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袁立:下乡探访尘肺病农民的“非常女人”

袁立

袁立

《铁齿铜牙纪晓岚》中的“杜小月”、《永不瞑目》里的“欧阳兰兰”,这些作品提示我们袁立已经消失在银幕中近三年。今年,袁立的一张照片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她素颜出镜,双手捧着一个盛满黑水的玻璃瓶,这是她在探访尘肺病农民过程中拍摄的。暂别演员身份的袁立,已经成为一名探访尘肺病农民的志愿者,袁立说:“我不想做什么明星真人秀,那就选择做志愿者帮助别人,这是更直接在传递正能量的方式。”

大事记

  • 2000

    扮演“杜小月”家喻户晓

    2000年,在《铁齿铜牙纪晓岚》中扮演“杜小月”,第一集就下矿去帮助矿工。

  • 2002

    “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

    2002年,凭电影《绝对情感》获得第2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

  • 2006

    发起捐书公益活动

    2006年,发起“捐一本书,把感动变成行动”,号召网友给贫困学校学生捐书。

  • 2015

    下乡探访尘肺病农民

    2015年7月8日,作为“大爱清尘”志愿者,赴陕西秦岭山区探访尘肺农民。

袁立:下乡直接帮助农民比真人秀更适合我

很多明星成名之后都会选择公益,但很少有人会直接冲到前线当志愿者,袁立说:“这个好像是很流行,但是只要结果是好的, 是在做好事就值得赞扬。”而说到下乡这件事,袁立说现在很流行明星去做真人秀,但自己不想去做这样的游戏节目,那就选择做志愿者帮助别人,这是更直接在传递正能量的方式。

袁立
袁立

关注尘肺病人是因为一则关于“开胸验肺”新闻让袁立震撼:“在2015年居然还有这么野蛮的方法去证明自己受了这样的伤害,才能得到赔偿,而且说实话有没有得到赔偿,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就开始关注尘肺病以及尘肺病农民。”就是这样一条新闻,让袁立成为“大爱清尘”组织中一个普通的志愿者。开启了下乡探访的社会洗尘之路。

比起明星光环 袁立更喜欢农民取的昵称“豆”小姐

袁立曾做过公益,她在一次捐助后想了解更多的时候却发现很多公益机构都不如想象中的那么透明,很多捐赠的现金都不知道是否到底用在了需要救助人的身上,于是她对于公益这件事变得十分谨慎,包括现在做的尘肺病探访,她也是亲自针对公益机构做调查,想跟着志愿者一起下乡看看情况再决定是否捐款。

“我知道生活当中有很多痛苦、灾难,很多人需要救助。虽然在救助的中间环节出现了问题,那我们要不要救呢?”袁立曾经扪心自问,这时候一则关于“开胸验肺”新闻让她很震撼:“在2015年居然还有这么野蛮的方法去证明自己受了这样的伤害,才能得到赔偿,而且说实话有没有得到赔偿,我也不知道。所以我就开始关注尘肺病以及尘肺病农民,我也在查找哪些团体在救助尘肺病农民,当我注意到有这样一个叫做‘大爱清尘’的组织在做尘肺病农民探访的时候,我就直接微博私信联系了这个公益组织的负责人王克勤老师。打算跟着他们一起去看看尘肺病农民生活是怎样的。”

袁立从来没想过当志愿者,结果下乡后发现探访工作十分缺人,站在一边围观的袁立终于穿起志愿者衣服,主动接触尘肺病农民,记录探访情况,填写求助申请单,“所以我就自愿变成了尘肺病救助的普通志愿者。”袁立说。

农村里的农民最开始见到电视机里得大明星是胆怯的,慢慢地却跟袁立熟了起来,在这些农民的眼里,袁立是陌生的,而《铁齿铜牙纪晓岚》的“杜小月”则是他们最喜爱的角色,他们尊称袁立所以叫她“杜小姐”,因为当地方言的发音缘故,他们都直接喊“豆”小姐,袁立说起这个昵称来自己也笑得不停:“比很多在国际红毯上走红地毯的明星,我被更多的农民认识,这让我非常开心,其实《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一集的时候就在演我要下矿去帮助矿工,没想到这件事成了现实了。”也许就是这样的缘分让袁立真正走进了尘肺病农民,成了农民心中的“豆”小姐。

大明星不舍得买包 却捐钱给每一户探访农民

很多人对袁立的印象都是直来直去,什么都敢说。这种真诚在娱乐圈乃至社会上都会让很多人觉得是种特立独行,不过就是这样的真性情才能在下乡的过程中,直接冲到取款机上取钱捐款。“当时我没有说要去提款,因为这点钱真的是杯水车薪,你救助了这一家,还有很多家在等着救助。但是我看到那种场景实在不忍心了,我觉得我看到的是贫穷底线,可能比动物好一点点?”袁立说。这种捐款就像袁立说的,就像冷天给衣着单薄的人一个暖水袋,最终水还是会冷,但是哪怕这一片刻的温暖,也是在探访过程中她能做到的。

在中国,尘肺病人其实很多。尘肺病患者是没办法治愈的,尘肺病分为一期、两期、三期,其中,一期是最轻的,但是大部分患者发现尘肺病的时候都是三期了,一期的尘肺病患者可以通过洗肺(大约一万元)延长生命,很多洗肺后保养好的尘肺病人可以活到六七十岁,而三期患者却只能靠呼吸机维持最后的生命,“尘肺病后期患者因为躺着很多时候不能呼吸,所以他们通常都是跪着睡觉,是跪着走向死亡的一群人。”袁立说。“所以,捐赠呼吸机是能让他们最后生命里能舒服些,更受尊重的离开这个世界。”

说起在下乡的过程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袁立的化妆水用完了,去商店里买的时候发现一瓶竟然要700块,袁立在跟店员问为何这么贵的时候,店员说:“煤老板的老婆都用这个。”话音未落,门前就驶过一辆豪华轿车,那就是煤老板的车。一个大明星,捐助不手软,一瓶700块的化妆水却最终放弃了,因为太贵。

在说到这件事,袁立说:“其实在帮助别人的时候,没必要降低自己生活的标准,但是生活的标准是什么?一定不是你过多的铺张浪费,完全的奢侈给别人看。当你没有爱马仕包的时候,你很想拥有爱马仕包,可是你背着的时候,你觉得它不过是一个包,而且还很硬。还不如拿这些钱帮助别人。”

说起护肤品,袁立表示还是要用好的,但是要贵得有价值,只是不希望浪费。

看了太多苦难 志愿者也要懂得抽离

苦难见得太多,探访过程中有太多得倾诉,袁立在下乡最后一天直接跟随行医生讨了一片安眠药。

“累不是身体累,是心累。一路看了太多的苦难和无助,他们生活得太穷困了,杀一只猪要分一年来吃,你来了,他们要切一盘给你,这是他们的奢侈品!你知道吗,农民一天吃两顿饭,他招待你吃饭的时候自己远远的坐在门口咽口水看着你吃,他们在克制,而且他们那么需要打点滴的费用,小孩子上学的费用,但是你给他一百块钱他不收,因为他认为你非常看得起他,没有嫌他穷,没有嫌他脏去他家吃饭。”袁立说。

见多了这样的情景是会对人的心理造成一定的伤害,因为看见了苦难却依然无能为力。袁立说,在探访的过程中在每家每户看到的都是棺材、病人。有这样一个家庭,家里的四个儿子都死于尘肺病,剩下老人痛苦地生活,有的家庭爸爸死了,妈妈改嫁,只剩下奶奶带着孙子艰难生活。

有很多人觉得尘肺病离我们很远,其实不然。日常的金银首饰都是通过开采金矿得来、穿越隧道也是这些人打通的,冬天取暖的煤炭也是这些人挖出来的。“他们得尘肺病跟我们有密切的关系,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去感恩,希望通过网易这样的平台让更多的人了解尘肺病跟我们的关系,关注尘肺病农民。”袁立说

而说起安眠药,袁立说:“看了太多无助后,我觉得非常抑郁,我不能睡觉,我很狂躁,我觉得有六百万的尘肺病人,需要你去救助,你怎么办?我没有这样的能力,就好比有一个车上面坐了太多的人,只有我和几个志愿者在推,根本推不动,你怎么大声的急呼,你的喉咙都喊哑了,帮忙的人人太少了,所以你会得抑郁症。”

袁立建议所有参与公益的人,要懂得抽离,因为只有保证一个最好的自己,才能最大限度地帮助别人。

袁立:我把下乡探访当成我的真人秀

很多明星成名之后都会选择公益,但很少有人会直接冲到前线当志愿者,袁立说:“这个好像是很流行,但是只要结果是好的, 是在做好事就值得赞扬。”而说到下乡这件事,袁立说现在很流行明星去做真人秀,但自己不想去做这样的游戏节目,那就选择做志愿者帮助别人,这是更直接在传递正能量的方式。

我们也问了袁立这样一个问题:做公益难还是演戏难,袁立说:“做公益难,因为做公益看到的痛苦太真实了,演戏是营造出来的,而且我们知道是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因为世界不完美,所以我们在戏里面寻找完美,其实这个世界,右边的公益世界,它就是这么赤裸裸的残酷与不完美,而且不会因为你的一点点帮助就变得更完美,你可能在做的时候,你都看不到未来,所以做公益非常的残酷。”

而关于时下最流行的关键词“黄金时代”袁立也有不同的理解:“当我演杜小月和欧阳兰兰的时候好象蛮火的,有很多粉丝,可是我不喜欢他们视我为偶像。我只是希望他们能感受到我在演戏中传递的爱,无论是爱情还是关爱,都是一个好的演员必须做到的,而如今在做的公益,也是在传递爱,一直处在传递爱的过程中,我觉得这是我的黄金时代。”

袁立不仅不希望粉丝围着自己、过度崇拜自己,自己身边也不带助理,当天采访约在大爱清尘的办公室,袁立是打车拖着行李箱来的,因为下午要坐高铁到下一个地方。这一次能来北京也是为了能给更多的人分享尘肺病的公益故事。也许就是这样一个袁立,不在镜头里作秀,下乡为社会洗尘。

最后,袁立对着镜头说:“我希望更多的网友能关注尘肺病,我们不是旁观者,我们不应该旁观困难,我希望更多的网友能关注尘肺病农民,希望更多的人能加入我们,这不仅仅是国家的责任,也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我们不抱怨,我们是用爱进入世界,并影响世界,让我们共同生活的环境,让人类之间能够有更多互相的爱。”

网易新闻客户端 更多有态度内容请下载网易新闻

往届回顾

女性传媒大奖由联合国妇女署与网易女人频道共同主办,旨在见证中国女性自身能力、女性整体形象的进步。2015女性传媒大奖以“性别平等”为主题,对2015年大众传媒领域内的杰出女性给予表彰,见证她们的成长与收获。

  • 传媒大奖
    2014女性传媒大奖
  • 传媒大奖
    2013女性传媒大奖
  • 传媒大奖
    2012女性传媒大奖
  • 传媒大奖
    2011女性传媒大奖
  • 传媒大奖
    2010女性传媒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