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女人  
名仕一月卷首:
返回专题首页

名仕一月卷首:妥协的力量

试想一下,明天《人民日报》国内版上猛然出现一行通栏葡萄牙语标题会是什么景象?

2005年的5月22日,《纽约时报》当日的评论版,破天荒地以中文通栏标题发表著名的“中国通”,专栏作家纪思道(又译克里斯托夫)的文章:“从开封到纽约——辉煌如过眼烟云”。我相信美国人里能看懂这个中文标题的人,不会比中国人里看懂葡萄牙语的人更多。

文章在两个城市的所在国度都引起了极大反响。那时我还在上海,当地的一家媒体还特别派员跑到开封,做了一篇凭吊昔日繁华的稿子。

之所以想起这件事,是因为上个月一部电视记录片的热播热议,片名为《大国崛起》。在12集里面,编导们依次盘点了近五百年间,相继出现的九个世界性强国,它们是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俄罗斯和美国。

纪思道的盘点是以五百年为一个单位。在关于“纽约应该跟开封学习什么”的论述中,文章给出两条:必须学到的一课就是“保证科学技术优势和健全的经济制度的重要性”。历史上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依靠的正是先进的文明、领先于时代的贸易政策,以及一系列技术革新。第二堂课是要注意自满的危险。因为那时,中国开始习惯于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并认为无须向其他国家学习——这也是衰落的开始。

《大国崛起》的编导与纪思道不同的是,更强调样本抽样中的逻辑规律。其实这里面,真正意义上的强国只有两个,英国和美国。因为除了始于被动挨打的1840年的百年屈辱,前翻300年,中华帝国无论是按照GDP,还是综合国力,始终是数一数二的:无论是疆域面积、人口、国力,还是政府治理模式,在历史同场竞技中都可圈可点。

毕竟,大英帝国的日不落辉煌随后开始挤占中华文明了,发轫于13世纪的大宪章运动,催生出当时最先进的政治理念,“法在议会,王在法下”使得英国崛起。同样,美国在建国前并不是白纸一张,“五月花”号承载了诸多寻梦人,随着他们在美洲上岸的一刻,欧洲的政治文明和契约精神一起登陆。讨论《独立宣言》时,也决非当时聚在费城的那几十人在举手,他们身后,是整个欧洲的精神传承。

在《大国崛起》里,更引发我的注意的是,妥协的力量。不同利益集团的博弈,需要协商、让步与妥协,英美两国的强大历程提供了这样的经验。

西方社会即便在工业革命之前也不是一元的。社会里一种对等的力量的常规存在,“商量”贯彻国家治理始终。反观中国封建社会的前行,是一元独尊的绝对威权。于是,中国的社会更迭,无一不是通过狂风暴雨式的暴力革命来解决,“要扫荡一切害人虫,全无敌!”9个国家的历史或直接或间接、或正面或反面都证明,妥协合作支付的社会成本最低。那些以激烈的方式追求社会目标的社会,往往不能有效地达到目标。

1792年,英王乔治三世曾派使团来到中国,意图与清廷订立一个商务协定。特使马戛尔尼曾向乾隆解释与英国开展贸易的种种利益,并重申两国完全平等。乾隆不愧为文采飞扬的诗人皇帝,回复措辞高贵:“……谴令贡使等安程回国,尔国王惟当善体朕意,益励款诚,永矢恭顺,以保尔邦共享天平之福。”

又过了近半个世纪,1840年之后,这件事的后果才显现出来。马克思对鸦片战争有过精辟之评:“一个人口几乎占人类三分之一的大帝国,人为地隔绝于世,并竭力以尽善尽美的幻想自欺。这个帝国注定要在一场殊死决斗中被击垮。这场决斗中,陈腐世界的代表是基于道义,而现代社会的代表只是为了获得贱买贵卖的特权——这真是任何诗人想也不敢想的,一种奇异的对联式悲歌。”

所幸,2006年12月11日,中国开始“入世”五周年的纪念系列。一个大国的和平崛起开始暗合世界逻辑。

[>>马上阅读]
2007年时尚杂志盛典 网易女人

名仕杂志博客

以立体展示环球名人事业生活图景的男人顶级时尚刊。

名仕杂志用户调查



1. 你喜欢这本杂志的内容吗?

喜欢
不喜欢
一般


2. 杂志封面上的信息是你感兴趣的内容吗?

是的,很吸引我
觉得不那么感兴趣
没兴趣
投票结果
addlast
nexta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