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2014女性传媒大奖
2013女性传媒大奖

女性传媒大奖于2010年诞生,由联合国妇女署与网易女人频道共同主办,旨在见证中国女性自身能力、女性整体形象在大众传媒行业的进步。今年,女性传媒大奖以"不一样的女人"为主题,将对2014年大众传媒领域内的杰出女性给予表彰,突出她们的成长与收获。

月度人物

许鞍华

香港最后一个女导演

4月女性大事记

4月23日媒体报道港府最近建议修改《婚姻条例》,让变性人可以按其新性别结婚。
4月21日中午,某女大学生维权组织在广州组织赤裸上身抗议就业歧视的活动。

4月15日,印度最高法院作出一项备受瞩目的裁决,认定变性人应被认可为"第三性别"。

4月5日法国著名作家杜拉斯百岁诞辰,她曾说:如果我不是一个作家,会是个妓女。

个人综述

许鞍华:
香港最后一个女导演

许鞍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黄金时代

许鞍华,今年67岁,香港著名电影导演,至今未婚。许鞍华是香港新浪潮电影制作人中的著名一员,
1990年拍摄半自传电影《客途秋恨》自喻身世,迄今已夺得四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导演奖(最高纪录)、两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奖(第二多),曾担任香港电影导演会会长,2011年获得亚洲电影大奖颁发的终身成就奖。代表作《疯劫》、《投奔怒海》、《女人四十》、《桃姐》等。

许鞍华 许鞍华 许鞍华 许鞍华

许鞍华

一场电影一场梦   从《女人四十》到《桃姐》

许鞍华回忆当年拍电影时 曾经一度和王晶导演交恶

"他那时说'谁会爱看胖胖的老女人的故事呢',我当时真的很生气。"许鞍华表示"加上当 时的香港媒体煽风点火,很多人希望看到我们打架,他们在公开场合问我对王晶的回应,我就说,我认为王晶拍戏态度不端正。"许鞍华表示,媒体的煽风点火是很希望她和王晶开战,甚至有媒体大大的标题上写着"开战!许鞍华放话要揍王晶"。

 

许鞍华最难的时候王晶出手为她投资

杨澜追问当年有是因为什么事情平息的,没有再追究这件事,许鞍华说:"之后有一次我看到王晶的一个采访,王晶说自己最佩服的香港导演就是许鞍华和吴宇森,我就不太好意思了,后来再有什么人来问我,我没有再说什么。"回忆起在最难的时候到处为《天水围日与夜》找投资,还是王晶为她排忧解难。

 

许鞍华:我现在没有偶像了

在新片《黄金时代》的发布会后场网易女人编辑专访到了导演许鞍华。她一如既往的低调谦和,笑起来纯真无邪,尽管这一年她已经67岁了。她说,她为了拍这部片子已经准备了40年。当我们问到她的偶像时,她笑着说"我已经没有偶像了"。

许鞍华:三十岁时考虑过婚姻

许鞍华的个人感情始终是个谜团,67岁的她一生未婚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她说,三十岁的时候曾经考虑过婚姻,也觉得结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但是后来发现,自己真的不适合照顾别人,可能也不适合被别人照顾。

 

父亲是国民党 母亲是日本人

许鞍华的父亲是国民党文书,母亲是一名日本人,直到许鞍华十五六岁才知道母亲的身世,那之前,她只以为母亲是东北人,不会讲粤语,又没读过书,所以也不太认得中国字,这些差异造就了她与母亲感情的疏远。1990年,许鞍华以母亲漂泊半生的经历为蓝本,拍摄了一部半自传题材电影《客途秋恨》。”

 

她的电影关注女性命运和老人

《桃姐》被称为是一部有"使命感"的电影,许鞍华表示"在《桃姐》中我看到自己。"从《女人四十》到《千言万语》,从《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到《天水围的日与夜》,许鞍华关注女性命运、关注社会现实;从她的电影中,我们不只可以看到独特的风格与意蕴,亦可细细体味在这幻变年代中人生的百般滋味。

许鞍华

14年回归影坛 她说“固守香港不是为了对抗内地”

 

许鞍华

67岁终于圆梦 40年等待终拍《黄金时代》

67岁的许鞍华奋战在电影一线

许论个人状态,67岁的许鞍华并不处在创作的“黄金时代”,她自己也说:“我年纪大了,我是拍戏凭感觉的导演,但在东北,我冷得有点恍惚,不再那么能够保持冷静,我也是第一次拍这么大规模的电影,怕把控不了。但现在看,东北的戏还是拍得很好。”许鞍华说,她20岁就想拍一部萧红的电影,但那时“没钱”。40多年过去,她终于有了好投资。

导演中留守香港的少数派

作为当年香港新浪潮仅余不多的人物,也是留守香港创作的少数派,许鞍华却不敢为此骄傲:"我拍香港题材不是对抗 性的,一个是故事我想拍,另外我也熟悉,觉得比较有把握",我不是说我就不拍内地题材。如果我能拍,我都拍。"我很喜欢拍戏,并不是因为这是个使命或者什么特别的作用。我只是幸运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而 已。"

她说:我在《桃姐》中看到自己

许鞍华:没有其他人有兴趣塑造老女人,没有人拍的,只有我,所以其实没有竞争。拍《桃姐》是因为我一直都对老人的问题特别关注,而自己现在就已经蛮老的。作家毛尖评价《黄金时代》是"庄重做电影"。业内都曾呼吁:将电影回归艺术。值得高兴的是,今年有了更多这样的电影,"金熊奖"的《白日烟火》是,许鞍华的《黄金时代》是,张艺谋的新片《归来》也是。

 

 

许鞍华的电影找投资一直很难

许鞍华说“很多时候投资都是我自己去谈的,因为我很难找到一个制作人对我想象的东西有同感。比如我想拍《天水围的夜与雾》,是凶杀题材,没有人要投资,他们说这 个戏用广东话说是"赶客"的戏,看完让人家太难受了。其实我也同意,可我还是想拍,因为那种写实的意味我觉得很好。像《千言万语》也是,我找投资找了七八 年,能找到的人都找了,我也不太懂怎么去说服老板,所以也习惯了,他们说不拍我也没事。”

许鞍华

从1977年----2014年 一生庄重做电影

 第33届金像奖中张晋说,圈里流传一句话拍王家卫的戏容易拿奖。其实他应该加上一位,拍王家卫和许鞍华的戏易拿奖。

继任香港导演会会长

尔冬升退位后,许鞍华接任了香港导演会会长。她不承认自己是女强人, 笑称有开车恐惧症,看见电脑会发晕,自认很害羞,假如不拍电影,跟别人就没有话讲。她在圈内是出名的好说话的人,对演员甚少颐指气使。

论个人状态,67岁的许鞍华并不处在创作的"黄金时代",她自己也说:"我年纪大了,我是拍戏凭感觉的导演,感觉好就好,但在东北,我冷得有点恍惚,不再那么能够保持冷静,我也是第一次拍这么大规模的电影,怕把控不了。但现在看,东北的戏还是拍得很好。"

香港电影金像奖至今只有两部大满贯作品都是出自许鞍华之手,分别是第15届《女人四十》和第31届《桃姐》。

许鞍华关注女性命运、关注社会现实、关注人性;从她的电影中,可细体味在这幻变年代中人生的百般滋味。

后记:

许鞍华的电影语言,平淡中见悠远,沉静里含深意,调子总有些灰暗徐缓,却是将熄未熄的一炉碳,些略闪耀动人的火花。正如许鞍华本人的样子,无法分辨性别的齐耳短发,薄施粉黛,脸色常很疲惫,带着事业女人特有的硬朗与强悍,但极爱笑,笑容也极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