘,她们只是混个文凭而无心学术”的言论在网络与各大高校引发巨大争议。有人说这是中国国情,不能一味拿国外的性别平等说话。

当记者问及“女生是在哪个阶段他们可能离开了学术、科研?”时,吴晓群表示很不理解,“我们数学专业的女生还是非常多的,你想想她们们读完博士可以去教书。”

吴晓群带的女学生里,有去大学、大专教书的,非常喜欢科研继续留下来的也不少,但有人提出疑问“女博士去教书不是浪费吗?”

而事实上,中科院的博士毕业去人大附中教书的也不是新闻了。在人大附中某年的招聘名单,清一色的名校,最少也是人民大学的硕士,豪华阵容、星光璀璨。

教育机会、人脉资源、北京户口、婚姻市场等现实的因素,让教师成为女博士的一个不错的选择,而男生呢?“男生去通信单位,华为这样的比较多。”

为何我们说“女博士好嫁又抢手 嫁人也能做学术”


女博士很抢手,嫁人也能做学术

坐在我们对面的吴晓群教授正怀着二胎身孕,和记者讲述完大数据、复杂网络的问题,她会稍稍低头摸摸肚子里的孩子,然后莞尔一笑,非常幸福的一个画面。现场记者忍不住问:女博士结婚生子的多吗?

吴晓群所在的武汉大学应用数学系,结婚生子的女博士不在少数,反而是嫁不出去或者高龄产妇的女博士极少。

女博士好嫁又抢手,也让不少男士以为女生总是要嫁人生子、照顾家庭的,无心做科研。在2017年不少的社会新闻报道里,女博士已经在所谓的“相亲价目表”里被男方抬到“高价位”。

无论是嫁还是不嫁、生孩子还是不生,在一部分人眼里,女性都不属于科研事业,而这一块沉重的天花板要打破,无非是证明给公众看,女科研者不仅能在科学界撑起一片天,而且也能像正常人那样结婚生子过日子。

不过,为了做到这点,女性科研者也很辛苦。怀孕时手肿得握不住笔,几个月没法写论文,没法按时毕业,更别说做实验、跑田野,但依旧不能放下手里的论文,因为留给这批年轻女科研者的时间太短。

七年非升即走,生小孩耽搁两三年,四年便要完成别人七年的工作量。除了生小孩,还要照顾家庭、丈夫,能让年轻女科研者们静下心来做学问的时间就会被极大压缩。

所以,吴晓群特别感谢她的婆婆:“我刚开始从讲师开始,后来到副教授、教授,其实我当时经常说的一句话,或者说我只要是升了一级我就会告诉我妈妈,就是我婆婆,我就说大部分的功劳是你的,因为家里我们就很放心的,撒手完全不管的。”

相比之下,在陶晓明的科研圈里,男同事结婚生子后反而优势凸显,“(男士)生完孩子后就全不一样。第一我觉得他是有那种责任心的,表现出来还是挺明显的,但是他又不需要关注太多家庭。”或许,“先成家后立业”的说法更适合男性。

曾经李银河和王小波在美国求学,曾有人对银河指指点点说她不会照顾家庭,事实上对女学者而言,要做到女性的家庭使命和事业使命和谐共处,非常需要家人的理解支持,而非诋毁。

为何我们说“女博士好嫁又抢手 嫁人也能做学术”

以前,女性是被认为只适合学文科,毕业后要早早嫁人生子,工作也最适合做幼儿教师、公务员、文秘、护士、基层员工之类的工作。还有句话是“女人的第一个转折点是高考,第二个是嫁人”。总之,在传统观念里,女人没有所谓的事业,女人也最好不要有事业心。更别说科研了,“女人能搞好科研?”“女科学家肯定又老又丑”“女人无心学术”这种舆论在网络上依然喧嚣尘上。

像吴晓群和陶晓明这样坚持在科研第一线的女性很难得,她们承受着做科研初期的清贫、结婚生子占用的时间、学术的压力,还有外界舆论的讽刺。

但她们依旧活得漂亮,在第十四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颁奖现场,我们站在10张巨幅海报下,驻足、仰望、感叹,甚至跪在椅子上拍照留恋,海报上清丽动人、潇洒大方的年轻女性,正在一点点击碎女性在科学界承受着的固化偏见。

为何我们说“女博士好嫁又抢手 嫁人也能做学术”

关于“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

“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由全国妇联、中国科协、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和欧莱雅中国于2004年联合设立,是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投身于科学的女性”计划在中国的发展和延伸。“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每年评选10位在基础科学领域和生命科学领域取得重大科技成果的、45岁以下的优秀青年女科学家,其中,至少有1名(不限于1名)来自西部地区,并向每人颁发奖金10万元人民币。14年来,共有来自全国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124位女性获得此项殊荣,以榜样的力量激励青年女性投身科学。该奖项在中国科学界的权威地位也得到广泛认可。

陈晓旭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 作者:陈晓旭 责任编辑:陈晓旭_NQ1627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京东前副总裁揭露商家不为人知套路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更多美妆

热门搜索:雅诗兰黛欧莱雅玉兰油兰蔻倩碧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女人首页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