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赵海伶:创业中的“非常女人”

余秀华

赵海伶

2008年,四川地震,这一年赵海伶大三。一年之后,在成都读完大学,她回到老家在网上卖山货,一干就是七年。七年间,她从一个小网店,发展成年销售额700万的“全球十佳网商”。在大众创业的今天,我们听听一个女孩这七年的创业故事。

大事记

  • 2008

    青川地震

    青川地震是汶川大地震的一部分,直到2013年,这里还发生过4.5级余震。

  • 2009

    毕业回乡

    2009年,青川援建开始,赵海伶在四川外语学院毕业后,回到家乡。

  • 2010

    全球网商

    赵海伶获选“2010全球十佳网商”。

  • 2015

    三农人物

    获CCTV年度十大三农人物,公司年销售额突破700万。

赵海伶:创业七年 我才刚刚开始

七年前的一场地震,把赵海伶“震”回青川——一个在省会城市学外语的女孩,毕业后决定返回老家。这个决定不仅同学朋友不理解,她的父母至今说起来仍是遗憾。父母希望农村出生的她能过上城市女孩的生活,却没想到女儿读完大学,又返回老家。这还有点丢面子,“是不是在外面混不下去啊”,不明就里的人们问着。

余秀华女诗人
农民余秀华

对赵海伶来说,这个决定倒是简单。一场地震让她重新衡量自己的人生,反而觉得先回家乡陪伴父母更重要。回家后,闲不下来的赵海伶又开始折腾起在网上卖山货。这个模式现在看起来司空见怪,但在七年前,大部分青川农民还不懂什么叫网络。

从2000元起家的网络小店,到现在年销售额超过700万的商贸公司,赵海伶一干就是七年。这七年中,她在深山里绽放自己的发光时刻,不断超越困难,超越自我。

“被地震改变了人生,创业时差点毁容”

网易女人:你创业的时候是地震后第二年,那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赵海伶:我是2009年开始创业的,那个时候青川刚刚援建不久,整个地方就像刚刚打完仗一样。满街的拖拉机,大家全是住帐篷。第一年我连电脑都没有,当时青川只有政府机关才有电脑、网络,我就借了一个党校的电脑,在别人的办公室工作。

每天早上我先去市场,然后9点钟回来守着电脑,下午的时候再去市场选货,然后再回来守着电脑,一直到晚上12点。在外面上完电脑我再回家,回家后开始擦货、包货,一直到早晨…… 每天睡差不多就两三个小时。我以前皮肤非常好,但到了第二年,我满脸都是很大很大的痘,就像毁容一样,我都快不认识我自己。反正我是觉得那一年过得挺特别,刻骨铭心。

网易女人:创业的时候最怕什么?

赵海伶:怕差评(笑)。那时候我们没有快递,早上6点钟我要去赶第一趟大巴车,把货放在大巴车,让它带到成都,然后委托成都的快递公司再送出去。当时我每天都很紧张,怕快递忘了给我发货。再加上我们那个时候修路,有时候早上6点钟发车晚上都不会到,这样顾客收到货就会慢。

再加上我们做山货,野生的居多。顾客会觉得这个东西这么丑,又不好看,就会有很多抱怨。那时候我每天不敢睡觉,真的不敢睡觉,每天都是非常紧张。我觉得挣钱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会害怕失去顾客的信任,他们给你差评。我特别希望说,你不是因为我是地震灾区的,你来认可我。我希望你在我这花50块钱,是真心觉得买的东西比别家更好。

网易女人:你是怎么坚持下去的?

赵海伶:我当时其实有一种感觉,我挺想知道我活着可以做出一个什么样的事情,而且当时已经开始做了,就是特别有激情。

我记得非常清楚,每天早上5点钟,当那个搞援建的大卡车,拉着满满一车物料从我家门口驶过的时候,我就开始紧张,因为我觉得这一天就到来了,就是要开始奋斗了。那个时候全县全是这种状态,大家都在为了援建而奋斗。以前的房子都垮了,为了新生活,我们来重新开始。那时候早晨五点,楼下打铁的、卖包子的,那个声音就起来了。那个时候我会觉得这个地方充满了斗志,真的。我就一定会赶快起床,一天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当时除了我以外,还有几个朋友都是从外地回到家乡来打拼。虽然说我们做的行业不一样,但是彼此有一种陪伴的感觉,想起来就会觉得挺温暖。

网易女人:你最初创业的时候,父母都是反对的,你怎么克服这个困难?

赵海伶:我父母非常排斥。他们不了解互联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没听过,就觉得这是不是搞传销?而且觉得从小花了那么多的钱,送你去上学,就希望你未来能够留在外边,就不要再回到这个小县城。也不希望我做生意,因为做生意很辛苦,就觉得你在外面好好上个班就可以了,过一个比较舒服的生活。而且小地方的人很爱面子,因为这个地方小,大家都认识,就觉得你在外面是不是混得不怎么样,才回家创业。 所以父母是非常反对的。其实到现在,我父母都没有为这事儿太开心(笑)。

不过我的性格,可能就是比较得叛逆吧。我觉得人活着,父母是父母,是你是你。我觉得孝顺并不是服从,你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能对自己负责,就可以了。所以他们的反对我都没有太在意,我觉得我做的事情就是我的,就是我应该去坚持的。

“创业没有那么光鲜,孤独寂寞自己才知道”

网易女人:现在创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作为七年前创业的前辈,你有什么经验?

赵海伶:我觉得很多很多的年轻人,特别现在80后、90后,他们不光是为了挣钱、生存,我觉得他们内心有因为热爱去发展的这种激情,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个事情。

我也感触了很多东西,在现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环境下,人是浮躁的。总觉得我今天做出一点点成绩,那么我明天好像可以去改变世界。但我还是觉得,如果你没有一些经历的话,你一定很难在这个社会有一个立足的点。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沉下心来去学习,哪怕现在生活困难一点,都是一笔很宝贵的财富。

我觉得创业,一是你自己的事,不要把自己的父母、亲人拖下水。二是要有一些折腾的精神吧,不能说遇到一点挫折就不做了。一旦开始了,就要坚持下来。

网易女人:对你来说,创业是一种什么滋味?

赵海伶:挺孤独的。 我经历过这么多人,来来往往的人,可能会因为听到我的故事过来,觉得这里就是蓝天、白云、田园生活。其实过来以后发现不是。我们县上的人非常少,一到晚上8、9点钟,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你每天不知道自己除了工作以外,你还能干嘛。而且非常孤独,当这个小县城安静下来以后,援建结束了以后,你就觉得你自己很孤独。

我们的基地在山里,你一年到头来来回回就只能见到十几个、二十几个人。爬山,在山里一走就是8、9小时……这些跟想象中的美好很不一样。所以来来往往的,走了很多年轻人,也留下了一些人。我相信缘分,我们的条件也不是特别好,还是要认可这件事才能留下来。

“不忘初心,想用新农业温暖农村”

网易女人:这七年你一直在做农业,在你眼中的农村是什么样子的?

赵海伶:去年我们的一个同事,她对我讲了一句话,我觉得感触非常深。她说其实我们做这件事情非常有意义。每天早上她起床的时候,就会有一些老人(因为农村基本上是留守的老人、妇女,全部都是,没有年轻人)。她说每天早上会有老婆婆和妇女找她说,如果你今天让我在这边做工,那么我一个月米钱,就够了。

我小时候就在农村长大,那个时候的农村是非常热闹的。外面有人在插秧田,他们就把我丢在那个田里面。你到每一个家里面,都是非常生龙活虎的一些画面,我觉得农村应该是一个有温暖的地方。但是现在的农村,是一个非常非常荒凉的地方。我就觉得,如果说我们把这些农业基地建起来,是不是有很多人在里面务工?就会有我小时候那个画面。

有的时候觉得其实做一件事情的初心非常重要。当时回老家的时候,我们就说,在这个希望的田野上,我们来试一下,然后我们三个人就开始了。就像这个同事,我之前就说过可能不会说那么赚钱,她就说,其实我们做的这件事情,除开钱以外,还有其他的意义。

网易女人:所以这种感悟也是你这几年的变化?

赵海伶:是。以前刚刚回去,别人问我责任,我不懂,我真的不懂什么叫责任,因为你没经历过。到后边,当你有很多农妇拿着东西来找你的时候,不仅是责任,还会有压力。你会觉得,你渐渐地明白了。

“创业七年,我才刚刚开始”

网易女人:创业七年,你觉得你的事业处在一个什么样的阶段?

赵海伶:我现在的心态也是一个创业者,还是一个非常底层的创业者。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成功了,是个什么样的牛人,从来没有。我现在每天都在思考,在想这个事情怎么能更进一步。

网易女人:你有没有心中的榜样?

赵海伶:我觉得我妈妈算是我的榜样。我妈妈是我们县第一个下海经商的女性,她长得非常漂亮。后来她有了我和哥哥,就慢慢放弃了事业上的拼搏。

我们家是开饭店的,从小我妈妈就让我和哥哥在饭店里面端盘子、洗碗、拖地、当服务员。我妈妈对我说过一句话,她说这个世界上一定没有比你更聪明的人,一定是有比你更吃苦的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所以我挺能吃苦的,也能屈能伸,大学毕业后去卖山货啊什么的,我有这个心理基础。我经常跟我妈妈说,如果你出生在大城市,你一定是一个商界精英。

网易女人:下一个梦想是什么?

赵海伶:我觉得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你收一点货,再拿去网上卖的时代了,不是在网上卖一些三无产品就行了。所以我们也做了很多认证和规范。那么接下来,怎么样能够更好的衔接农民和消费者,这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事。

现在这个事情很多人都在做,但是也还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法。也可能不是我,是我们这一代中的其他人,把这件事儿做出来了,我也会很高兴去见证。

往届回顾

女性传媒大奖由联合国妇女署与网易女人频道共同主办,旨在见证中国女性自身能力、女性整体形象的进步。2015女性传媒大奖以“性别平等”为主题,对2015年大众传媒领域内的杰出女性给予表彰,见证她们的成长与收获。

  • 传媒大奖
    2014女性传媒大奖
  • 传媒大奖
    2013女性传媒大奖
  • 传媒大奖
    2012女性传媒大奖
  • 传媒大奖
    2011女性传媒大奖
  • 传媒大奖
    2010女性传媒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