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女性传媒大奖

杨斌网易专访

杨斌

活的真实才能自由

2015年,一个在体制内生存了23年并生存的很好的人,可以在不惑之年对一切放下,这本身是需要勇气的。但有趣的是,我们并没有在杨斌身上看到那种“壮士一去不复还”式的悲壮,而是一种轻巧又浓郁的自然而然。所有她所说,所做,所坚持的事情皆是天然秉性,是她骨子里涌动的血气,这也许才是杨斌最为绝妙之处。

她故事杨斌:自由自我

就在7月24日,杨斌向广州市越秀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广州律协对其作出实习登记行政决定。30日上午,越秀区法院已对此立案。直至目前,广州律协已递交答辩状,开庭时间未定。而这件事情在法律界引起轩然大波,是因为向广州律协申请实习律师资格需要一份“无刑事处罚证明”,这份证明要求开具“自14周岁以来的无犯罪记录”。但由于各地派出所均只能开具其户籍在当地的这段时间的无犯罪记录证明,她至少需要跨省前往五个派出所才能证明自身无犯罪记录。对此,杨斌在微博上公开质疑“公民有没有自证清白的义务”,她直言“希望法官做出伟大判决”以期推动社会和法律进步。直至目前,杨斌仍在等待法院通知。

“向往自由是所有动物的本能”

1997年

杨斌到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开会,偶然看到一份《关于从基层遴选优秀检察官的通知》,立即决定报名。从数十个人中脱颖而出后,杨斌正式成为公诉人。

2003年

2003年,杨斌通过遴选进入广州市检察院。

2005年

杨斌开始办理“周模英案”,此案也让杨斌一举成名。

2012年1月

站在“2011年度中国正义人物”颁奖典礼的舞台上,杨斌流下了眼泪。作为一名检察官,或许从未有一位同行和她一样,同时承受了这么多赞誉和非议。

2015年3月16日

杨斌向单位提交了辞职报告。20日上午,恰逢广州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八次会议召开,会议表决通过了免去杨斌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职务的决定。

2015年7月24日

杨斌向广州市越秀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广州律协对其作出实习登记行政决定。30日上午,越秀区法院已对此立案。

推荐理由

名人

杨斌

吕良彪/律师

对法律人而言,自居于道德高地以动机攻击他人是一种“反智”。我看杨斌起诉律协既是权利救济,也是督促律协改进工作,就算顺便出个名,又有什么不好?!
马志海

马志海/节目主持人

我宁愿相信,杨斌在精神上并不孤单。

网友

网友力挺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2014

一位原体制内的女检察官,出污泥而不染,为你的良知为你的勇气发出由衷的赞叹!
网友支持杨斌

fiona张勇gz

我们的社会需要杨斌这样较真的法律人!
杨斌

thristan

敢成为真实的自己是真正的勇士,敢于向明显不合理缺无人支声的荒唐抗议是这个社会里少之又少的勇士。

专访杨斌:围墙内外,抗争是种天性

“辞职”已不是第一次 杨斌说自己总是会做出一些周围人替她捏一把汗的决定,而3月的辞职风波只不过是其中之一。大学毕业去找工作成为一名公诉人,后来选择参加民选到广州市检察院,放弃她之前的一切,直到现在又离开检察院。而所有这一切只是因为她想,她也能。

起诉广州律协 对于杨斌而言,“无犯罪证明”的开具流程几乎执行不能,为此她起诉了广州律协,有人为此质疑她炒作,而杨斌并不否认。她希望得到媒体关注,希望这个奇葩规定得以因她个人之力得到废除。

官司一定能赢 许多朋友告诉她,这场官司一定能赢。她说其实未必,但肯定赢了人心,这就是这场诉讼的价值和意义:引发公众关注,并最终推动一点什么。所以输赢已不重要,因为诉讼过程已经超越了结果。 查看更多>>>

专访杨斌:人性是复杂的,但宽容和悲悯才更为高贵

从嫉恶如仇到理解恶 有一天杨斌在看《悲惨世界》,里面有一处写道主教和他的妹妹在花园里面散步,妹妹在前面走着,突然就发出一声惊叫,主教赶快过去看,原来是一条非常丑陋的虫子吓住他们了,然后主教说了一句话:“可怜的东西,它也不想这样。”就在那一刻,杨斌觉得拨云见日,从前自己对那些作恶之人的憎恶又何尝不是一种恶,她觉得自己和那些人一样,“我的内心也曾是充满恨,我的眼中也曾充满恶”,她开始反省自己,学会理解和宽容。

善良的人也有阴暗的一面 工作关系使得杨斌经常会接触到底层人群,她对于这一人群的看法有别于众:他们质朴而易变,善与恶显得尤为鲜明——“当他们有求于你的时候,会表现的忠诚而憨厚,一旦你没有达到他们的诉求,下一步可能就会面临翻脸。”即便如此,杨斌对这些人毫不设防,很多当事人都会去杨斌的家里找她,打心底里她还是相信他们善的一面的。

仍相信人性 经历了众多人间闹剧、悲剧和滑稽剧后,杨斌仍旧热爱生活,对一切充满信任。常年的法律工作并没有让她变成一个质疑者和嘲讽者。她还像以前一样在自家小院接待当事人;依旧兴高采烈的去菜市场挑选当日最饱满鲜艳的蔬菜,然后回家当她拿手的“贤妻良母”。而这一切的美好,恰恰由于对周遭世界和他人毫不犹豫的信任。查看更多>>>

杨斌yangbin

专访杨斌:更深层次的自由是“想不干什么就不干什么”

辞职后获得精神上的自由 在体制内呆了23年之后,杨斌离开了,从此以后她不再需要朝九晚五、打报告、汇报、揣摩措辞......这种感受直接而强烈。有一句言论形容自由再好不过,那就是“不想干嘛就不干嘛。”这或许就是杨斌口中的那种“更深层次的自由”。

向往自由是所有动物的本能 杨斌说很多人还是顾忌“出去”的,曾经的工作和身份像是装了保险,有公费医疗、退休金,“你的生活是有切切实实的保障的。”而辞职后的自由要以一切都不再确定作为最终代价。但杨斌不是一个沉迷于纠结的人,她只是受到一股子冲动牵引,“我相信每个人都是向往自由的,这是所有动物的本能。”

外面的世界不可怕 逐渐被消磨,是几乎每个成年人都会面临的人生际遇。梦想被恐惧代替,大部分时候“就这样活着挺好”是最佳的自我救赎方式。在曾经的杨斌看来,外面的世界荒蛮匪气,是“可怕的”,后来她逐渐接触到体制外的朋友,才开始质疑自己之前”出去了就活不下去”的想法。然而最终,她走得彻底,并且丝毫没有买回程票的意思。查看更多>>>

杨斌的自由之路

专访杨斌:女人因为独立而可爱,但温柔才是女性最柔软的而力量

追求独立人格 杨斌喜欢看小说,特别是《简爱》主人公那种追求人格独立的女性,即便她相貌平庸、地位卑微,但仍然庄严的告诉罗切斯特先生“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杨斌总是被拥有这样精神的女性吸引。

爱折腾 她不认为自己本分,但她说自己绝对是一个真实的人。即便为此付出代价,但也死得其所。对于奉行中庸之道的国人,杨斌说那只是因为“他们不觉得能获得什么。”

当不了女汉子 除了工作以外,杨斌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忙碌,她说自己几乎没有应酬,回到家仍会做大部分的家务。她坦言自己非常留恋家庭生活,和家人在一起吃晚餐就是最大的幸福。杨斌的大学同学对现在女强人一般的杨斌感到非常惊讶,要知道她曾经以织的一手好毛衣而扬名宿舍。查看更多>>>

专访杨斌

她说

我就觉得这个被告人其实并不是深切的认罪,他只是因为怕死,他怕死。

我坚定地认为,公民没有自证的义务。在国家面前,每个人首先应该推定是无罪的,不能说你要先证明自己无罪,如果你拿不出这个证明,你就是有罪。这是典型的有罪推定。

一个被圈养惯了的一个人,不需要再担忧其他的东西,只要你要求不高的话,生存对于你来说就是不用动脑子的,每天都有食物给你。

网易专访杨斌

图片故事

跟贴

2015年,女性传媒大奖开始了新的启程。8月,我们关注杨斌。

今年,她正式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自由的法律人,从辞职到起诉律协,短短半年时间杨斌一直站在舆论的风口浪尖,然而对于她而言,这仅仅是因为“我要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做该做的事情而已。

为杨斌点赞,为她留下你的跟帖吧!

共有2人跟贴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