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女人频道 > 正文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2018-12-09 13:00:03 来源: 新京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2月8日晚,浙江卫视《我就是演员》上演巅峰总决赛,最终韩雪战胜涂松岩,成为本季的年度冠军,章子怡也再次成为冠军导师。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在总决赛的两场对决中,韩雪首先与宋轶、翟天临重新诠释了经典剧《平凡的世界》,并在片段中饰演一位肺癌晚期,一心想要把丈夫托付给他人的无私女人贺秀莲。这是韩雪第七次在这个舞台上表演哭戏,然而痛苦中的隐忍,悲凉中的释然,却让导师在现场称赞其“哭得越来越令人动容”。

而在与涂松岩合作的《西楚霸王》片段中,韩雪则挑战了柔弱且悲壮的虞姬。面对这样一个深爱项羽又不得不为之而死的女性角色,韩雪凭借在情感细节上恰到好处的拿捏,最终获得年度总冠军。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在本季《我就是演员》中,韩雪是发挥最稳定的演员之一,每次竞演都令导师和观众感到惊艳。

在首次竞演中,韩雪与李兰迪重新诠释了电影《金陵十三钗》片段,风情万种的玉墨在韩雪的演绎下,多了一丝高贵和悲凉。

《女儿谷》中,韩雪与女儿相认后的喜极而泣,再次令导师和全场观众潸然泪下。而在随后的团战中,韩雪更是接连拿出表演“杀手锏”,哭戏、唱戏等,均展现了她在各类角色中,极具适应性的驾驭能力。

韩雪在节目中的出色表现,也多次得到导师们的认可。一向“严格”的导师章子怡曾称赞韩雪“真的太好了!”并与之合作影视化片段《女儿》。在突围赛中,章子怡再次毫不犹豫地将其收入麾下。章子怡曾谈及和韩雪合作的经历,她很好奇韩雪是如何做到眼泪永远像葡萄珠一样动人地落下,“她回答我说,她在角色里了。她只能从角色的命运里感受到什么,情绪都是跟着人物走。”

除了演技得到大众认可,韩雪对输赢淡然处之,与世无争的态度,也更新了外界对其“红三代”的刻板印象。提及韩雪,围绕在她身上最显著的标签仍是“神秘的家庭背景”。在听闻韩雪登上《我就是演员》之后,还有不少网友称“冠军已经内定了”。但在诸多竞演演员都在磨合剧本阶段产生分歧时,韩雪却在《金陵十三钗》中主动为对手李兰迪“垫戏”;在《女儿谷》排练中,她不惜花时间帮其他演员理解剧本。而在团战中,也是她主动推荐电影《搜索》片段并和导演组一同梳理剧情。

韩雪曾在舞台上谈及参加《我就是演员》。她感慨,第一次出道时,评委说她不是舞台上最好看的演员,也不是演得最好的,但脸上却自始至终都有很自信的微笑,“可能我就是一直有那个初心,才会在18年以后,重新站到这个舞台上。”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女儿谷》片段截图

在这一年中,韩雪参加多个综艺,如《声临其境》、《幻乐之城》、《我就是演员》等,每次都能引起一片惊叹之声。毕竟在此之前,你很难在这个歌舞升平、花花绿绿的娱乐圈名利场中时刻见到她的身影及消息。

韩雪演过的作品不少,但也一下找不到哪一部带有她强烈的个人印迹。又或者提到她,联想最多的依然是那些“神秘家庭背景”的传闻。

所以,韩雪“刷屏”的机会也算画风清奇。去年,她凭借拆手机、修手表等科技技能走红网络。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今年,浙江卫视综艺节目《女人有话说》中,韩雪又因“早上八点起床”“一天只吃两顿饭”等严格的生活作息,不仅让节目中其他两位女明星感到不适应,众多网友也自叹不如。

从小生活在部队大院,韩雪有着自律和叛逆两种性格基因,“自律”让她保持着规律的作息、守时、学习等好习惯,“叛逆”则让她在年少时义无反顾地选择做了演员。而无论是哪种人生选择,其中都包含着她经过理性思考之后的决定,比起感性的冲动,她更加相信理性的严谨。

所以,你问她,人生也曾经失控过吗?她说,也许谁都曾经失控过,但大脑会自我修复这段记忆。

《女人有话说》

没有哪种生活方式,是绝对正确的

韩雪拥有极强的自我保护欲,她不习惯他人过度介入自己的私密领域,这会令她产生“入侵感”,也因此当《女人有话说》提出需要两位主持人谢依霖和奚梦瑶入住“飞行嘉宾”韩雪家,同住三天两夜,过一段彻底的集体生活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抵触,“我跟节目组提出,可以去我不常住的家拍摄,只要这个家能表达我的生活态度就可以。因为真的跑到常住的家,其实挺吓人的。”然而由于从没尝试过这类慢综艺,好奇的韩雪还是应允下来。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女人有话说》

节目中,谢依霖、奚梦瑶需要严格按照韩雪的作息生活:早上八点多起床,五分钟化妆,每天晚上六点前必须吃完晚饭。

拍摄前,韩雪便开始担心“舍友”们很难适应这种作息。因此在这三天,她通常会在自己起床后再想方设法叫“舍友”们起床;食物虽以简餐为主,但她还是会在冰箱里准备很多零食,“我不会不近情理地不让客人吃饭,所以有时她们饿了去吃蛋糕,我也没有特别阻拦。”

三天的“集体生活”也开始让韩雪思考不同的生活方式。她代表着极端的规律派和理性派,“做事前我会想得比较多,必须做好预设再去做。”但像谢依霖却是另一个极端,生活随意且多向思维,任何事情都不会想太多。“但没有哪种生活方式是绝对正确的,我觉得也挺有意思的。”

成长:家教严格,吃饭睡觉都有限制

荧屏上的韩雪是一个说话柔声细语、温柔恬静的姑娘,这样的姑娘似乎可以把时间拉长、变慢。但生活中的她却是一个效率极高的人,不会花时间做没用的事。

早上,从起床到离家出门只要15分钟。赶早班机,同事6点半在楼下接她,她就定一个6点一刻的闹钟。如果需要化妆,就在车上搞定。

这种高效、训练有素的生活习惯很大程度源自韩雪的家庭教育。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韩雪小时候

韩雪成长于苏州的一个部队大院,从小过着极为规律的生活。每天晚上六点半看《苏州新闻》,七点看《新闻联播》,之后是《焦点访谈》,睡觉、吃饭也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周末不能睡懒觉,吃饭分餐。

部队家庭生活一板一眼,甚至有点教条,小时候韩雪的奶奶给大家一人发一个小盘分餐,多一块东西都没有。以至于韩雪去同学家复习,同学的妈妈炸大排,放在一个盘子里大家随便吃,把韩雪开心坏了,吃了好多。

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让韩雪成了一个守时守规矩、靠谱负责任的人。同时,也让她学会自己要对自己作出的决定负责。

求学:不顾反对考上戏,一年后退学

2000年,读高中的韩雪参加了嘉禾世纪之星推新人大赛,获得金奖,出演了马楚成导演,郭富城、张柏芝主演的电影《浪漫樱花》。

拍完后,她决定考艺术类院校,学表演,但却遭到了周围所有人的反对。班主任找她谈了好几次话,反反复复说你不要去考表演专业。老师说,你有文艺特长,又是学生干部,但凡考一个综合类大学,在学校还是最优秀的学生。可一旦进了表演系以后,就没有了特长,你难道跟大家比学习成绩吗?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但韩雪坚持。

因为第一次拍电影的经历完全是懵的,演戏、机位、特写、景别一概不懂,没有任何的经验,就活生生被扔去拍戏。她骨子里骄傲又顽固,不服输,演戏这事她喜欢却不懂,所以想去学个明白。

最终,她还是在高考志愿上填写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且只有这一个志愿,而且不服从分配。

2001年韩雪考入上戏表演系,因为带着经纪合约,学校特批她每年出去拍一部戏,上戏有规定不允许大一大二学生外出拍戏。同学看到韩雪出去拍戏,也都想去,于是老师建议她可以先休学。韩雪却直接交了退学申请,“那个时候我很理智地想了这个问题,现在我都没时间(上课),如果以后发展得更好,只会更加没时间。”

直到现在,她也没有后悔过当初作的决定,“我在做选择时会比较理性,而且我不是一个爱幻想的人,不会想我先把这个学位占着,三年上不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十年。我根本没有抱过那样的幻想。”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圈子:轻微社交恐惧症,很少去饭局

那段时间,韩雪接连拍摄了《萍踪侠影》《飞刀又见飞刀》《错爱一生》等电视剧,还发表了专辑《飘雪》。

但比起她的作品,围绕在她身上最显着的标签却是“神秘的家庭背景”。而“验证”这条传闻的则是韩雪从2007年到2017年间,四次登上央视春晚的历程。

韩雪的爷爷是名老红军,爸爸是工程师,妈妈是军医。提到传闻,韩雪说,大家都说她资源好,但实际上自己并没有拿到过影视圈的一类资源,“我所能够挑选的戏都是在有限的范围内。”

除了“上春晚”,韩雪出演的影视作品大多不是“爆款”,甚至连一部标志性的代表作也很难脱口而出。

好在,“我也没想过一定要搞一部多大的电影,要认识什么大导演,我没有这种意识。而且每年也会有固定数量的戏和合作公司来找,我觉得也不错。 ”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囧探佳人》

韩雪大学时就“带着合约”出道,从一开始她就不需要去争取什么机会,甚至连试镜的记忆都没有。“加上我的家庭条件虽然不说特别好,但至少没有什么发愁的事,所以也没有那种冲动,我一定要蹦着高去够什么机会。”

身在演艺圈,平时演员跟导演约约饭,参加一些圈子的活动,是很正常的社交活动,这其中却看不到韩雪。她说,她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每次出门前都很紧张,手机常年是“免打扰”状态,“最好人家不要给我打电话,一给我打电话我就紧张,我觉得找我干吗。”

生活:最喜欢宅在家里捣鼓电子产品

不拍戏的时候,韩雪过着相当“宅”的生活。和大多数女明星热衷时尚、美妆不同,她喜欢捣鼓电子产品。去年的一次视频节目中,她就展示了如何用一把瑞士军刀拆开手机并更换破碎屏幕的技术。

为何喜欢电子产品,要追溯到韩雪小时候。她爸爸是机电工程师,小时候总看他画图纸、做电机。韩雪的妈妈动手能力也很强,换个车胎、家里修个东西不成问题。加上家里还有工具房,从小她就经常到处“搞破坏”。“我爷爷奶奶说,只要韩雪一没声,肯定是在干坏事。”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韩雪说,她痴迷于电子产品的兴趣点在于,不看说明书研究功能。有时候买了一个新产品,一个月后突然捣鼓出一个新功能,那个过程特别开心。在刚出iPhone的时候,韩雪自己去刷机,一整夜一整夜地刷,刷到最后要两个键同时按,按得不同步又得从零开始。这些听起来都让人头疼的步骤却令她乐此不疲,“我全部都是自己上网查攻略,自己去刷。我的乐趣不在于用原生机器,在于能不能刷机解锁,自己把它解开。”

在韩雪看来,做演员已经为她的人生做了很多的补充。所以平常生活宅一点也无所谓,拍戏的时候已经体验了所有大起大落的情感释放。“如果你生活中还都这么释放,那得累死。”

感情:绝不找圈内人谈恋爱

在娱乐圈多年,韩雪以“零绯闻”著称。因为她从不找圈内人谈恋爱。而且也不喜欢秀恩爱。

韩雪的爱情观也相当理性,从20岁到现在基本没有变化,谈恋爱就是奔着结婚去的,而不是为了玩玩、开心去谈恋爱。也会遇到被人喜欢、追求的时候,如果韩雪觉得两个人没有可能,就会在别人表白之前先打消掉对方的念头,“我会不让人开口,因为开了口拒绝就很尴尬。”

一段稳定而牢固的感情根基是两情相悦,但同样也需要现实种种的帮衬。所以在很早的时候,她也坚定了不找圈内的男朋友。她说,看到过身边各种同行分分合合的案例,“环境的诱惑太多,再好的一个人,放在一个极大诱惑的环境中,都是有风险的。我比较需要安全感,不太放心把男朋友搁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太吓人了。”

新鲜问答

新京报:像你这样的成长环境,是不是会有两个性格出现,一个是特别循规蹈矩,一个是特别反叛?

韩雪:我身上都有。有自律的一面,也有叛逆的一面,我要是不叛逆也不会当演员。

其实按产品来讲,我是一个不合格的产品。因为我一直在做风险特别大的事情,就拿演戏这件事情来讲,别人觉得我要演温婉善良,就特别烦,我说那我去演谍战戏。人家找我演谍战戏,我又说要去演喜剧,演完喜剧要演古装,但这对于做产品来讲非常不理性。产品是成熟了以后复制,至少在既有的条件和时间里,尽可能地把你某一方面的利益去最大化。但我不愿意做,我就会去想一个更有挑战性的事情。

新京报:但看你的工作、生活到感情,每一项都是在理性的控制范围之内的,有没有失控的时候?

韩雪:印象中没有所谓的失控。人的大脑有一个叙事自我和一个真实自我。通常我们在回忆过去一件事时,叙事自我能帮你圆上,也许当初是失控的,但很多年后会自己找理由,当年我那样做是有道理的。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生活中,韩雪喜欢自己亲自动手修修补补

新京报:你一个人在家可以搞定所有事,这时候还会需要一个男生吗?

韩雪:取决于你自己觉得需不需要,当然这是有策略的。你要觉得你需要他的时候,你可以说我不会换灯泡。我心目中最好的关系是,很多事情你自己是可以做的,你也很独立,你并不会把自己的幸福感和安全感建立在另一半身上,但有的时候你可以假装示示弱。我觉得良好的关系是那种势均力敌的关系。

《我就是演员》冠军韩雪 极端自律又理性叛逆

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张艺炜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张赫 刘玮 责任编辑:张艺炜_NB11423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女人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