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02享誉世界的中国杰出现代舞舞蹈家 金星

她是位内心强大且率真的女人,是不被外界左右坚持走自己路的女人。从建立自己的舞蹈团、领养孩子以及与爱人汉斯营造平等、民主的温馨家庭,从杰出舞蹈家、犀利导师到话剧演员,她的每一步都挑战着主流文化和传统思维,每一步都书写着不一样的人生轨迹。——网易女人专访金星

采访正文

金星,中国好舞蹈,导师,舞蹈,女人,不一样女人,网易女人,女人专题

“没有人管我叫女强人吧,我觉得还好,我是做事比较认真的一个人,而且敢承担,敢担当的一个人,这点我是有,而且这点可能敢承担,敢担当,可能比一般男性还要更强一些。” ——金星

我在走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

下午两点,我们在位于上海市杨浦区的金星舞蹈团所在地见到了金星老师,一袭红色长裙外搭黑色披肩,中发,素颜,戴一幅黑框眼镜,比我们想象中的略瘦一些。 “好多人见到我都说比想象中瘦,没办法,电视上看起来是正常的,私底下都会更瘦。”没有节目录影和演出的时候,金星一般不化妆,每天都来舞蹈团和演员们一起,上午练习基本功,下午排练舞蹈。

4月份,金星舞蹈团刚刚结束了在上海大剧院的专场演出。演出结束之后,金星也和舞团的工作人员们一起处理很多的演出后的琐事,比如,计算演出卖出了多少票,是否盈利。

金星说,自己不是只管跳舞,做自己的舞团让她不得不成对以前一窍不通的经营渐渐熟悉起来:“一直到最后票款怎么收,卖了多少张票,怎么核算,我们设备的租赁、场租,各方面核算完了以后,我们是赔了还是赚了,这我都要过目的。我从头到尾,每分钱怎么花我都要算好的。”

金星舞蹈团成立于1999年,是中国第一家民营的现代舞蹈团体,到今天,已经15年了。金星自己担任舞蹈团的艺术总监,同时也是骨干演员之一。舞团已发展成为中国现代舞蹈的中坚力量。但是现代舞在中国的观众缘还没有完全培养起来,所以15年来,金星舞蹈团还一直扮演着一个开拓者的角色,还在做着现代舞的普及跟推广。虽然跟其他的现代舞团比较起来已经算是很有成果,很有市场了,但总体上来看,仍是在艰难中一步步前进。

“作为一个民营舞团,在中国做民营,尤其演出行业,最难的是市场的开发,因为你没有资源,因为所有的宣传媒介也好,各个方面都是在国有资源,所以你很难借力,包括渠道太窄了,”金星有点无奈,“而且咱们国家目前来讲喊了这么多年,支持民营企业,可能在其他领域方面对民营企业支持了,但是在文化方面支持的还是很少很少的,几乎是不能说是举步维艰吧,但是很艰难。”

4月份演出的票房结果并不让人满意。“口碑很好,但是票房平平,票房可以说是一般,因为宣传的渠道太有限了。而且我也真是再没有额外的钱去做广告宣传了,只能靠微博、朋友圈,一些业内的渠道。但是远远不够,你根本比不了那些大的演出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民营舞蹈团也没有赞助商愿意给你做这个宣传,这都是问题。但是所有看完我演出的人,在对作品感慨、兴奋之余都说哎呀,太可惜了,这么好的演出,看的人还是不多。所以说很多人看也觉得特别的值,特别的兴奋,但是也很感慨,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空位子。”

从一个单纯的舞蹈家到现在的舞团里外“一把手”,金星经历过的困难可想而知。“我觉得这是我必须要经历的。有的时候看着真挺气人的,就觉得怎么会这样呢,我真想单纯的去跳我的舞蹈。但是不可能,你不可能那么单纯,因为首先你走了一条别人没有走的路。”

金星形容自己的性格是“越打越强”,艺术与市场的巨大反差反而让她更有动力坚持下去。“我就不信了,为什么同样的艺术,同样的表现,同样的一群舞者,在欧洲和在国内是冰火两重天,我觉得不是我们的问题,而是整个大环境的问题,社会整个宣传,对艺术的培养,艺术观念、艺术感受的培养,全民有个培养的过程,所以这个东西我从来不担心没有观众。”

电视平台让金星再次活跃在中国观众面前,但是金星却不愿意在电视里跳舞。她曾经在做某档舞蹈节目的评委时,被主持人邀约上台时说了一句:“我拿了工资是来当评委的,要我上台,重新谈价钱。”在微博上,很多网友也给她留言,想看她在电视上跳舞。“你懒在家里不出来,你不走进剧场怎么能看我跳舞啊呢?老想等着在电视上看我跳舞,不可以的,这是剧场艺术。我觉得我是个坚决维护剧场艺术的艺术家,人们一定要走出家门,走进剧场你才能感受剧场艺术的魅力。从电视上你只能得到一些信息传播,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行为,但是这种行为模式,我们国家还是很欠缺。现在很多人走进电影院看电影也很好的,原来连电影院也不进。所以走进电影院看电影,走进剧场听音乐会,看剧场演出、话剧表演,在慢慢开始,有个转变的过程,所以我相信还会越来越好的。”

 

金星,中国好舞蹈,导师,舞蹈家,金星舞蹈团,不一样女人,网易女人

你可以不认可我的生活方式,存在方式,那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金星是一个天生乐观的人:“我没有那种很悲观的人生观,我是很乐观的,什么事儿都往好了想,哪怕最艰难的时候我还乐观的去面对,其他那种良好的心态一定是后天社会、生活锤炼出来的。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它反复的锤炼着,锤打着你那颗心,让你更加坚强,更加饱满,更加有力量,就会慢慢觉得对待事物的看法和人,都有一个自我的判断和态度,一个自我的价值观,价值体系。”

“我觉得我也时不常在过滤自己,我觉得我自我的过滤系统比较好,包括身体内部的过滤系统,包括对外界影响的过滤系统比较好,这个过滤系统使我能够尽量的使我自己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

经历得多了,“顺其自然”的心态如今已经深深渗透到了金星生活的每个角落。金星坦言,在她做母亲以前,确实也有过急于获得成功,急于想要证明自己存在价值的心态。“以前我做母亲之前可能有那种,哎呀,一定要证明我自己的存在价值,证实我自己是一个多有魅力的舞蹈家,和所有人一样,要成功,我自己对成功的标准都不知道,可能用物质来定义成功的标准,我要挣多少钱,我要出多大的名怎么怎么样。”但后来金星发现,成功与否是可遇不可求的,唯独能做好的是把自己保持一个很好的状态,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再追也没有用,“昨天我已经不回头看了,明天我也不担忧了,我只在乎今天我过得怎么样。”

当金星在美国的舞蹈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她毅然决然放弃美国,选择去欧洲。当时选择的时候,身边的人包括朋友包括家人,都觉得是个错误,不明白她为什么放弃美国到欧洲去呢?

“我那时候没有任何理由,我就说那时候我年轻,我想趁着我年轻多走一走,哪怕我到一个新的国家,我一无是处,什么都不是,我还可以从头开始都没问题,因为我有年轻,我有资本,所以我这么个理由,但是父母觉得你在美国已经很稳定了,一步一步稳定下来,父母说得也对,但是我不想,我想趁着我年轻,我永远还可以回到美国或者回到哪儿,但是我总想趁着我年轻到世界看一看,现在转了一圈回来以后觉得我选择是对的,因为我从中国文化当中跳到了北美文化,北美文化当中我觉得不满足,我又到了欧洲,最后发现了西方社会是什么样子的,西方的审美观和审美价值,然后在这两个价值的比较当中又确定了我个人追求我的人生定位和我的价值,就清楚了,明白了,然后我选择回国。”

“坚持自己做的事情就可以了,时间会告诉你你的选择正确与否。” 在身边的人不支持自己,金星选择坚持自己。“跟家人交流沟通的时候,一定要让他们理解你,你为什么做这个选择,你为什么做自己的坚持,让他们能够看到,如果不能理解的话,有时候你就要靠你的行动来证实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但这有时候是需要时间的。我觉得我特别相信时间的力量,很多东西当我们解释不清楚的时候,我们看不清楚,时间会告诉你的,而且当你不知道该做如何选择的时候,时间也会帮你做出选择的。”

如今的金星已经学会了如何面对社会的价值评价体系。“社会往往在攀比当中确定自己的价值和位置,我觉得这点是挺可笑的,也挺可悲的,你用不着用别人的眼光和认可来决定你的存在价值,但恰恰我们社会当中无论在哪个阶层都是希望别人的认可才能确认自己的存在价值,我觉得这太可笑了,别人不认可我的时候我知道自己是谁就可以了,我对得起社会,我对得起家人,我自己是谁就可以了,哪怕别人不认可,你可以不认可我的生活方式,存在方式,那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我对我自己的生活是认可的就可以了。 ”

 

金星,中国好舞蹈,导师,舞蹈家,金星舞蹈团,不一样女人,网易女人

人贵在自知之明

金星如今的身份很多:导师、话剧演员、主持人,等等。但是她自己最认可的一个职业还是她的老本行——舞蹈家。“我一直到外面说我还是个舞蹈家,其他事情我可以做,我也做得很认真,但是我从来没有把我自己标榜成一个什么我是一个话剧演员,我是一个主持人,我是个什么什么,没有,我的主业是舞蹈。”

舞蹈是让金星最自信的身份。在她眼里,舞蹈是自己的专业,是事业,是本业,其他的导师也好,脱口秀主持人也好,自己都不是专业,所以在做这些“副业”的时候,心态就很放松。

“我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我只有把我的认真拿出去付出就可以了,我没有那种负担,我必须达到什么样子,我必须做到全中国最好的什么主持人,我必须怎么做中国最好的导师怎么样,没有这个负担,没有负担我就不累,轻装上阵,反而别人批评我也好,说我也好,我接受的心态也好,因为那个压根儿就不是我的主业,所以说我这种没问题的。如果你说我舞蹈跳得不好,我心里可咯噔一下,妈呀,从小就学跳舞,学了这么多年还没跳明白,那干吗呢?那我会心里咯噔。但是其他的事情,这个心态我是有的。”

保持好心态的秘诀是什么?金星说,是清零。“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种心态就告诉你,永远会有比你强的人,所以这个心态就告诉我,扎扎实实、踏踏实实的,到任何新的领域,新的工作方面我都有这个心态,这个心态帮助我一步一步的往上走、往前走,走得比较踏实,这个特别重要,敢于清零,要学会清零。清零了,从头开始,再做一件事情再清零,其实你清零了吗?没有,你全积累了,全是经验,只是你的心态要清零,好像我从头再开始,没问题的,但是你所有的经验会帮助你走得更好。”

她觉得一个人成功最重要的因素,除了外界原因之外,自知之明是最重要的,自己要知道自己是谁。“我是舞蹈家,我是金星,我知道我的光彩在什么地方,该我发光的时候谁也别跟我抢,不该我发光的时候我赶紧躲起来,就别跟人争。”

汉斯:金星满足了我对另一半的要求

金星在自己的生活当中,把频道调得特别清楚,舞蹈家就是舞蹈家,回家是孩子妈就是孩子妈,社会公众人物就是公众人物,该干什么干什么,互相不会抢戏。“你回家在孩子面前你就是个妈,你别带着那种艺术家的状态,什么光环跟孩子们聊天,你就是三个孩子的妈妈。”

谈及孩子,连金星自己都惊讶于自己的变化:“我觉得以前那种爱自己的工作是针对自我的,是我自己的一个事业,而且我在提升自己的一个价值,一切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当你有了孩子以后,你突然发现这是一个责任,这个是不可推卸的一个责任,这份责任大于你的成功,大于你的知名度,它实实在在的,你对一个生命的责任,抚养三个生命的责任,这个责任是最重要的,它变得比任何功成名就还要重要,你就是把这三个生命抚养起来,这个转换我自己都没想到,我会把我自己所谓的成功放在边上,先把这三个孩子养好。”

“我觉得他(汉斯)在我生命当中出现最重要的是,他给了我一个特别踏实(的感觉),女人心里一踏实了,就很多事情就顺其自然就好起来了。”在金星看来,女人是特别需要安稳的,所以女人对房子要求特别重要,她们需要稳定,稳定以后女人才有更多的创造力。所以无论什么样的女人都需要心里有个安稳的东西,汉斯带给金星最踏实的感觉,“所以我在外面风风火火做事情,我心里特别稳,因为家是稳的,安定的,孩子们是健康的。”

汉斯辞职之前,是一家大型跨国公司的职员,用金星的话说就是“高级打工仔”。现在,汉斯辞去了工作,自己做了一个文化交流公司,专门做金星舞蹈团的海外推广相关项目,协助金星和舞团做海外的演出。“现在不也挺好,自己给自己打工,”金星笑着说,“以前他也要按时上下班,现在这多自由啊,而且他也能发挥他的能力,还能顾家。”

汉斯说,金星满足了他对另一半的要求:“她非常非常的独立,靠自己走出一片天。她很小就离开了家,去上军校,然后又去了美国,到欧洲工作生活,最后回到中国。她一直以来都非常的独立,我一直希望我的另一半能够很独立,不要太依赖于我,我觉得有很强性格的人非常有吸引力,而金星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人,她总是能够掌控自己的生活,并且用她独特的方式经营生活。”

金星也对汉斯作为另一半非常满意:“我特别喜欢看到我先生和孩子们的交流方式,因为在我们家里面我是最忙的,我们家女主外男主内,很正常的,所以他们跟父亲交流特别多,而且我特别放心,因为我先生的价值观,尤其德国人那种严谨性都是很好的影响。”

也许很多中国人还是不太能接受女主外男主内的家庭,特别是中国男人,而在金星看来这再正常不过了。

“我们两个他主内是为了家庭,一个承担外界的,一个承担里面的,这很正常,这是两个人共同组建的家庭嘛,如果我们家搬到欧洲去了,那肯定他主外,我主内了。但是我们朋友开玩笑说的,金星,你在哪个国家都是你主外的,哈哈哈哈,个性决定命运,他(汉斯)心态没问题的,我觉得中国男人应该也有这种心态。都是为了家庭好,在家庭里还分你我什么呀。中国很多男人碍于社会的眼光,社会的观点,干扰了一个小小的家庭的分工,太不合理了。”

当妈妈比任何功成名就都重要

金星一直说,她的妈妈对她的影响特别大。“首先我妈妈教会了我,如果说谈到家风的话,我妈妈就说在外面别让人讨厌,做个让人,觉得你很舒服的一个人,千万别让别人觉得你是一个很讨厌的人,这点我觉得对我影响特别大,就是东北话来讲,眼睛里要能看到事和物,要有眼力见,能看到东西,该说的说该做的做,人要勤快一点点,别那么懒,世界上都喜欢勤快的人,没有人喜欢懒人的,这种教育一直影响到我现在。”现在,金星教育自己的孩子,也会沿用妈妈的“理论”:“我教育我的孩子也是,就是你的学识,你的知识面要多高是另外一回事,起码你走向社会的时候,人们第一眼看到你是个很舒服的人,而且跟你接触也觉得你不是个很讨厌的人,这你已经成功一半了,然后再加上你的能力,你对事物的掌控能力,你的结果,再提升别人对你的价值。但是首先你要是个让人觉得很可爱的一个人。”

在自己的孩子面前,金星说自己是个严厉的妈妈,但她希望孩子们心里的最底线,无论什么时候,知道有妈妈在就有自信,“孩子长大以后他会觉得我有这个妈妈很骄傲,就可以了。”如果理想妈妈是100分的话,金星给自己打70分:“我觉得我现在做母亲起码做到70分了。那30分得三个孩子一人拿10分,到底他们认不认可这个妈,是他们认可,我不能说我自己做得怎么样,但是我觉得我的责任,我已经做到了。”

对于这样一个明星妈妈,金星的孩子们都表现的很“淡定”,他们不会刻意去看妈妈做的节目,对于妈妈经常化妆和演出也都习以为常,“他们知道这是妈妈的工作,每个人都有工作,只是我妈妈的工作时不常在剧场,时不常在电视上,时不常在各个方面上,妈妈出去了,我觉得我对孩子最重要的是要给孩子一个榜样,妈妈这么辛勤的工作,他知道,妈妈是辛勤地工作,他们每次知道一切的生活是父母们辛勤工作换来的,而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金星对自己的言传身教很是认同:“就是你们睡觉的时候妈妈有时候还在工作,所以有时候我们好几天见不到面的时候,他觉得妈妈在外地演出,那是工作。我觉得父母的言传身教给他的榜样作用特别重要,他就知道了,任何东西都不是白来的,一定要付出努力。”

金星还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她说,自己对生活的期望并不高:“内心要自由,家庭一定要祥和。和和睦睦的,健健康康的,就这两点,其他什么我都不多要求。”

在金星的脸上,我们能看到她流露出的对现在生活的满足和幸福感。她说,女人幸不幸福其实是挂在脸上的,不是嘴上说出来的。“这个女人幸福感的话她是往外冒的,真正的幸福是别人眼中看到的,这才是真正的幸福,哭着喊着说自己幸福的肯定是缺这口。”

“自我价值就是你自己心里知道,你对你生活知足吗,你满不满足现在的现状,如果你满足现在的现状就没问题。我觉得真正有能力的人是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欲望的,人是要有欲望,但是要能把控住自己的欲望,而不是被自己的欲望牵着走,这个被动的挺可怕的。”在我们的生活中,总有太多的欲望在牵扯着我们,金星形容说欲望像个脱缰的马一样,那个马缰绳能不能在你手里,这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人要在成熟中学会的,控制住自己的欲望,把握自己的欲望,你的生活就会很知足。

采访 文字|凯悦 视频|孙健 范硕

本文为独家专访 转载请注明来自网易女人

金星
1967年出生于沈阳 朝鲜族
代表作:《半梦》,《红与黑》,《海上探戈》
简介:中国最杰出的现代舞舞蹈家之一,中国现代舞的拓荒者更是目前在世界上成就最高的中国舞蹈家之一,获得国际荣誉无数。现任“上海金星现代舞蹈团”团长兼艺术总监。担任过电视舞蹈选秀节目导师、话剧演员、脱口秀主持人等,如今,她更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在家庭与事业中继续自己的精彩人生。

Posted by:

  • 宫凯悦

    宫凯悦

    网易女人编辑

  • 孙健

    孙健

    网易视频编辑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