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女性传媒大奖榜样人物

姜妍

她研发我国首台乙烯压缩机

"

姜妍,在过去的18年,她几乎放弃了所有节假日,苦心钻研,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成长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她今年42岁,却带领团队承担着国内最大压缩机制造企业60%的设计任务;她领军设计出我国首台乙烯压缩机,打破了国外的长期技术垄断

" 0

机械行业 女性实在是太少了!

当初进入机械行业,姜妍也是误打误撞,因为理工科好便选择了机械,然而从上学到工作,她才真正明白从事工科行业基本上就是和一群纯爷们儿打交道,女生太少了。

然而在这个基本都是汉子的工作氛围里,姜妍用自己的实力证明女性不比他们差。06年到10年间,她带领团队研发出我国第一台乙烯压缩机,打破了国外的垄断技术。 工作中的姜妍靠能力说话、服人,单位里50多岁的老同事都叫她姜姐。

她所在的团队性别构成是1:4,姜妍说因为目前学习理工的女生还是太少了,但是能力永远是用人的唯一标准。

"全世界范围内的机械行业都同样是男性主宰"

当初去外国学习,他们像防贼一样防着我们

网易女人: 当时进入这个企业,还没有这个压缩机?

对,乙烯压缩机是我研发的。当时乙烯压缩机是进口的,在零下102度,它一年四度都是以5000多转,就是每分钟5000多转在转,它转起来的振动幅度又不能超过25.4个缪,就是四分之一头发丝,十几吨的转子在转的时候,又不能有多大的幅度,所以这个设计难度是特别大的。

网易女人: 您在研发的过程当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在常温状态下去研发那些需要在低温设备下运行的机器,国外的这些都属于技术核心资料,对我们保密。我们去国外炼油厂商参观,别人都把我们当贼,前后都有人防着我们。所以我们基本都是借鉴原来的设计基础,反复试错,才研发出来。 2009年研发这个产品,36、37岁的我开始有了白头发,特别累。现在也是基本每天都出差。我12月份出差了四次,1月4号就出来了,现在(1月7号)还没回家。

网易女人: 基本上就是在外面奔波

有的时候是在外面奔波,不奔波的时候也是在单位看图。因为我们有那么多设计,原来是自己画图,现在是看图,要审核一些图纸,审核一些方案,反正是总有工作在做。

我是一个较真的人 男领导称我“恨活儿”

网易女人: 您在这个团队中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我从最早就是学徒,帮着制图、画画图,师傅告诉我怎么画就怎么画,到最后自己独立做产品,到现在校对、审核图纸,到室主任,给大家安排产品,安排任务。

网易女人: 您身边的男同事如何评价您?

我自我感觉是一个比较较真的人。我的男领导曾经说我干活有一股狠劲,“恨活儿”,干活有一股恨活儿的劲儿,就是看见一个工作就要把它干完。

领导不分性别 和同事相处要用心 单位50多岁老同事都叫我姜姐

网易女人: 和这么多男同事相处有压力吗?

他们基本上都管我叫姜姐,我单位甚至有50岁的人都逗我说“姜姐”。我的年龄在我们组里是第三,同事们就像自己弟弟妹妹一样,我们在一起都是非常好。 但是压力还是有的,但这种压力并不在于管理上而在于能力上,比如我们定期会开会,大家探讨一些比较棘手的项目,我感觉到组里的年轻男同事会提出更好的建议。

网易女人: 管理方面呢?他们会服气吗?

每个人对待工作的态度会各有不同,比如每当我安排别人加班的时候,有些男同事会不愿意,但是我都会以身作则,周末加班即使我身体不好,也也会陪在身边,我觉得这和女领导、男领导没关系,人与人相处要真心相待。

网易女人: 您觉得女性在管理团队方面有哪些优势?

最大的优势,女性管理团队一般心思要比男的更细腻,你可能在思想上要比男的关注的更多,包括他们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我会帮他们想办法,女领导要比男同志要细心一些。

男性也不是百分百适合研发 我挑人最重要的是看能力

网易女人: 当初怎么会想到学理工,因为大家都感觉女生理工不太擅长。

因为我本身是理科好一些,并且,报考时候也不太懂,就报了这个专业,也算是误打误撞。

网易女人: 您当初进入机械这个行业,你们专业的女生多吗?

不多,不管是上学的时候还是现在工作,女生都非常少。像我们现在单位,我们组的团队42个人,女的只有9个,算我只有10个,就是只有四分之一是女性。

网易女人: 你们女员工这么少是因为招聘会有选择性?

主要学习理工科的女生很少。像去年,我们组招来六个大学毕业生,主要是西安交大的、华东科技大学、大连理工这三个院校的。来了之后他们都是从一点一点的开始学起,但是适合研发还是审核要看个人的成长能力。即使来到厂里,也基本不分男女,没有说一定男性干啥、女性干啥,没有这个界限。而且男性也不一定百分之百都适合从事这个行业,所以男女在这个团队都有自己成长的过程。

网易女人: 您去外国考察,看到外国这种团队,他们的性别构成是怎么样的?

还是男的多。比如我去过日本的三井造船,跟我们谈判的全是白头发的老头,没见到一个女性。我去过意大利的新比隆公司,那个也是压缩机制造厂,他们那儿也有女性,但是很少,给我们讲课的老师全是男性。包括前段时间去的伊朗团队十几个人,只有一个女性。感觉这种团队的性别构成在世界范围内都比较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