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女人频道 > 情爱生活 > 说爱 > 正文

无良媒体人在这六种情况下爱骚扰女性

2016-07-06 07:38:43 来源: 网易女人论坛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无良媒体人在这六种情况下爱骚扰女性

南方日报男记者成某借为女实习生开据实习证明之机对其实施性侵之丑闻,近日引爆网络。唤醒许多曾在媒体实习过的女性(有的已留在媒体,有的带着阴影转行)不堪的回忆。作为已拿到新闻正高职称8年的资深媒体人,一位女记者,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此案绝非孤例,因为相当一部分媒体人,特别是党媒,通过各种关系空降的占很大比例,先不说职业素养如何,有些人的品行就差得连普通人都不如。

这些年一路走来,那些不上台面的事,我及我的女性同仁们耳闻目睹了许多。只要大家稍微留心一下,那些道德水准低下的男性媒体人,他们的魔爪绝不仅限于对女实习生,许多时候对单位新来的那些没有背景、势单力孤的年轻女记者,也常常图谋不轨,想方设法地揩油、吃人豆腐,甚至有更过分的企图。

除此之外,有些上司(包括部门负责人)还会以提拔女记者、女编辑或年末评选先进等为诱饵,诱惑女下属投怀送抱或自愿就范,但如果你洁身自爱、巧妙应对或坚决不从,他们一般也不会霸王硬上弓,顶多该提拔的不提拔,或将你原来已通过努力得到的利益也找理由剥夺或被压制、雪藏等。如果你自信靠才华足以吃饱饭,就不必怕他们,因为:此处不留娘,自有留娘处。

也有些资深男记者或部门负责人在应邀下基层给通讯员授课时,抓住一些女学员好学上进、求知若渴的心理对她们进行诱骗。当然,其中也有女学员是为了以后好上稿,多出成绩以求得上级赏识、从而达到尽快晋升的目的而自愿上钩的。这类女人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下面,雪灵就冒行业之大不韪简单归纳一下我所了解的某些无良男性媒体人性侵女性的几种情况,好让即将走进这个职业的年轻女性早有心理防备:

第一种 性侵女实习生绝非孤案

这种现象虽谈不上普遍,却也绝不是孤案个例,在相当一部分带女实习生的男师傅心中或多或少存在着这样的企图或曰邪念,只是表现方式有的相对温和有的相对粗暴或程度分寸略有不同罢。在他们看来,带女实习生是职业给他们的特殊“福利”,便宜不占白不占,占了也白占。

他们潜意识里会有这样的想法: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凭啥白带你、教你呀?我教了你本领,你用你现有的“资源”慰劳一下我,也算师出有名撒。当然,对经济条件尚好的女实习生,家长或本人私下里给师傅交些“学费”或“辛苦费”或赠送些诸如名烟名酒名茶等贵重物品、请吃个大餐、送个礼物什么的,师傅们也会获得些心理平衡,从而对女实习生少些刁难与邪念,她们的实习生涯也相对会顺畅些。

即使受到非礼和骚扰,绝大多数女实习生一般也会选择隐忍而不揭发,因为她们多来自平民阶层,知道自己人微言轻,而且在这里无依无靠,她们清楚地知道,如果不是给自己造成了实质性伤害或灾难性后果,声张的话不但没法替自己讨还公道,弄不好还会给学校及实习单位留下不良印象,轻则让你的实习鉴定得不到好评,为自己下一步就业设障,重则可能明明有望留在实习单位,这样一来却变成泡影。所以她们一般会选择息事宁人,怀着侥幸心理想尽量求得好的结果。不想更深地“祸害”自己。

第二种 性骚扰没根基的年轻女同

这种现象也十分常见。有位资深女记者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在某区广电局工作,当时,除了一把局长外,她是惟一大学毕业分配来的,行政干部编,且25岁时便被任命为编辑部主任兼做记者,负责局里的采访报道。因为家在外地,局里批准她晚上住在编辑部,也就是自己的办公室。有一天晚上9点多钟,她正穿着短衣薄衫在泡脚,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进来的是新上任不久的局长。她忙不迭地找长衣服披上。一边说:局长这么晚来有事么?结果新局长竟涎着脸说:没事,就是来看看你。都说搞文学的女孩子都挺放得开,你咋这么古板呢?只对我这样吧?说着竟上前一步想抓女记者的胳膊,女记者早已穿好衣服和鞋子,一闪身便到了编辑部门口,不卑不亢地道:不是搞文学的女子都轻浮好吗?或者即使搞文学的女子真性情,那也首先要有情,且分对谁。不错,白天您是这里一局之长,工作上我要听命于您,但晚上这里是女孩子的宿舍,这是老局长和班子成员都通过的,您来了也有一个月了,不会不了解吧?这么晚您来不敲门直入已是失礼,还说这样的话。您要办公是吗?好,我出去。说罢转向开门欲向外走。那位新局长见女记者绝绝,遂悻悻离开。

接下来,省内广播电视系统编辑部主任开会,他便找理由不让她去,甚至该编辑部主任参与的局里的会议他也故意“落”下她不叫她参加。正常的新闻稿件参评,也故意过期了才让她知道。女记者知道自己该离开了,便调到本市另一家媒体。后来同事们告诉她,那局长到底出了事,和本局新来的一位中文系毕业的女员工苟且。据说大白天的在办公室做没底限的事,刚好让同事们撞见。那局长后来只给了个处分。而那女子则被军官老公一休了之。

期间,女记者也有过去上级媒体学习的经历,在台里住独身宿舍时,整个新闻部除了犯有哮喘病的老主任和一位上了年纪的机动记者,另外几位男记者均不同程度地对她有过骚扰行为,有的在聊天的时候,手装做很“自然”地从后面搭到她胸前,她也装做很自然地将他的手向后甩去;有的约她去户外踏青,在人少的时候便露出不雅动作,她发现不妙便立即向人多的地方逃去或者巧妙地把话题岔开让他的无耻无处安放,从此再也不赴他的约或结伴出游。

这位女同仁还告诉我,期间,有个看上去很绅士的矮胖子资深男记,有一天下班后突然来她寝室称要请她吃饭,说看女记者一个单身女孩子远离亲人、只身在外太孤单、太可怜。正在同仁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时,他竟然出乎预料地做出了令人吃惊的举动,而且将他无耻的下体赤裸裸地呈现于同仁的面前,女同仁发誓说直到那时(23岁)我还是绝对的处女且从不曾见过男人那物件。就在那一刻,她急中生智地说:我约了X姐练播音,她应该到了!趁矮胖子愣神的时候她迅速逃离,好在当时机房里有人值班,就离她和宿舍不远。他也没敢造次。事后她郑重地告诉他:我当您是前辈,希望以后别再开这种下流玩笑,我不喜欢,否则我会和你撕破脸或者让你做不成男人,我可学过正宗防狼术呢。好在那几位都还守着最后底限,大多数不想撕下文明人面纱,没有过分使用暴力,所以使女记者一次次有惊无险。

第三种,男上司以提拔女记者为诱饵进行骚扰

我去某党的时候已嫁为人妻,不久又生了宝宝。那时,报纸上不时会有我的重头稿件。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我基本可以撒着欢写我想写的稿件,当然作为一个正规党报记者,即使我不是党员,也了解党的宣传纪律,断不会胡来的。那些稿件多是百姓热切关注的关于民生的话题,那时候读者给了我很高的评价和大力支持。比如不少人找到报社来看望我,只为了说一句谢谢或者看看我长得啥样。还有某中学校长专门派老师来参加通讯员座谈会,那位老师称就是带着任务来的,他们校长邀请我去他们市(县级)参观古迹,尽管门票也就是百八十元,但那种被尊重的感觉真的令我感动。还有某卫校校长听说我从外归来特派助理来报社请我去用餐,说读我文章多年了,一个老读者只是想与我见上一面。某公安系统的通讯员来开会时直接告诉我:我是代表我们全局来看您的,看过您写的许多关于公安战线的典型案例。但我们局里的人却都没有见过您本人。我们离市里比较远,希望有机会去我们那里看看。

还有不少读者写信来给我支持与鼓励。那些年,没有编辑祸害我的稿件,把我的稿件砍残,因为我本身就是四块版的责任编辑。以我对新闻的理解,我写什么样就发什么样。当时缺少有份量的稿件,我就亲自下去采访。事实上,我一个月除了出色地完成版面编辑的本职工作,还常常会写总计两万多字的稿件。而那时每个记者每月的任务也就是八千字。我等于一个人每月完成三个人的工作量(加编辑的本职工作)。但也许你们想不到,我却拿不到一分钱的稿费。那时通讯员也没有稿费,记者每月完成任务拿工资会有稿费,因为我当时的岗位是编辑,所以我即使除本职工作外又完成两个记者的采访任务量,却没人多给我一分钱的稿费。那时因为年轻,读者喜欢我的文章,写着痛快,便顾不上累了。我也光顾着精神享受,忘记了给自己争取应有的经济利益。

那些年,每年省里都会有一年一度的报纸好新闻和副刊好作品评奖,每个人可以多渠道上报。我每年都会有多篇文章获奖,其中不乏一等奖,且得过中国新闻奖铜奖。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我却没有写过入党申请书,有领导也善意地动员过我,说一个年轻人,业务能力强、觉悟高,就是不靠近党组织是个缺憾。直到某人从省媒记者站调来后,他把我的组织问题当成我的短板几次三番找我谈,称在党报光业务能力强职称高是不够的,只有入了党才能被重用和提拔云云。我说人各有志,我不入党不意味着我的觉悟比某些党员低,我就是要靠业务吃饭到底,我不进政治圈,我想简单地活着做个永远单纯的女人和纯粹的文人不行吗?这位领导对我的劝说直到发生了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才嘎然而止。

那就是在某次他在劝我靠近党组织时欲对我做一件很出格的事,想霸王硬上弓,结果却被我绝决地卷了面子,从而也彻底让我对身边的党组织有了阴影,从此发誓不入这个党(其实我一直知道,无论是这位总编还是从前那位广播电视局局长或那些色狼男同事,终究没资格真正代表党,因为他们不是党的主流。好党员还是存在着,而且每当我读那些真正共产党人的事迹时,还是常会被感动得泪流满面)。我失望的是我身边的党组织而不是这个党的集体。

第四种,应基层之邀请,下去培训通讯员的媒体资深记者或部门领导对女学员的引诱。

上级媒体应邀下来给通讯员讲课,基层除了给付足够诚意的讲课费外还会好吃好喝好招待,有时还会组织些类似于茶话会、舞会等丰富老师和学员们的业余生活。期间,有的男老师相中个把年轻女学员进而促膝“谈心”,有个非分之想也不足为怪。虽然身为老师的资深男记者或部门领导十之八九已为人之夫甚至孩儿他爸的角色也有多年了,但远离妻儿的时候,拈个花惹个草的,对某些男性媒体人来说还是轻车熟路的。他们或半真半假或完全颠倒黑白、信口开河地杜撰故事,比如编造自己婚姻如何“不幸”、自己如何“苦熬”的段子来欺骗文艺女青年,博取涉世不深的女学员的同情,或者干脆赤裸裸表达对女学员的好感与爱慕,同时“透露”自己虽然还没离婚但与妻情感不和,正在分居状态,婚姻基本已名存实亡,暗示你登堂入室大有希望。

这样,某些没见过世面更没有人生经验的年轻女学员头脑一热便可能把自己交付出去,委身于在她眼中“知识渊博、见多识广”的老师,却哪里想到,自己无形中竟做了可耻的第三者,并且那媒体老师道行可深着呢,人家把自己婚姻打理得好好的,家花施肥浇水充足、开得鲜艳着呢,哪里有你什么事?

你若一根筋想要鹊巢鸠占、登堂入室、取而代之,那么你可能要荒芜了整个青春用半个生命去等待,甚至付出惨重的代价,弄得满城风雨,把自己作贱得不人不鬼也未见得如愿以偿。我认得的一位女性,她原来是某乡镇报道员,就是被上面男性媒体人下来授课时下了“蛊”。她被那位名记者忽悠、交出自己的初夜之后,苦苦等着他承诺的与原配离婚后来娶她,结果八年过去了,中国人民把日本鬼子都打回老家的时间,那男记者也没再回来看过她。她去省城通过熟人从侧面打听,得知人家夫妻感情一直好得不得了,根本就没有闹过什么婚变。明知被骗的她才对“老师”死心,怎奈此时自己已年过三十。在一个乡镇来说,就是正经大龄青年了,只能屈尊找了个差不多的男人给人家做了填房,才把自己嫁出去。

第五种,本市媒体评先选优时个别男评委对女性参评者会伺机占便宜。

在市内一次评优中,一位女同仁就告诉我,她曾遭遇某男评委性贿赂的暗示,我感觉很恶心,为媒体人感到羞耻,从此几乎放弃本市的一切参评。只走每年一次省报集中评奖。毕竟彼此不见面,不认识,只报上去,凭稿件说话,评上一二三等奖都认了。除了有时领导会为了自己或个别人的稿件去省里活动,为拿一等奖而对关键部门的人有所“表示”,更多的还算相对公平与公正。而且一等奖也不会是一篇,在参评的稿件中是有比例的。所以我还是拿过几次省里的一等奖,当然以报纸副刊好作品居多。新闻奖二等的也就是好的了。

第六种,有的媒体无良男性责编会以工作之便揩女记者的油。

比如,我在某党报工作多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人做三个人的工作,常常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因为那时家离报社较远,为了节省时间,我在很长时间就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直到后来,我坐了病,患上了严重的肾炎。医生说长期着凉的结果。就是那次住院让我可以停下来反思自己的未来:一个人做三个人的工作,却不多拿一分钱,自己那样拼命地工作,除了精神上的愉悦和越来越厚的获奖证书,除了严重透支健康,又得到了什么呢?真的没有改变自己的任何生存现状。直到把自己彻底累垮住院,谁能真正理解你呢?有位新闻前辈对我说:以你的能力和水平为何不走出去呢?留在这里怕是瞎了。恰好医生也说我当时的病需要长期休养,否则极可能发展成尿毒症云云。我就请了长假去省城治病。那时工资本来就少,再加上病假只拿基本工资,我又要治病,此时,看到某省报正在招深度报道记者,我就去应聘,结果递上简历,很轻易就通过了。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用心血写就的一篇篇社会新闻,却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压成一钱不值的旧闻,不得不废掉或者即使发出来也被砍得只剩下骨头,甚至连骨架都不完整。

职业敏感让我感觉这件事的“不正常”并带着好奇心开始调查事情的真相。通过观察和同事们的揭发,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始作俑者竟是一位小个子中年男性责编!他有许多为人所不耻的行为嗜好——他喜欢光天化日下和女记者们眉来眼去、搂搂抱抱,常常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把女记者揽到自己大腿上。太有伤风化了!那些常和他打情骂俏、吃吃喝喝的女记者的稿子即使再水,他也会优先上版,而那些认真采访写稿、不屑于和他拉关系的女记者的稿子则每每要坐冷板凳,我并不是惟一遭受冷遇的那一个。

于是,我开始与他斗争,而且是光明正大地与他斗争,在会上公开揭露他的恶劣行径,拿出一篇篇被他压废了的我及其他女记者的稿件做实例,与上版的某些稿件做对比,还有就是论证那些稿件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让大家评。最后那位开始还振振有词的男编辑哑口无言,领导也终于看清了这“害群之马”的庐山真面目,把他从责任编辑的位置拿下来。以至最后他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了报社。便报社风气一时间得已净化。后来报社成立深度报道部,老大请我去挑头,尽管当时党报领导不放,身边又有个拖后腿的人让我终没能去成,但我依然感谢社长大人的知遇之恩。而且,我永远把那段历史写在我的履历里,并以做过那里的“主力记者”为傲。

至于部分媒体人观念比较开放,男女记者下去执行任务时,可能发生的一些男欢女爱的故事,不在我本文要表达和讨论的内容之例。因为男人和女人平等条件下产生的一些浪漫的事儿,在任何职业中都可能存在。只不过,像医院的医生与护士,列车上卧铺车厢的女乘务员与男乘警之间,带有职业色彩的暧昧已成为公开的秘密。那也只是说明这个行业的特点为男女暧昧提供了客观条件和温床,而不是这个行业的男人和女人比其他行业更色、更滥情。

我这里说的某些无良男性媒体人,指的是利用职务之便或假借传授知识及以恋爱为名引诱甚至性侵势单力薄的异性下属或女实习生、新来的女记者、女学员等的现象。

作为女实习生之所以成为媒体男性侵的重灾人群,因为在他们心中早就以你的师傅自居,你的实习鉴定他给写,你的实习证明他给出,你能否迅速掌握采访的基本要领要看他的心情、看他的觉悟与良知,甚至他的鉴定决定你能否留下来,成这这个媒体的一员。或至少他的鉴定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你的前程及用人单位对你的初步印象和看法。

正因为此,也便为某些觉悟低下、修养不过关的男记者趁人之危、趁火打劫,对女弟子实施性侵提供了可能和基础。所以,女人当自强,特别是那些在媒体实习、未来想吃这碗饭、做媒体人的女孩子,你们一定要多一分小心和机智。

可见,媒体有风险,入行需谨慎。而总体看,媒体的好人还是更多的。话说回来,哪一行没有坏人、没有风险呢?其他行业也有也许更多,只是没有媒体那么敏感罢。作为年轻女性,自己要懂得进退与自我保护,这才是最重要的。许多时候,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南方日报男记者成某借为女实习生开据实习证明之机对其实施性侵之丑闻,近日引爆网络。唤醒许多曾在媒体实习过的女性(有的已留在媒体,有的带着阴影转行)不堪的回忆。作为已拿到新闻正高职称8年的资深媒体人,一位女记者,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此案绝非孤例,因为相当一部分媒体人,特别是党媒,通过各种关系空降的占很大比例,先不说职业素养如何,有些人的品行就差得连普通人都不如。

这些年一路走来,那些不上台面的事,我及我的女性同仁们耳闻目睹了许多。只要大家稍微留心一下,那些道德水准低下的男性媒体人,他们的魔爪绝不仅限于对女实习生,许多时候对单位新来的那些没有背景、势单力孤的年轻女记者,也常常图谋不轨,想方设法地揩油、吃人豆腐,甚至有更过分的企图。

除此之外,有些上司(包括部门负责人)还会以提拔女记者、女编辑或年末评选先进等为诱饵,诱惑女下属投怀送抱或自愿就范,但如果你洁身自爱、巧妙应对或坚决不从,他们一般也不会霸王硬上弓,顶多该提拔的不提拔,或将你原来已通过努力得到的利益也找理由剥夺或被压制、雪藏等。如果你自信靠才华足以吃饱饭,就不必怕他们,因为:此处不留娘,自有留娘处。

也有些资深男记者或部门负责人在应邀下基层给通讯员授课时,抓住一些女学员好学上进、求知若渴的心理对她们进行诱骗。当然,其中也有女学员是为了以后好上稿,多出成绩以求得上级赏识、从而达到尽快晋升的目的而自愿上钩的。这类女人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下面,雪灵就冒行业之大不韪简单归纳一下我所了解的某些无良男性媒体人性侵女性的几种情况,好让即将走进这个职业的年轻女性早有心理防备:

第一种 性侵女实习生绝非孤案

这种现象虽谈不上普遍,却也绝不是孤案个例,在相当一部分带女实习生的男师傅心中或多或少存在着这样的企图或曰邪念,只是表现方式有的相对温和有的相对粗暴或程度分寸略有不同罢。在他们看来,带女实习生是职业给他们的特殊“福利”,便宜不占白不占,占了也白占。

他们潜意识里会有这样的想法: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凭啥白带你、教你呀?我教了你本领,你用你现有的“资源”慰劳一下我,也算师出有名撒。当然,对经济条件尚好的女实习生,家长或本人私下里给师傅交些“学费”或“辛苦费”或赠送些诸如名烟名酒名茶等贵重物品、请吃个大餐、送个礼物什么的,师傅们也会获得些心理平衡,从而对女实习生少些刁难与邪念,她们的实习生涯也相对会顺畅些。

即使受到非礼和骚扰,绝大多数女实习生一般也会选择隐忍而不揭发,因为她们多来自平民阶层,知道自己人微言轻,而且在这里无依无靠,她们清楚地知道,如果不是给自己造成了实质性伤害或灾难性后果,声张的话不但没法替自己讨还公道,弄不好还会给学校及实习单位留下不良印象,轻则让你的实习鉴定得不到好评,为自己下一步就业设障,重则可能明明有望留在实习单位,这样一来却变成泡影。所以她们一般会选择息事宁人,怀着侥幸心理想尽量求得好的结果。不想更深地“祸害”自己。

第二种 性骚扰没根基的年轻女同事

这种现象也十分常见。有位资深女记者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在某区广电局工作,当时,除了一把局长外,她是惟一大学毕业分配来的,行政干部编,且25岁时便被任命为编辑部主任兼做记者,负责局里的采访报道。因为家在外地,局里批准她晚上住在编辑部,也就是自己的办公室。有一天晚上9点多钟,她正穿着短衣薄衫在泡脚,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进来的是新上任不久的局长。她忙不迭地找长衣服披上。一边说:局长这么晚来有事么?结果新局长竟涎着脸说:没事,就是来看看你。都说搞文学的女孩子都挺放得开,你咋这么古板呢?只对我这样吧?说着竟上前一步想抓女记者的胳膊,女记者早已穿好衣服和鞋子,一闪身便到了编辑部门口,不卑不亢地道:不是搞文学的女子都轻浮好吗?或者即使搞文学的女子真性情,那也首先要有情,且分对谁。不错,白天您是这里一局之长,工作上我要听命于您,但晚上这里是女孩子的宿舍,这是老局长和班子成员都通过的,您来了也有一个月了,不会不了解吧?这么晚您来不敲门直入已是失礼,还说这样的话。您要办公是吗?好,我出去。说罢转向开门欲向外走。那位新局长见女记者绝绝,遂悻悻离开。

接下来,省内广播电视系统编辑部主任开会,他便找理由不让她去,甚至该编辑部主任参与的局里的会议他也故意“落”下她不叫她参加。正常的新闻稿件参评,也故意过期了才让她知道。女记者知道自己该离开了,便调到本市另一家媒体。后来同事们告诉她,那局长到底出了事,和本局新来的一位中文系毕业的女员工苟且。据说大白天的在办公室做没底限的事,刚好让同事们撞见。那局长后来只给了个处分。而那女子则被军官老公一休了之。

期间,女记者也有过去上级媒体学习的经历,在台里住独身宿舍时,整个新闻部除了犯有哮喘病的老主任和一位上了年纪的机动记者,另外几位男记者均不同程度地对她有过骚扰行为,有的在聊天的时候,手装做很“自然”地从后面搭到她胸前,她也装做很自然地将他的手向后甩去;有的约她去户外踏青,在人少的时候便露出不雅动作,她发现不妙便立即向人多的地方逃去或者巧妙地把话题岔开让他的无耻无处安放,从此再也不赴他的约或结伴出游。

这位女同仁还告诉我,期间,有个看上去很绅士的矮胖子资深男记,有一天下班后突然来她寝室称要请她吃饭,说看女记者一个单身女孩子远离亲人、只身在外太孤单、太可怜。正在同仁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时,他竟然出乎预料地做出了令人吃惊的举动,而且将他无耻的下体赤裸裸地呈现于同仁的面前,女同仁发誓说直到那时(23岁)我还是绝对的处女且从不曾见过男人那物件。就在那一刻,她急中生智地说:我约了X姐练播音,她应该到了!趁矮胖子愣神的时候她迅速逃离,好在当时机房里有人值班,就离她和宿舍不远。他也没敢造次。事后她郑重地告诉他:我当您是前辈,希望以后别再开这种下流玩笑,我不喜欢,否则我会和你撕破脸或者让你做不成男人,我可学过正宗防狼术呢。好在那几位都还守着最后底限,大多数不想撕下文明人面纱,没有过分使用暴力,所以使女记者一次次有惊无险。

第三种,男上司以提拔女记者为诱饵进行骚扰

我去某党的时候已嫁为人妻,不久又生了宝宝。那时,报纸上不时会有我的重头稿件。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我基本可以撒着欢写我想写的稿件,当然作为一个正规党报记者,即使我不是党员,也了解党的宣传纪律,断不会胡来的。那些稿件多是百姓热切关注的关于民生的话题,那时候读者给了我很高的评价和大力支持。比如不少人找到报社来看望我,只为了说一句谢谢或者看看我长得啥样。还有某中学校长专门派老师来参加通讯员座谈会,那位老师称就是带着任务来的,他们校长邀请我去他们市(县级)参观古迹,尽管门票也就是百八十元,但那种被尊重的感觉真的令我感动。还有某卫校校长听说我从外归来特派助理来报社请我去用餐,说读我文章多年了,一个老读者只是想与我见上一面。某公安系统的通讯员来开会时直接告诉我:我是代表我们全局来看您的,看过您写的许多关于公安战线的典型案例。但我们局里的人却都没有见过您本人。我们离市里比较远,希望有机会去我们那里看看。

还有不少读者写信来给我支持与鼓励。那些年,没有编辑祸害我的稿件,把我的稿件砍残,因为我本身就是四块版的责任编辑。以我对新闻的理解,我写什么样就发什么样。当时缺少有份量的稿件,我就亲自下去采访。事实上,我一个月除了出色地完成版面编辑的本职工作,还常常会写总计两万多字的稿件。而那时每个记者每月的任务也就是八千字。我等于一个人每月完成三个人的工作量(加编辑的本职工作)。但也许你们想不到,我却拿不到一分钱的稿费。那时通讯员也没有稿费,记者每月完成任务拿工资会有稿费,因为我当时的岗位是编辑,所以我即使除本职工作外又完成两个记者的采访任务量,却没人多给我一分钱的稿费。那时因为年轻,读者喜欢我的文章,写着痛快,便顾不上累了。我也光顾着精神享受,忘记了给自己争取应有的经济利益。

那些年,每年省里都会有一年一度的报纸好新闻和副刊好作品评奖,每个人可以多渠道上报。我每年都会有多篇文章获奖,其中不乏一等奖,且得过中国新闻奖铜奖。就是在那种情况下,我却没有写过入党申请书,有领导也善意地动员过我,说一个年轻人,业务能力强、觉悟高,就是不靠近党组织是个缺憾。直到某人从省媒记者站调来后,他把我的组织问题当成我的短板几次三番找我谈,称在党报光业务能力强职称高是不够的,只有入了党才能被重用和提拔云云。我说人各有志,我不入党不意味着我的觉悟比某些党员低,我就是要靠业务吃饭到底,我不进政治圈,我想简单地活着做个永远单纯的女人和纯粹的文人不行吗?这位领导对我的劝说直到发生了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才嘎然而止。

那就是在某次他在劝我靠近党组织时欲对我做一件很出格的事,想霸王硬上弓,结果却被我绝决地卷了面子,从而也彻底让我对身边的党组织有了阴影,从此发誓不入这个党(其实我一直知道,无论是这位总编还是从前那位广播电视局局长或那些色狼男同事,终究没资格真正代表党,因为他们不是党的主流。好党员还是存在着,而且每当我读那些真正共产党人的事迹时,还是常会被感动得泪流满面)。我失望的是我身边的党组织而不是这个党的集体。

第四种,应基层之邀请,下去培训通讯员的媒体资深记者或部门领导对女学员的引诱。

上级媒体应邀下来给通讯员讲课,基层除了给付足够诚意的讲课费外还会好吃好喝好招待,有时还会组织些类似于茶话会、舞会等丰富老师和学员们的业余生活。期间,有的男老师相中个把年轻女学员进而促膝“谈心”,有个非分之想也不足为怪。虽然身为老师的资深男记者或部门领导十之八九已为人之夫甚至孩儿他爸的角色也有多年了,但远离妻儿的时候,拈个花惹个草的,对某些男性媒体人来说还是轻车熟路的。他们或半真半假或完全颠倒黑白、信口开河地杜撰故事,比如编造自己婚姻如何“不幸”、自己如何“苦熬”的段子来欺骗文艺女青年,博取涉世不深的女学员的同情,或者干脆赤裸裸表达对女学员的好感与爱慕,同时“透露”自己虽然还没离婚但与妻情感不和,正在分居状态,婚姻基本已名存实亡,暗示你登堂入室大有希望。

这样,某些没见过世面更没有人生经验的年轻女学员头脑一热便可能把自己交付出去,委身于在她眼中“知识渊博、见多识广”的老师,却哪里想到,自己无形中竟做了可耻的第三者,并且那媒体老师道行可深着呢,人家把自己婚姻打理得好好的,家花施肥浇水充足、开得鲜艳着呢,哪里有你什么事?

你若一根筋想要鹊巢鸠占、登堂入室、取而代之,那么你可能要荒芜了整个青春用半个生命去等待,甚至付出惨重的代价,弄得满城风雨,把自己作贱得不人不鬼也未见得如愿以偿。我认得的一位女性,她原来是某乡镇报道员,就是被上面男性媒体人下来授课时下了“蛊”。她被那位名记者忽悠、交出自己的初夜之后,苦苦等着他承诺的与原配离婚后来娶她,结果八年过去了,中国人民把日本鬼子都打回老家的时间,那男记者也没再回来看过她。她去省城通过熟人从侧面打听,得知人家夫妻感情一直好得不得了,根本就没有闹过什么婚变。明知被骗的她才对“老师”死心,怎奈此时自己已年过三十。在一个乡镇来说,就是正经大龄青年了,只能屈尊找了个差不多的男人给人家做了填房,才把自己嫁出去。

第五种,本市媒体评先选优时个别男评委对女性参评者会伺机占便宜。

在市内一次评优中,一位女同仁就告诉我,她曾遭遇某男评委性贿赂的暗示,我感觉很恶心,为媒体人感到羞耻,从此几乎放弃本市的一切参评。只走每年一次省报集中评奖。毕竟彼此不见面,不认识,只报上去,凭稿件说话,评上一二三等奖都认了。除了有时领导会为了自己或个别人的稿件去省里活动,为拿一等奖而对关键部门的人有所“表示”,更多的还算相对公平与公正。而且一等奖也不会是一篇,在参评的稿件中是有比例的。所以我还是拿过几次省里的一等奖,当然以报纸副刊好作品居多。新闻奖二等的也就是好的了。

第六种,有的媒体无良男性责编会以工作之便揩女记者的油。

比如,我在某党报工作多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人做三个人的工作,常常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因为那时家离报社较远,为了节省时间,我在很长时间就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直到后来,我坐了病,患上了严重的肾炎。医生说长期着凉的结果。就是那次住院让我可以停下来反思自己的未来:一个人做三个人的工作,却不多拿一分钱,自己那样拼命地工作,除了精神上的愉悦和越来越厚的获奖证书,除了严重透支健康,又得到了什么呢?真的没有改变自己的任何生存现状。直到把自己彻底累垮住院,谁能真正理解你呢?有位新闻前辈对我说:以你的能力和水平为何不走出去呢?留在这里怕是瞎了。恰好医生也说我当时的病需要长期休养,否则极可能发展成尿毒症云云。我就请了长假去省城治病。那时工资本来就少,再加上病假只拿基本工资,我又要治病,此时,看到某省报正在招深度报道记者,我就去应聘,结果递上简历,很轻易就通过了。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我用心血写就的一篇篇社会新闻,却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压成一钱不值的旧闻,不得不废掉或者即使发出来也被砍得只剩下骨头,甚至连骨架都不完整。

职业敏感让我感觉这件事的“不正常”并带着好奇心开始调查事情的真相。通过观察和同事们的揭发,我惊讶地发现原来始作俑者竟是一位小个子中年男性责编!他有许多为人所不耻的行为嗜好——他喜欢光天化日下和女记者们眉来眼去、搂搂抱抱,常常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把女记者揽到自己大腿上。太有伤风化了!那些常和他打情骂俏、吃吃喝喝的女记者的稿子即使再水,他也会优先上版,而那些认真采访写稿、不屑于和他拉关系的女记者的稿子则每每要坐冷板凳,我并不是惟一遭受冷遇的那一个。

于是,我开始与他斗争,而且是光明正大地与他斗争,在会上公开揭露他的恶劣行径,拿出一篇篇被他压废了的我及其他女记者的稿件做实例,与上版的某些稿件做对比,还有就是论证那些稿件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让大家评。最后那位开始还振振有词的男编辑哑口无言,领导也终于看清了这“害群之马”的庐山真面目,把他从责任编辑的位置拿下来。以至最后他不得不灰溜溜地离开了报社。便报社风气一时间得已净化。后来报社成立深度报道部,老大请我去挑头,尽管当时党报领导不放,身边又有个拖后腿的人让我终没能去成,但我依然感谢社长大人的知遇之恩。而且,我永远把那段历史写在我的履历里,并以做过那里的“主力记者”为傲。

至于部分媒体人观念比较开放,男女记者下去执行任务时,可能发生的一些男欢女爱的故事,不在我本文要表达和讨论的内容之例。因为男人和女人平等条件下产生的一些浪漫的事儿,在任何职业中都可能存在。只不过,像医院的医生与护士,列车上卧铺车厢的女乘务员与男乘警之间,带有职业色彩的暧昧已成为公开的秘密。那也只是说明这个行业的特点为男女暧昧提供了客观条件和温床,而不是这个行业的男人和女人比其他行业更色、更滥情。

我这里说的某些无良男性媒体人,指的是利用职务之便或假借传授知识及以恋爱为名引诱甚至性侵势单力薄的异性下属或女实习生、新来的女记者、女学员等的现象。

作为女实习生之所以成为媒体男性侵的重灾人群,因为在他们心中早就以你的师傅自居,你的实习鉴定他给写,你的实习证明他给出,你能否迅速掌握采访的基本要领要看他的心情、看他的觉悟与良知,甚至他的鉴定决定你能否留下来,成这这个媒体的一员。或至少他的鉴定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你的前程及用人单位对你的初步印象和看法。

正因为此,也便为某些觉悟低下、修养不过关的男记者趁人之危、趁火打劫,对女弟子实施性侵提供了可能和基础。所以,女人当自强,特别是那些在媒体实习、未来想吃这碗饭、做媒体人的女孩子,你们一定要多一分小心和机智。

可见,媒体有风险,入行需谨慎。而总体看,媒体的好人还是更多的。话说回来,哪一行没有坏人、没有风险呢?其他行业也有也许更多,只是没有媒体那么敏感罢。作为年轻女性,自己要懂得进退与自我保护,这才是最重要的。许多时候,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

本文来源钟雪灵博客

diweiyu 本文来源:网易女人论坛 责任编辑:狄玮鈺_NQ2500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从被发现到灭绝,这种动物存活了27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女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