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03年轻坚定的女权主义者 肖美丽

她是一个刚走出校园不久的新鲜社会人,年轻的脸庞写满青春的朝气;她也是一个有着敏感心灵的社会观察者,针对女性群体遭遇歧视与伤害的事件表达自己的态度。她是肖美丽,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她是一个女权主义者。——网易女人专访肖美丽

肖美丽,女权主义,徒步,校园性侵害,家庭暴力,性别平等,不一样女人,网易女人,女人专题

“保护女性的安全不是把女性关起来,不是让女性练就十八般武艺,而是这个社会需要负责任,它需要建立一个安全的机制。我不是一个普通的女性,我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肖美丽

提到女权主义,你会想到什么?女人要夺权?反对男人?我相信大多数不了解女权的人,内心对这个词的联想一定充满了负面能量。所以女权主义者,也顺带遭了秧,成了很多人眼里的“异类”。社会上充斥着对女权各式各样的误解,但其实他们的核心很简单:性别平等。

“只要你支持男女平等,那么你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做一个女权主义者就是我的工作

跟所有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一样,肖美丽也是一个年轻可爱的小姑娘,带着圆圆的黑框眼镜,瘦瘦的小身板上套着宽松的古着风格毛衣,聊天时大大的眼睛还会转来转去,看到新鲜的事物也会好奇地凑过来一探究竟;和“好基友”一起租住在草场地一处七拐八拐才找得到手机一进去就没容易信号的筒子楼里,经营着装满各式各样复古衣裙的淘宝店铺,也为每个月的生活开支水电煤气烦恼着……

这些都是她,又不是她。因为她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也许这注定她又和其他的大学毕业生们有些许不同。传媒大学广告专业毕业的她关注的不是要找一份什么样的高薪工作,与朋友们平时讨论的也不是什么时候打算结婚买车买房。家庭暴力中的妇女们,校园性侵案件中的受害女生们,就业歧视中的女性求职者们,偏远山区的留守女童们……等等等等,这些群体的任何消息都却能触动她的神经,为这些群体发声、支援、救助,这些才是这个女孩子生活的中心。

肖美丽,就是这样一个女权主义者。“这是我的工作,就是要跟更多的人来讲什么是女权主义,让大家不要谴责受害者,我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听到这个。”

美丽的女权徒步

2013年,媒体上关于校园性侵案的报道突然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人们几乎每天都能在媒体上听到新的有关校园性侵的新闻,层出不穷。看到听到的实在太多,肖美丽决定,做点什么。“实在是太多了,也让更多的人注意到了这个问题。”趁着这个”机会“,美丽决定来一次徒步。“其实之前就想过要徒步旅行,但我发现大多数人们知道的徒步者都是男性,女生徒步的很少很少,这时候正好有这个事情,那就把两者结合一下。”

说走就走。2013年9月15号,肖美丽的徒步之旅从北京出发,完全不借助任何交通工具,一路南下,走了2300多公里,在2014年的4月到达广州。“我在经过的每一个市和县,都会向当地的政府、教育局和公安局去递交我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以及建议信,这建议信是通过当地人的联名来做的一个联名信。”

按照规定,政府信息公开申请需要在15个工作日内回复。“我一共寄了165封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到达广州之后,我做的一个统计是收到42封回复。因为这个跟我想象的也差不多,如果只是通过一个个人的寄信的方法来得到改变的话,我想是不会有很大作用的,不过这是第一步,我希望就是这个徒步可以成为一个很大的力量,来更多的推动政府做这个事情。”

一路上,征集路人的签名总是最困难的。“我差不多讲了几千遍我在做什么,但是不理解的依旧很多。大家看你的眼神就像是你在做传销一样,很被人嫌弃。”但是还好,徒步中有支持签名的路人,更有一路陪她走来的小伙伴,前前后后,一共有52个人陪美丽一起走过某一段旅途,其中最长的一个伙伴陪她一起走了100多天。“最开始也没有想到真的能走到终点,但是一起参与的人都是觉得既然开始了,就想一直走到最后,所以就这样一路走下来了。”

 

肖美丽,女权主义,徒步,校园性侵害,家庭暴力,性别平等,不一样女人,网易女人,女人专题

来陪我一起走的男孩必须穿裙子

在这些陪走的小伙伴中,也有不少男孩子,但美丽对于来陪走的男生有一个要求:必须穿裙子!“我觉得是应该认同这个事情的人才会来参加。这个活动就是希望可以通过女性的徒步,来打破人们对于女性不能去徒步,它是一个危险的刻板印象。如果有很多的男生都来参加的话,会让别人觉得说是那些男孩在保护我们。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但是为了有一个符号上的东西的话,我会希望他们可以穿上裙子,来打破他们的男性的身份,但这是意思一下。还有就是告诉别人,我穿上女人的裙子来支持女性,是因为我不觉得穿女性的裙子是羞耻的,因为我不觉得当女人是羞耻的。”

跟所有人的担心一样,最早美丽打算做徒步的时候,也会担心会不会被强奸,会不会被拐卖。“但其实你真正的走起来,就发现这些根本就不是问题。这就给我很大的一个启示,就是保护女性的安全不是把女性关起来,不是让女性练就十八般武艺,而是这个社会需要负责任,它需要建立一个安全的机制。尤其像校园这样的地方,对于未成年人,那就更需要做这个事情了。”

我不会刻意去告诉爸妈我在做什么

人生大事的问题,或许很多女孩子都无法逃开,很多姑娘在参加工作之后,就会被家里人念,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子。而这些在肖美丽的眼里,并没有那么重要。

“我之前其实也不是在意这些,后来这些给了我理论的勇气。家里人一直,就我父母还算比较好的,他们并没有像很多父母一样去逼你结婚,逼你去相亲,他们是可以沟通的,所以他们现在也没有给我很多这样的压力。”

而对于让很多人惊叹不已的徒步,作为一个女孩子的父母,正常的担心一定会有,但美丽说到这个话题,却是狡黠地一笑:“他们到现在还不知道。”

“对,因为我也一直有想在瞒他们,因为徒步这个事情告诉他们的话,会成为对我的一个阻碍,就是他们可能会有很多的担心、顾虑、反对。而且我觉得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不用什么事情都告诉他们。”最险的一次是美丽去南开大学做讲座,结果妈妈朋友的儿子在那里读书,他看到后就告诉了美丽的妈妈。 “他跟妈说我要去做一个讲座了,我妈跟我说这个事情,我说他告诉你我要去讲什么了吗?我妈妈说不,他告诉我你做的事情不挣钱。所以她仍然不知道我在做什么,还蛮好玩的。”

 

肖美丽,女权主义,徒步,校园性侵害,家庭暴力,性别平等,不一样女人,网易女人,女人专题

保护女性的平等权利不需要理由

在聊天中,美丽特别提到自己对于“强奸文化”的理解。“比如说今年,2014年的8月,有很多的新闻媒体都说这是女大学生的黑色8月,就是因为有很多很多关于女生(被性侵或杀害)的案件。南京的公安局做了一个调查,搭讪5个女大学生,然后说结果是4个女大学生都上车了,他们以此得出的结论是,因为女性的防范意识太弱了,所以这么多关于女性的刑事案件才会发生。但其实他们没有告诉别人,去搭讪的是一个女警察,邀请女大学生们上的车。其实他们的逻辑从一开始就非常的糟糕:就是5个人中间有4个人上车,他们就认为这个可以判断所有的女生防范意识都弱;而且,所谓的“防范意识”如果是把所有的陌生人都当成坏人来对待的话,那这个社会是不是太可怕了?还有,我们仍然在朋友圈疯狂转发的什么“给强奸你的人不杀你的理由”这种文章,就类似于这样的想法。””

“其实这个逻辑非常糟糕,就好像说女性结婚后,给丈夫一个不打你的理由。女性去应聘的时候,给招聘单位一个不歧视你的理由。这些需要理由吗?这些都不需要理由,不需要女性来交更多的保护费,这应该是社会本来就做好的一个工作。女性希望可以安全的、平等的生活在这个社会里面是不需要理由的。”

肖美丽
出生于四川 现年:24岁
发起参与女权运动:“占领男厕所”、“带血的婚纱”等
简介:从2013年9月份到2014年4月,肖美丽从北京徒步走到广州。沿路她会停下来给各地官员寄信。她想呼吁的是:中国必须改变对性侵犯的处理态度。“在中国,人们会指责受害者,而不是侵害者,”肖美丽说,“这正是我们努力想改变的。”肖美丽和她的同伴们每天8点起床,9点左右出发。每当到达一个新的市镇,她们就会去邮局给当地官员寄一封信,要求加强性教育、对教师进行审查,并更好地调查性侵指控。

Posted by:

  • 宫凯悦

    宫凯悦

    网易女人频道编辑

精彩图集

往期精彩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