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设计

推荐花 6 年修复一座百年历史的上海老房子,是怎样一个过程?

建筑师自己有一句玩笑话:“所有伟大的项目,都有一堆眼前的苟且。”凌颖松第一次亲眼见到上海总商会的时候,那还是一座外墙斑驳、门窗歪斜、空置了多年的老房子。和几十米开外、杂草丛生的一座 [更多]
艺术
好奇心日报
0 跟贴 0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更多相关
没有更多内容了
热点新闻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