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女人频道 > 客户端 > 正文

艾玛·沃森:我的另一面人生

2014-05-15 01:17:01 来源: ELLE中文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这是她另一面的人生。

艾玛·沃森:我的另一面人生

华灯初上的伦敦,处处难掩逼人的时尚气息,但有个地方例外,那是艾玛·沃森(Emma Watson)为这次采访亲自挑选的会面地点:一家墨西哥风夜总会。整个环境充斥着轻松的下班消遣气息,窗玻璃上映射出明丽的七彩灯光,吧台前围得水泄不通。谁能想到,与“赫敏”这位大明星的会面选在了这样一个地方?事实上,我们就在这儿分享墨西哥鸡肉卷,喝着还算过得去的莫吉托鸡尾酒。沃森指向吧台后方,骄傲地告诉我:“你能在黑板上找到我的名字,那是靠喝龙舌兰酒喝出来的。”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心,还是问了她为何挑选在这里见面。“我想我得套用二分法让你看看我另一面的人生。”她笑着回答。

身为好莱坞新一代红星,年仅23岁的艾玛·沃森坐拥逾4000万美元身家。同时,她还是个标准的时尚偶像,曾凭金球奖颁奖礼上那一身Dior高级定制裸背晚礼服加长裤(没错,长裤)的搭配登上头条。另外,她又是美国最具知名度的大学生。我们见面那天,她刚完成一堂累人的文学批评理论课。“我也希望自己张口闭口都是‘我曾经很推崇康德的美学理论’那样的话。”一边说着,她一边将头发捋到耳后,“但我不能吹牛,而且那听着也太做作了。”美剧《纸牌屋》(House of Cards)和《胜利之光》(Friday Night Lights),还有摇滚歌手Patti Smith,这些才是她真正的热情所在。私底下,看似不太搭调的她和朋克教母Patti Smith还成了笔友——没错,这是她另一面的人生。

“赫敏”的混搭人生

今年6月,艾玛·沃森就要从英文系毕业了,届时她也得面对那个困扰着所有大学毕业生的难题:接下来该干吗?对于她来说,大学毕业的人生转折点所引发的眩晕感,相比普通人自然要更强烈千百倍。从9岁到21岁,她在8部《哈利·波特》电影中扮演“麻瓜”魔法师赫敏·格兰杰,沃森仿佛是在平行时空中完成了这段人生成长期。“那些年所有人都见到了我那些可怕的发型、东倒西歪的牙齿、各种恐怖的着装和白痴的言论。想想最后一集《哈利·波特》首映式上我穿的那身衣服,简直可以直接去《胡桃夹子》里演‘糖梅仙子’了,看着就像是一坨翻糖蛋糕。”

2011年,《哈利·波特》系列以近80亿美元全球总票房收官。自此之后,艾玛·沃森几乎再未以“翻糖蛋糕”的形象示人,而我们也都见证了她从漂亮女生到明艳美人的“娜塔莉·波特曼式”华丽转身——只不过,因为身在校园的缘故,绝大多数时间里,我们对她也只能遥遥报以关注。如今毕业在即,沃森即将重返社会。有个问题历来人们都不爱挑明直说,但每个童星又都必须面对,那便是——“少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困局会不会发生在你身上?”对此,沃森给出的答案直截了当——“前路迢迢,我会证明自己”。

相比丹尼尔·拉德克利夫在2008年的百老汇舞台剧《恋马狂》(Equus)中大胆全裸突破自己,沃森的“后哈利·波特时代”转型来得更为谨慎。与其接演平庸的角色,她宁可躲在罗得岛的布朗大学校园里,只在某些既能帮她活动活动手脚,又有别于她昔日银幕形象的角色出现时,才回到公众视野之中。例如由索菲娅·科波拉执导的《珠光宝气》(The Bling Ring),她在片中演个从小被宠坏的野丫头,受以金·卡戴珊为代表的小报文化影响,多次闯入帕丽斯·希尔顿等名人家中盗窃,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某种叫人心寒的感染力。此外,这个人物身上有种被物化的性对象色彩,但对沃森来说,自入行以来首次有机会挑战这类形象,反而更吸引她全情投入。“生活中我不会把自己弄得很性感。”她告诉我,“所以有时很难让导演相信,其实我也能演比实际年龄更成熟些的角色。”比如在《珠光宝气》里跳段钢管舞,身穿性感洋装扭动腰肢,那就是她改变现状的办法之一。还有去年上映的末世纪爆笑片《世界末日》(This Is The End)中,沃森友情客串,手持利斧痛殴主角赛斯·罗根之余,还拿自己以往的清纯形象直接开刀。在片中,受她欺负的一方有句雷人台词:“赫敏把我们洗劫了。”

看来沃森是有意在表演事业与真实生活间制造混搭效果,这倒是让今晚的廉价墨西哥菜可以解释得通了——甚至,她今天的着装也强调混搭:Lanvin高跟鞋加Barneys及膝袜,再配上从洛杉矶跳蚤市场里淘来的古着碎花裙。这身行头传达的讯息十分清晰:我可是个纯大学生,喝着龙舌兰酒但聊的都是期末考试!但这伪装很快就被一个带着妹妹过来讨要签名的12岁小男孩拆穿了。我问她,碰上这种情况,一般都会固定写什么话?“过去我常写的是‘相信魔法’,”她似乎略有些不好意思,然后说,“但现在只写‘爱你的艾玛’。”

不想初吻都不属于自己

当初沃森还在念小学,就遇上了来校寻找“哈利·波特”小演员的星探。此后,拉德克利夫和鲁珀特·格林特的父母都因为子女涉足演艺事业而辞去了自己工作。相形之下,她的爹妈——两人都是律师,在她5岁那年便已离婚,包括沃森在内,他们一共生了6个小孩——只是在她演出时才到场扮演监护人角色,却并未因为女儿的事业而弃自己工作不顾。于是她必须比别人更快地成熟起来,这方面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以往沃森常被媒体刻意塑造成弱不禁风的瓷娃娃形象,与她银幕上所扮演的好学生赫敏保持步调一致(话说当初影片《诺亚方舟》因飓风“桑迪”袭击纽约而暂停拍摄时,她确实拿出了赫敏的风范,利用那段时间志愿加入了“为高龄长者送餐到府”的爱心活动)。但她还是对我强调,为了摆脱这种形象,她也用自己的低调方式反抗过。例如她与《哈利·波特》制片人大卫·黑曼就曾不止一次有过争端,并非为争片酬多少或私人休息室大小,而是为争取能否自己驾车去片场(因为保险合同的缘故,这场斗争最终还是沃森输了,但她还是说服了专属司机奈杰尔,教她学习驾车)。

“记得从伊丽莎白·泰勒那里读到过,她人生的初吻发生在戏里。这给我触动很大。我也说不清具体为何,但我当时就有了这念头,我提醒自己一定要小心,否则我很可能也会变成那样。初吻都不能真正属于自己,各种人生体验全都发生在戏里。”于是我们看到报上说拉德克利夫基本都要有保镖相随才会出门,而沃森一上大学就搬进了新生宿舍。大学里,她剪短了头发,参演了校园话剧,不过有段时间也曾动摇过。“我不清楚自己能否坚持到底,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有道理。”好在最终她还是做到了,但凡会影响学业的高调工作,一概不接。“我不想要那种失去自我的人生,一旦确定这点后,再怎么样我都能坚持下来了。”

有段时间,沃森甚至对是否还要当演员都动摇过,是2012年的《壁花少年》(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剧本把她给拉了回来,那种吸引力令她有些措手不及。影片根据同名小说改编,作者斯蒂芬·切波斯基亲自改编剧本并担任导演。在这个关于“吊丝”高中生的感性青春励志故事中,沃森饰演校内最引人瞩目的高年级女生,却对一个个性抑郁、遭人排挤的男生产生了兴趣。当初她曾亲自出马,为这部成本1300万美元的独立电影募集资金。问她为何要这样做,沃森用片中关于爱的台词作为回答:“我们觉得自己应得的那种爱,我们才会接受。”她罕见地坦白道:“以往我拍拖的对象也并非全是乖乖男,所以那句台词我也有所体会,它其实要说的就是,人要对自己负责任。”(曾与她交往的英国真人秀明星Francis Boulle就是个先例,他曾告诉小报记者,两人之所以分手是因为他“不想当女童星的男友”。)

她告诉我,拍摄《壁花少年》的经历要比她真实的大学生活“更像大学”,她的收获包括和戏里合作的演员约翰尼·西蒙斯拍拖,以及凌晨3点闯进泳池。“那是在宾馆里,泳池外头有道门。朋友们忽然发现我消失了,再一看,发现我已经爬到门上了。”这事听着其实并不怎么叫人吃惊,不过沃森还是觉得挺惭愧的:“结果什么事都没有,但其实不该就那样放过我。”

在银幕上真正长大成人

接下来,我们即将在《黑天鹅》导演达伦·阿伦诺夫斯基的圣经题材史诗片《诺亚方舟》(Noah)中看见她,她扮演的是诺亚的养女。千万别以为那是部类似于《少年派》的特效电影,沃森在片中的主要对手可不是电脑做出来的老虎,而是安东尼·霍普金斯、拉塞尔·克劳、詹妮佛·康纳利这几位比猛兽更恐怖的大牌明星。全片耗资1.25亿美元,但在沃森看来,她更着眼于片中的人物内心戏。“这是个莎剧式的故事,一家人要在有限空间中度过40个昼夜。外边是世界末日,如何应对完全因人而异。人类究竟是善还是恶,所有这些主题都是史诗性的。”

剧情的时间跨度较大,这对演员也提出了挑战。“举手投足都得是个坚强有力的女性。”阿伦诺夫斯基给出这个角色的定位,“但又不能缺少年轻女孩的纯真无邪。当然,还得是个大美人。”导演曾透露,无论是面对大明星拉塞尔·克劳,还是各种恶劣天气,沃森一律毫无惧色。据说影片试映后曾引发不少宗教人士抗议,认为其拍得不够严肃正统,甚至有将诺亚描写成史上头个环保主义者的嫌疑。但对沃森来说,吸引她的是角色,而非政治寓意。“真要我说的话,这是我第一次有机会在银幕上蜕变为真正的女人。”片中有场戏,她注视着眼前的深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担心自己再没有机会长大成人的年轻姑娘。她问诺亚:“万物是否就此终结?”其中流露出的恐惧感十分强烈、逼真。

前不久,报上说沃森和她在校园里的男友Will Adamowicz已经分手了。几天后又有传闻说她正和一个留着胡须的21岁淘气男生拍拖,那人名叫Matt Janney ,是牛津大学校橄榄球队的。两人被拍到在某处加勒比海滩上卿卿我我。如今沃森对她的感情生活语焉不详:“这我可没法回答……”不过她倒愿意和我分享一段小插曲。她说自己爱烤香蕉面包,而方子是从某位男友那里学来的。“某天早晨醒来,发现有堆香蕉快烂掉了。他告诉我先别急着扔,可以好好利用起来的。这给我留下很深印象,从此我也爱上了这个味道。”沃森说她是个必须要未雨绸缪的强迫症患者,不过她的日程表上,最近一段日子倒是有大片空白。本月她要拍摄西班牙导演亚历桑德罗·阿曼巴的一部新片(之前他最为人所知的作品是妮可·基德曼主演的惊悚片《小岛惊魂》,以及哈维·巴登主演的《深海长眠》),此外与切波斯基、吉尔莫·德尔·托罗等电影人都有合作项目在谈,但距离落实都还为时尚早。

不必担心她会闲得发慌。“以前的我可能会让人觉得有点疯狂,总需要找个什么法子让自己有十足的安全感,而且我觉得只有自己才靠得住。”去年她还考出了瑜伽和冥想课程的执业证书。“如果说我从中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不再执著于寻找答案,凡事不再强求。”

那天采访结束离开时,她用Uber(手机打车软件)打车。临走之前,沃森告诉我,无论未来如何,有件事她是百分百要做的——她要穿上学位服去参加大学毕业典礼。“别人都说那不现实,我却心意已决,对我来说,毕业典礼象征着我人生的这一段经历。所以我一定会去参加,还要办个大型派对,然后喝个一醉方休。”

宫凯悦 本文来源:ELLE中文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不会化妆?没找到正确方法而已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女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