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女性传媒大奖

马户网易专访

马户

我要发出声音

去年9月,25岁的女孩马户(化名)到邮政速递公司应聘并试用,在签订合同时被拒绝。马户觉得受到就业性别歧视,将速递公司诉至法院,今年11月胜诉。马户是中国第一个因就业歧视问题将国有企业告上法庭,通过法律途径争取平等就业权利并胜诉的人。

她故事

马户,这是她的艺名,合起来就是“驴”,形容倔强。采访马户,你会发现她是一个腼腆寡言,但却倔强坚定的女生。原本她只是一个学习美术的学生,还没有那么强烈的性别意识觉醒,2014年关注到女权主义者肖美丽的女权徒步事件并加入陪走的队伍后,马户就对性别事件和性别问题有了密切的关注。在去年的求职过程中,马户就亲身遭遇了女性求职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性别歧视。马户非但没有对这种不公平待遇置之不理,而是勇敢运用法律的武器维护女性本应该有的权利。

就业歧视“几时休”:马户诉北京邮政案

2014年9月24日

马户在网上看到北京邮政在招聘快递员一职。马户向该职位投递了简历,当天她就接到了面试通知电话和短信。

2014年9月25日

马户如约前往北京邮政某营投部面试

2014年9月27日

负责人同意和马户签约,并让她做好入职体检之后于10月8日签约。

2014年10月8日

但当马户在约定日期来到该营投部准备签约时,被告知因为是女生所以总公司不批准签约。被该岗位“只招男性”的理由拒之门外。

2015年1月26日

在公益律师的协助下,马户以就业性别歧视将北京邮政告上法庭。第二天,她即收到了法院的立案通知。

2015年10月20日

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于一审判决,邮政公司对她实施了就业歧视,造成了一定的精神损害,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入职体检费、鉴定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

女孩应聘快递员遭拒,录音维权

因性别女而被拒绝录用 去年9月,马户通过劳务派遣公司在北京某邮政公司营投部应聘快递员,并获得负责人口头的入职承诺。但随后,通话录音显示,在向“上级”递交资料的过程中,她因为“性别女”而被告知拒绝录用。

努力送快递 在这之前,在马户的争取下,邮政公司让她做了两天“学徒”。她每天7点准时到公司,坐在一位有经验的快递员的电动三轮车上,熟悉片区路线,帮忙打电话和跑腿,直到快递全部送完。为了应对逐渐下降的气温,她提前准备了护腰、保温饭盒和保温水瓶,甚至打算将来“自己想办法克服”生理期的不便,争取按时出工。

录音保留证据 但是她的这些计划和决心都因为性别原因而落空。不过在听到那句令人沮丧的“宣判”之前,这个1990年出生的女孩就按下了手机录音键。此外,在先前的几次通话和入职体检时,马户也进行了录音或录像。

别打着照顾女性的旗号 去剥夺女性的权利

女生可以做快递员 马户认为,快递员主要的工作还是以配送小的物件为主,一些重的货物通过货物女生一般也可以处理。她本身并不认同快递公司给出的理由。事实上,有很多网友也支持快递公司的做法,认为女性确实不适合干快递,理由一是快递是体力活,女性体力不太好,干不了;二是女性在生理期内不胜任快递工作,还容易累坏身体;三是女性送快递的安全性值得担忧。

保护的前提是尊重 有一种观点认为,为了“保护”女性,应该让女性退出某些人们普遍认为女性不合适的领域。马户觉得,她可以接受别人的好意,但首先自己的意见必须得到尊重。马户明确表示可以接受他的好意,但是不能因为你是为自己好,你就可以决定一个人的职业。

不适合不意味着不能 认为女性不适合做快递的几种观点,实际上都有一定的道理,但问题在于:不适合做不意味着不能做,很多女性不适合做不意味着所有女性都不适合做。过去,当兵、下矿井、当厨师等工作都被认为不适合女性,但这些领域现在都有女性进入。

袁姗姗yuanshanshan

性别保护要尊重当事人的意见 由当事人来选择

法律有待完善 为职场女性维权的中华女子学院法律系教授刘明辉是马户的案子的代理律师,她希望通过这个案件,使得相关法律法规加以完善。《劳动法》第59条、《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附录中,规定女性不能从事第四级体力劳动强度的劳动,比如连续负重不能超过20公斤等。“这个法条是出于对妇女的照顾,但是客观上又是对妇女的一种歧视,设置了高入职门槛。”刘明辉说,希望通过这个案例,敦促立法部门修改这一规定。

制度性歧视 从全世界的角度看,不让女性从事特别繁重的体力劳动,包括我们法律中的一些规定,都被国际组织告到了联合国说这本身就是一种制度性的歧视。现在国际上都是要尊重当事人的意见,由当事人来选择。欧盟是要求成员共由一生来做体能检测,让医生来把关。现在包括让妇女下矿井在很多国家也放开了,因为这种工作的工资高,有些家庭很困难,她需要这份工作,法律如果要限制就不对了,这就不是照顾了。

袁姗姗演讲

积极维护女性权益 举报性别歧视企业

女性应积极维护自身权益 在谈及怎样看待女性对自身权益的维护,马户认为这是对生活、对自己的一种态度。传统观念中不太喜欢女性站起来说权利,中国的社会只有男人谈权利。其实有些东西对男性也不公平,比如有些男性就喜欢在家带孩子,就对学化妆感兴趣,结果就被叫“娘娘腔”,这是社会对性别的一种刻板印象。开放文明的社会应该尊重任何性别的选择,他或她所选择的不被社会诟病和污蔑。

报招聘中写“限男性”的企业 从第二次开庭之后,马户就开始向各地人社局举报招聘广告中写“限男性”的企业。每天打电话举报一个。让她感到意外的是,一些大城市的人社局都有反馈,有的打电话致谢,有的会积极回复,说会责令那些企业去改正。“以前没人做这些事,你也不知道政府部门是什么态度。做得越多,才会越来越引起重视。”马户说。如今马户在一个公益组织工作,会给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力所能及的帮助。

专访敬一丹

她说

我要发出声音,有声音才能有关注,有关注才能有改善。

很少有人站在女性视角考虑问题,如果女性喜欢而且能干,就不应该以保护的名义剥夺她的选择权。

我觉得真正的保护是“不强制妇女做某些工作”,而非“限制妇女不能做哪些工作”。

网易专访马户

图片故事

跟贴

2015年,女性传媒大奖开始了新的启程。12月,我们关注女性求职者马户。

2014年9月,马户通过劳务派遣公司在北京某邮政公司营投部应聘快递员,并获得负责人口头的入职承诺。但随后,通话录音显示,在向“上级”递交资料的过程中,她因为“性别女”而被告知拒绝录用。今年1月,马户以“侵害一般人格权”为由把邮政公司告上法庭,经过三次公开审理后,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于10月20日一审判决,邮政公司对她实施了就业歧视,造成了一定的精神损害,判决被告赔偿原告入职体检费、鉴定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马户说她必须发出声音,因为有声音才能有关注,有关注才能有改变。

为马户点赞,为她留下你的跟帖吧!

共有6人跟贴
返回首页