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爱平:她把百万家产都献给乡村

段爱平

她把百万家产都献给乡村

"

段爱平,山西襄垣县返底村一个大字不识的女农民。从小是孤儿的她,在乡亲们的帮助下长大。成人后,又把自己挣来的辛苦钱全都献给了这个山村。连续16年当选村支书,她把一切都献给了这个山村。她说,我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需要。

" 0

我最见不得乡亲们受苦

段爱平说自己命苦:从小是个孤儿,跟着老奶奶长大,8岁就摆小摊卖煎饼,养活奶奶。18岁,她嫁到返底村,丈夫是全村最穷的人,比她大十几岁。

靠着勤奋刻苦,她带领全家渐渐撑了过来。寒冬腊月走乡串巷卖铁货,又跟男人们学着做起焦炭生意,不怕苦、不怕累,她成了村里第一个百万元户。用今天的话说,她是不折不扣的励志偶像,而这只是她的前半生。

她本不想做“干部”,可给村里盖了小学之后,村民就一致选她为村委会主任。于是接下来的十几年,她带领乡亲们修路、盖房……一个穷乡僻壤、要啥没啥的小村庄,就凭着她硬撑了起来。

因为食道癌和淋巴癌,段爱平的身体状况已经亮起红灯。但在家乡小村庄里,她永远还是这么有活力。

我从前是个流落街头的女人,没想到自己还有今天

网易女人: 你是村里的第一个百万元户,开始做生意的时候苦不苦?

不觉得苦,其实我很感谢现在的一切。我段爱平从前是个流落街头的女人,没想到还有今天。我从小就是孤儿,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的。我没有亲人,乡亲们就是我的亲人。
那时候都是村里人这家给我一碗饭、那家给我一碗饭,就像个小猫小狗一样长大了。嫁来返底村的时候,是村里最穷的一家,我老公比我大十几岁,还不是村里的人。没办法,没人要咱啊。想想之前的日子,能有今天,我已经很感激了。
我做生意最开始也是跟别人借钱,大冬天要跑几百里地,天没亮就要出去。累也不觉得累,那时候是为了给家里盖房,给儿子结婚。儿子结婚的时候还有五万块饥荒,后来都还上了。所以我觉得老天爷还是对我不错的。我总结,只有自己肯干,就会过上好日子的。

网易女人: 后来这些钱都花给村里了,不会不舍得吗?

乡亲们信任我。儿子结婚以后,去太原打工了。我就觉得我也不欠他们的了,钱也不需要留给他们。我说我是个一无所有的人,我的一切都是乡亲们给的,乡亲们就是我的亲人。以前返底村就是个小山村,要啥没啥,乡亲们都说“返底返底,返到底啥也没有了”。我当村委会主任的时候,只有一个公章是公家的。我说先盖学校,我不识字,不能让娃娃们不读书,我拿钱盖学校。村里交不起电费,眼看就要断电了,我说电不能停,我拿钱出来交电费。后来修养老院、引进药材种植。我说每年都要干成一件事,没钱就我出。我家还有一叠子收据,都是没法报账的,都在我家。

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老汉

网易女人: 您这样操心又“赔钱”,家里人不反对吗?

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老汉。刚开始做这个村委会主任的时候,他就不让我干,说我干不好别人骂我,还有人要打我。他身体不好,修养老院的时候,他去太原做手术了。我陪他做完手术,村里就打电话要我回来。三个娃娃都不让我回,我说不行啊,我承诺过老人们过年要住新房。我回来修好养老院,老伴说,你终于有时间陪陪我了。没过几个月,他就去世了。我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他,现在想起来晚上都会哭。

网易女人: 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你一直这样付出?

我见不得乡亲们受苦,他们就是我的亲人。我现在左手不能动,做手术了,我的邻居大姐就天天来给我做饭,她也不要我钱。去年下雨,我家的窑洞被冲塌了,我也没有家了,我就住在村委会的办公室里。我把他们都当做家人,自己的哥哥姐姐,侄子侄女。乡亲们信任我,我不能不做。

得到这么多,我这辈子挺值的

网易女人: 为返底村做了这么多,下一步你还有什么打算吗?

以前返底村一穷二白,现在有水有电有网,乡村也有统一的垃圾焚烧场,路上都没有那么多垃圾,大家都不乱扔垃圾了,绿化也做的很好,我看到了就高兴。返底村没有什么收入来源。我找人来种药材,开服装厂,希望乡亲们能有事做,解决村里的剩余劳动力。我的目标就是一年要做成一件事。没有钱,我出。

网易女人: 全国各地有很多跟您一样的基层女性干部,您有什么想对她们说的?

我是返底村第一个女村委会主任,也是襄垣县第一个女村委会主任。刚开始也有人不信我,做基层干部不容易,但我用真心换真心,就算是石头也被我暖热了。
我有食道癌,后来转移成淋巴癌,做过化疗。我获得过全国最美村官,也获得过感动中国人物。我自己没想到过自己会有这么多的荣誉,我觉得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做了一点自己该做的事。我去各地做报告,我不认字,没法写稿,讲的都是我自己的故事。我生病了,全国各地的人给我捐款,给我治病。我这辈子能这样就值了。

-->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